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枝与原轸

又上《秦晋肴之战》了。

这次对大家都听从原轸去伏击秦国而不听从栾枝比较感兴趣。原轸的决定一定是对的吗?尽管确实是晋国打了胜仗,但就像是日本偷袭珍珠港一样,眼下成功了,长远未必成功。我们笑话了宋襄公重礼是迂腐,栾枝要知恩图报也是迂腐,大家都很聪明,没人去做傻事了。但是聪明时也确确实实都在丧失体面。先君尸骨未寒,晋国就迫不及待地要去珍惜天命打秦国,这跟秦国趁着晋郑国丧来偷袭有什么区别,大家都是相时而动。大家都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什么传统礼乐,伦理纲常都不要了。所以《左传》开篇《郑伯克段于鄢》里不孝不悌,甚至母亲不想母亲就是拉开了礼崩乐坏的序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