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和父亲的关系,拿回原始生命力

图片发自App

在我心里一直没有宽恕父亲。


他去世后的这三年,我很少去有意识地想起他,因为想起他会忆起很多事,那些事会勾起很多不愉快的回忆,让自己心情低落,所以不敢去想。

最近在做五心地带的过程中,感觉自己很多时候缺乏力量感,和对自己价值感的正确认可,我一直希望有人跟我一起做企业,对自己一个人做没有足够的信心。

这是因为内在的力量和勇气不足,是需要跟父亲修复关系了。

以前他在世的时候,我经常做跟他的和解的练习,没想到他去世后三年了,心里垃圾还有。

早上我盘腿而坐,让自己放松后,闭上眼睛,面对父亲的面容,我感到自己很不喜欢他,当时有点想放弃,因为我不敢面对着这张脸,把自己的不满说出来。

一直以来,父亲给我的感觉就是很难讲话,不管你说什么,他都是不赞赏或者打压,留给我的是一脸威严和拒绝的背影。

让我害怕他是因为,一次深更半夜,睡眼朦胧中,我看到他把我哥哥吊起来用皮带抽的画面,那次给了惊愕的印记。

所以,一直以来,我不敢忤逆他。我会察言观色,只要他在,一发现情况不对,先顺着说,不行就赶紧逃离。

年老后的他,是一个情绪泛滥的人,只要一接近他,就让人窒息。如果你心里喜悦地回到家,看到他什么都被熄灭了,每次回父母的家都倍感业力。

他是因为全身的器官坏死去世的,病痛折磨了他十几年。看着他在病床上,我很想去拉拉他的手,但是不敢接近,只要他一说话,我大多是带着情绪的,陪伴他给我带来很大的负担,但是又不能不做,压力很大。

在他在世的最后几天,他让我跟他聊聊,我说你好好养病,身体好了再聊,不管他如何要求,我都是拒绝,我害怕他把没完没了的负面情绪向我倾倒,怎么都不愿意静下来听他说话。

他那天很伤心,说我女儿也不理我了,我心里虽然很难过,很想听他说说,但是就是很抗拒,随后没几天他就走了。

今天早上,我面对他,心里感觉到的是不喜欢他,但是我不敢说。因为过去一直屈服于他的威严和情绪之下,我不敢把对他的看法和感受说出来。

后来我鼓励自己,跟他说,爸爸我真的很不喜欢你,因为你一直没有支持过我。

说着说着,我把很多对他的不满都表达出来了,同时那些令我痛苦的画面一幕幕地呈现出来。我把浮现的每一个画面,跟他一起看完,随后发现,记忆中竟然没有愉快的画面。

我问自己:父亲有没有给你愉快的记忆。

原来也有,但是很少,那些愉快的画面出现后,又被不愉快的代替了。

等把不满都说完以后,我发现原有的怨恨不在了,我感受到他的无奈。

他很无奈,因为他并不知道作为父亲,最后留给我的是这些记忆和感受。

然后我感受到,是什么造成他的情绪他的痛苦,他所做的并不是他蓄意而为,突然自己的心里就打开了。

当我问他,为什么没有把勇气和力量给我时,他低下了头。我感受到他并不知道勇气和力量在哪里,怎么给出来。

终于我知道他是不被爱的,因为我的爷爷奶奶没有给他足够的爱,勇气和力量在他那里断了,他也没有获得爱和勇气。

但是,我感受到生命的力量一直都在延续,从他的父母,他的父母的父母,直到最开始的地方,一直被完整地延续了下来。只是在他那里没有被激活,所以他一直陷在情绪里。

我发现生命力的种子已经在我的里面。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了,原来父亲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把生命力的种子给了我,只是我没有去把它发挥出来。

我还意识到,生命力就是无畏,它跟小草树木里面的生命力是一样的,没有区别,都是宇宙原始的力量。

此刻内心开阔、温暖,那些情绪和不满都被蒸发了一样,荡然无存。

我再去看父亲的时候,他很疲惫,像个孩子一样。我过去拥抱他,对他说:谢谢你爸爸,谢谢给了我生命。

他没有把生命力活出来,不能成为我活不出来的理由。我的内在涌动不已,那股原始的动能开始启动,带给我无畏和勇气,而且我已经把它传给我孩子。

我不但理解了父亲,还用我的力量去滋养他,他跟我一样,都在学习和领悟,只是方式不同。

他同时还扮演了我的剧本里的角色,让我感受到权利的压力,这个角儿不好演,难为他了,从这点上来说,真的很感谢他。

整个和解的过程,内在发生了转化,从不满到理解,直到感谢,万物同体,活力犹存。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