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

    《是夜》

      文:千年一哭

是夜

我在略显嘈杂的马路边

找条长凳 静静坐着

吹吹风 听听蟋蟀的叫声

身前车水马龙 脚边落叶满地

影子被路灯拉得很长

我习惯了这些场景

内心平静

我刷着微博 一个人呆坐

写不清是想哭还是想笑。。


是夜

雨下得很大

我躲在玻璃窗后

透过楼层的缝隙

看闪电划过夜空

听雨点砸向玻璃的声音

路上积水很深 行人狼狈

我站在窗前 紧盯着外面

我不知是该期待雨下得再大点

还是该期待彩虹早点出现。。


是夜

我路过单位对面的煎饼摊

习惯停下来

冲老板喊一声 来一个煎饼

葱花 香菜都要 辣椒少放

味道好不好 其实并不重要

此情此景

不经意间总能忆起往事

就像听进一首老歌 看到一个物件

可以想起一些人 记起一段故事。。


是夜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也许是真的有解不开的心事

我浏览着网页

看着搞笑视频 心烦意乱

我听到微信消息响起

是老友发来一声问候

明明很想找人聊天倾诉

却锁了屏 手机扔在一边

时隔十天 依然没有回复。。


是夜

我走在过街天桥上

虽已午夜 天气却燥热

天桥上有三三两两的男人

光着膀子 坐在地上

靠着栏杆 胡乱聊着

我想慢下来脚步

体验他们的生活节奏

我想停下来驻足

品尝他们的喜乐忧愁。。


是夜

我撑着雨伞 举着手机

在雨中拍着车来车往

路灯昏黄 车灯泛红

透过雨幕 诗情画意浓重

我自得其乐 哼着歌行走

拍完还不忘自我欣赏

哪管雨水是否

淋湿了衣服 浸湿了鞋子

就差来一支舞曲 手舞足蹈。。


是夜

我正在想象着上一场雨时的情景

直到 听到熟悉的雨打窗台声

推开窗 才看到大雨倾盆

闪电划过夜空

我拉开窗帘 异常欣喜

能想象得出

有人忘带雨具 咒骂雨来得突然

有人酷暑难耐 埋怨雨姗姗来迟

我却更像是一个旁观者。。


是夜

我坐在路边的长凳

想把积攒了一夏的心情

埋进这个黑夜

我凝视着路边停靠的车辆

我看向公交站透亮的广告牌

我想找寻黑夜里的释然

我顺着路灯的方向

眺望远方

是夜 让我看不清身边的草绿花红

我立在原地 不敢迈步。。


是夜

我走在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

左顾右盼 想穿过斑马线

红灯亮了 我不能走

绿灯亮了 我不能慢

我索性背着包 爬上过街天桥

想慢慢走过这一段

必经的路途

我走下天桥 到达路对面

看到路口还有人等

我微笑从容。。


是夜

我跟一群人

走在一条漆黑的巷

杂草丛生 建筑残破

我说我怕遭遇不测

夜太黑 路太难走

能不能快点走

他们有说有笑 勾肩搭背

冷嘲热讽着 骂我胆小

我无奈苦笑 他们不知道

有多少个夜 我曾独自走街串巷

想快就快 想慢就慢 活得畅快。。


是夜

我拨通了家里的号码

老爸还没睡

我满怀愧疚向他讲出心里话

是自己最近情绪糟糕 无意顶撞

渴求得到理解与体谅

我长大了

需要长辈的意见和建议

但是路 还是得自己走

这夜 憋在心里很多年的话

跟老爸 说了很久。。


是夜

我翻着摆在面前的书本

我盯着映在玻璃窗上的自己

我数着日子把整个夏天过完

树叶绿了 密了 又落了

天色暗了 黑了 又亮了

我大口喝着咖啡

想打起精神 读懂每一个文字

我透过玻璃窗上映着的自己

看向消失在黑夜里的绿

听一曲蟋蟀声 做一场美梦。。


是夜

我看到雨后的阳光刺眼

我朝着巷口的亮光跑去

我登高望远

不在乎脚底人潮攒动

不畏惧身后凛冽寒风

我清楚得知道这是梦

我知道醒来

夜还会黑 天还未亮

是夜 让梦碎 也让梦圆

是现实 让自己不断成长。。


是夜

开一罐啤酒 吃一碗泡面

看一会电视 听一场雨声

生活

既然简单

何必苦脸相对

黑夜

终将过去

何必愁眉不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