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塘边的日子

     

在火塘边的日子_第1张图片
康城春景

火塘,一个彝族人最熟悉不过的名称,在多年以后,还能听到、见到、用到这个。

  彝族是崇尚火的民族,他们把火当成生命,而一家人的火塘是否完好,火源是否保存好,将代表这家人年年丰收,人丁兴旺。父亲是个传统的彝族汉子,他和母亲的结合,有了我们六姊妹,两个人拉扯着我们,伴随着我们的整个童年,这也是我为之庆幸的一件事,至少童年父母都陪伴着我们。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但他们和其他父母一样伟大,在我的心目中依然有着不可估量的份量。

在火塘边的日子_第2张图片

      2021年3月2日,一个平常的日子里,让我格外思念远在星河的父亲,我在二姐的诱拐下,与一个比我大一岁,社会经验比我丰富的人订婚了,为了完成母亲的意愿,我选择了妥协去相亲,曾经极力反对彝族相亲的彝梦协会主席,自己却亲身经历,人生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忌讳什么,得到什么,而我此后便没有再多机会去诉求,只能默默地过自己的日子,也应验了《十年》里的歌词: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不属于我,十年之后,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是的,我们的一生,都在一边拥有一边失去。但在我身上,却看不到拥有,只看到失去。年少时,我们都深爱过某个人,当老的那一天,都不知道谁先走,正如这个世界一样,来的时候大家有可能一起,先后是分不开的。

      早晨的阳光,格外刺眼,昨夜失眠的我,早早起了床,但来不及洗漱,而我的母亲呢,带着铁锅去了二哥家,这应该是我回家后,起得最早的一次,平常都是九点半。白天经历的事,总在某个夜晚失眠。奈何我也染上了失眠。

      而我留在火塘边,煮猪食,在我们家起火第一件事不是做饭,而是煮猪食,父亲在的时候亦如此。我就看守着火塘,拿着路遥的《早晨,是从中午开始的》这本书在火塘边,伴随阵阵青烟,细心的读着,本书是我从2018年10月份在达州的时候买的,里面还有红色落款,从高中开始,我就养成了买书,读书习惯,这些年,又不喜欢卖书,了有一次,母亲却把我初中的教材和资料全部卖掉了,把我在越西二中奋斗过的“”丰功伟绩”给磨灭了,连最后对二中的一丝挂念都不给我,为这件事,我还跟母亲吵了架,在我的印象里,我跟母亲吵架的日子屈指可数。但这些天,却多了点,不是我不孝顺,而是因为结婚的事吵着!庆幸的是我的高中教材还在,人生的高考,人生的奋斗史,虽然最后没能上本科,但也过了一把大学的瘾。在达州还结识了许多优秀青年。这也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忙着看书我的火塘却熄灭了。

  我的母亲,和万千女性一样,是个慈母,不一样的是对我的关爱,自从父亲离开后,她就负责我的读书,为了我的人生,她搭上了半辈子的命,而我如今还在流浪,没个稳定工作,是我对不起母亲,这几天在西昌(3月13日教师资格证笔试),只想着好吃的,就想起母亲辛劳了一辈子,我都没能让她吃顿好的,今年原计划是买个车,后来结婚了,车子就落空了,自己兜里揣着的希望,最后被无情打爆。

      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母亲是我女儿,让我做父亲,照顾好她,供她好好读书,让她上大学。

      火塘熄灭了,母亲回来了,在这漫长岁月里,我不知流了多少泪,只看到一地的水!

                                    2021年3月13日  于西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