求生欲

求生欲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欲望要比自律更强。

欲望便是欲为何,目标明确,深究起来,自律不过就是被“过来人”粉饰好的欲望。

欲为何,有所备。

由此可知,想法是很重要的。

想法很重要,想法是无定性的,因为他只是脑子里想了想,没有实质终究无法定论。

所以欲望就被引以为恶,自律反而成了善为。

“他非常自律,保证每天都要杀一人练手,否则就会生疏。”

“他欲望很重,贪得无厌的竟然想要让全世界和平。”

有意思吧!



上述这一段话记在伍小天学业生涯的某一天,那一页纸还不至于泛黄,上面的字苟苟嗖嗖的趴着,实在是不像一个教育很好的人。

可是谁又规定了教育与手书密切相关了?

笔记最后是老师的批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给老师看,但是伍小天总会把这本笔记放到最熟悉的地方,一个永远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

那个被定义为“自律浸在骨子里”的孩子,从小到大一路顺遂。半大不大的他早已经与许多别人眼中的大人物结识,他也成了那所谓的焦点人物。



“那么有搞头?”老头磕了磕烟斗,烟丝燃烧殆尽,烟丝的残骸也被老头收起来。

什么有搞头?

还不是老头又要讲故事了。

那是一个爱情故事,若是情窦初开听听也可能满心向往。若是你早出了这年龄,或是肄业去“混迹江湖”,听完必然不会相信。

发丝斑白的老头,看着脸上的皮肉塌塌,怎么看也不像什么“风流公子”,“世家少爷”。

“那能有什么搞头?”

又讲到公子家道中落,姑娘倒贴这个地方,听听,说的是人话吗?

今天光混那么多,还说姑娘倒贴?

老头的笑看起来比学生痞气的多,一脸的嘲讽。

故事还是在讲,这个故事有的学生是第一次听,也有那些听了三五次的。

老头这课本不是必修的学业,可是也总有那些“慕名前来”的,一是图个乐呵,二也还是个乐呵。



伍小天家境殷实,别人的课本或许翻翻就会丢个封皮,可他的书永远包的好好的。他的书包也比别人要高级的多,据说还是专门请人设计的。

这在那个年代,这可是不多得的好东西。

说家境殷实也是谦虚,不过伍小天也没有炫耀什么。

谁愿意天天被当猴子看?还别说,真有。

伍小天的同学就有一个,不过两人交集也不多,每天学习的时间那里有社交的空子。

伍小天若是一生顺遂,不论是从政还是经商,总之底子都是厚的,就像他的家境一样,殷实。

上天不会总垂怜那么一个,或者那么几个人。

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天有不测风云,伍小天被勒令退学,父母相继去世,去世的原因有些隐晦。

伍小天收拾好残破的家,整好一个小包奔入了流民的大军,每天东躲西藏,总之活着便一切都好。

伍小天的家在他走之后变成了别人的私宅,谁的?不好说。

伍小天曾经生活的学校里,关于伍小天的一切都被抹除,一不小心让他这一届空出了无数个第一。

哪里都没有了伍小天的痕迹,还有的就只在几个老师的长吁短叹中。

“这孩子……”

“嘘,小点声,别被人抓了去。”

……



老头动作滑稽,不过他以身授业的那股精神劲,确实该为人所称道。

老头宣布下课,几个学生围过来要联系方式。

老头很时尚,留下了微信账号便扬长而去,身后的学生怎么样他不管,毕竟再晚一点就赶不上班车了。

老头坐着班车脑子里还在构思明天的课程,备课在一定程度上是老头的乐趣,学有所用,这便是乐趣所在。

到站了,身边的人分分避开他,不知是怕出现前几天那个老头讹人的事还是真的给老头让路,老头笑呵呵的。

“还是社会进步了啊,年轻人都这么有礼貌。”

周围的几个年轻小伙红着脸挠了挠头,脚步匆匆。

老头拿着手机,还别说,上了岁数这眼睛还是雪亮,眯着点什么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辗转到了家,插上钥匙,门锁有撬过的痕迹,不过老头并不在意。

果不其然,屋子被翻了个遍,老头走到保险柜前,保险柜被拆的差不多了。老头有点郁闷,便宜的被拆了,贵的怎么质量也这么差?

老头拍了张照片发了朋友圈,『我家又被偷了,保险箱-1』

配图老头比了个耶,发完把手机收起来,一拍头想起个事,还没检查保险箱里的东西呢!

扒拉一下残骸,里面的东西果然没了,再看地上,那东西躺在地上。

自从当了老师,这玩意再也不能随身放着了,买个保险柜放着这东西,保险柜换了四五个,这东西总被小偷扔了。



伍小天是孤儿,家里还有人吗?他不知道。

伍小天想要复仇,可是这真的能成功吗?他知道自己的路很艰难,伍小天还是个孩子,究竟是难以自己做主,夜里躲起来哭,惹到旁人便要被人拳打脚踢。

没有人想过去救助这些人,他们身体健全,凭什么要我们出钱养着?

这一群人里到也有不少好吃懒做的人,他们在这个群体里是最享福的人。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多是被迫的,无力回天。

伍小天被人绑了,年轻力壮,说是孩子发育的还不错,早有人盯上了他。

抓他不是为了卖肾,毕竟技术还没有那么老练,卖个血,打残去讨个钱这可都行。

伍小天发着烧,假装晕过去,伍小天说晕就晕,不仅晕还吐泡沫。新闻穷人看不到,但是那些宣传横幅可还是有人能看见的。这可能是传染病,会死人的。

伍小天被“弃尸荒野”,好巧不巧有人路过随手就给他救了。

一瓶水,一袋面包,一些药。

路人没有要收留他的意思,没义务。在这个时候,谁要收留个孩子是要承担风险的。风险的方面太广,能将人打入万劫不复。



老头的朋友圈下面出现很多评论,有同事老师的,还有学生的,无非就是关心他出事的。

没过两天老头被儿子女儿接走了,老头有儿子这事学生们都不知道。

跟你说啥,咱又不跟你们过这个。

老头上了岁数了,早就能退休了,还在坚持着,老伴早就被接走了,自己还非要坚持。

一年下去家里被偷了四次,少不了被孩子数落。

儿子数落自己,他就拿棍子打儿子。

这棍子是儿子给老头搞来的,这有什么搞头?老子还没老呢!

老头力气不小,儿子嗷嗷满地跑。

这要是女儿数落自己,老头耷拉着头,咋办?自己生的娃,怎么下得去手?

老伴生病住院,每个星期老头都抽一天去看她,结果被女儿截了。

老本营被儿子端了,女儿还给找好了地方,要是还要讲课,行啊,专门给老爹搞了两个书房。

一个自己读书,一个传道解惑。

儿子呵呵乐着,说老头你这课可有可无谁能来?

老头呵呵乐着,转头拾起了棍子。



三年之后伍小天被人找到,这个时候的他体面的多,在面馆做跑堂,每天能管三顿饭,工钱不要,管住。

这已经很幸福了,从居无定所到有地方住。

面馆的老板曾经是伍小天学校里的老师,却两不相识,但有一点是相通的,自己家白菜被伍小天拱了。

介绍工作的是白菜,倒贴的是白菜。老板嘴上说瞧不上伍小天,心底却对伍小天佩服不已。

白菜也不好拱,分人。

伍小天在面馆自学成才,没经过考试,被曾经学校的老师看重,直接拉去做了老师。课堂讲课,课余做面。

古有王昭君当垆卖酒,今有伍小天课堂卖面。

寓教于乐,快乐才应该是人一生的追求,伍小天觉得这句话最合自己的面。



棍子落下,没砸在儿子身上。孙子面前打儿子,其实一样打,不过见着了孙子谁还管儿子。

抱着孙子去看他奶奶咯,这龟儿子爱去哪去哪……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