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藏在内心深处不敢正视的故事

我要讲一个我的亲身经历

我是一个单亲家庭  在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  一直都是被母亲抚养长大  亏欠最多的人就是我的妈妈  在高三那年  我被误诊为抑郁症  在精神科治疗了大概一年多  那个时候的我像极了重度抑郁症患者  日常迷信也试过了  各种药也吃过了  不见一点效果  后来病入膏肓住进了医院  天天打点滴控制病情  生怕不留神要轻生  大概一个多星期吧 不见好转  听了医生的话第二天打算转院去专门治疗抑郁症的地方  那天晚上我出事了  妈妈陪床  凌晨想去卫生间 就叫起了妈妈陪我  后来的事便不记得的  隐隐约约听到妈妈在喊我的名字  我醒了  发现躺在卫生间的地上  妈妈和我都以为是治疗睡眠的药效太大了  没有当回事  回去病房继续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同样的事又发生了  我坐起来刚准备下地的时候又晕倒了  妈妈察觉到不对劲  便找来了主治医生  把情况告诉了她  后来俩个人说了什么  我没有在意  只见妈妈推了轮椅带我去了脑CT室  大约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结果出来了  当时的我一直被蒙在鼓里  妈妈给爸爸打了电话  让爸爸赶紧来  那天的事真的记得不怎么清楚了  只知道当时来了好多亲戚 我问妈妈我怎么了  妈妈告诉我说  宝贝别怕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你不是抑郁症  因为抑郁症属于顽疾  听完以后我特别开心  妈妈又说我们明天去北京  你的脑袋里面有一点点积水  用针管抽出来就好了  是小问题  我相信了  因为我知道妈妈不会骗我  因为我并不知道我当时情况多危险  不可以坐起来更不可以站起来  只能躺着  可我什么都不懂  家里面的人都来了 我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更不知道去北京找哪家医院  说真的很感谢我的叔叔  北京首都三博脑科医院的院长是他的同学  当然这些都是我后来知道的  医院的问题解决了  那去北京怎么去  行动不便的我只能坐火车  可第二天就要走  买火车票成了难题  姐姐找到了当时火车站的站长  说明了一切情况  开启了绿色通道  然后把乘务员的包厢让了出来  每每想到这里  都会湿了眼眶  这个世界不论被别人说的有多黑暗  终究好人多  第二天到了  从医院到火车站是坐的救护车  那是我第一次坐救护车  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  我没有想过我的病情到底有多严重  一路上帮我们的人太多了  特别感动 我们顺利的坐上了火车  当时一起走的有爸爸妈妈  大姨和姑父  一路上气氛很沉重 可我没有想很多  一天一夜的路程  很累  到北京的时候是星期日的下午  我们依然找了救护车  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  病房安排好了  开始了各项检查  脑子CT  核磁共振  我依然相信妈妈说的话  是很小的一个手术  殊不知开颅手术多严重  当时的病情更是危险  后来听大姨说 当时的想法就是走6个人回来5个一切检查都做了以后  我便开始打点滴  那天晚上是难熬的  没有治疗睡眠的药  我很久都不能闭眼  一直在等天亮  又不想他们担心  所以努力去睡  第二天一大早 护士来了  我问妈妈她做什么 妈妈说给我剃头发  那个时候的我才明白  没有那么简单  我说不是说好的只是拿针管抽脑袋里面的积水吗  为什么是剃光头 为了安慰我  他们也想了各种理由  我最终还是妥协了  剃头发的过程中  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去手术室什么时候开始手术那些我完全没了印象  中途感觉到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应了一声便继续睡着了  再次见到爸爸的时候  他穿着一身绿色的衣服  叫我名字  我睁眼看了爸爸 就没了印象  彻底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病房了  我发现我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  我想说话可是发不出声音  我看到爸爸妈妈大姨姑父都在  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疲惫  原谅我麻药劲没有过  大概10天左右  我才意识清醒  妈妈说我脱离了危险期  并把一切都告诉了我  说我脑袋里面有颗良性肿瘤  特别危险  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一直都在骗我  怕我接受不了  给我讲了很多很多  包括知道病情严重时候  爸爸妈妈所有人都没有表现出来  都是去卫生间哭完在我面前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为了让我安心  还有一路上遇到的好人  一直在帮我  还有确诊病情的那一天  是良性肿瘤  一切的一切妈妈告诉我说是我命好  我感动的哭了  我补不知道这10多天来  我的亲人都经历了什么  从得知这个噩耗到做确诊病情再到做完手术从重症监护室出来转普通病房这段时间他们的内心承受了什么  我突然觉得活着真好  大姨告诉我  我度过危险期了  剩下的时间就是保养身体  说实话那会儿瘦的只有皮包骨头  18岁1米64只有74斤  身体的原因  所以为了安全  开了气切  不能说话  不能吃东西  说真的  做手术不疼  最难熬的就是那段不能说话的日子  想尽快出院  想恢复的快点  想把床位让给更需要救治的病人  我亲眼目睹了  一个母亲为了给自己的孩子求一张病床  跪着给院长磕头 妈妈说  以前总认为这种病罕见  直到在这个医院里待了差不多一个月才发现  恶性肿瘤的人还在努力治疗 不到三岁的婴儿脑袋里有6颗肿瘤  那个时候的我  才知道我是多么的幸运  我努力配合医生的治疗  恢复的快我就可以快点回家 虽然受了很多罪  但是我还是活了下来  终于熬到了出院那天  在下飞机的第一句话是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我和妈妈说我终于活着回来了  妈妈眼里转着泪水  我知道  以后将会开始新的生活

                      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