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妄想记(四)

地铁妄想记(四)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那巨鹰又再吃我的肉,“该死的!你丫我没肉可以给你吃了,你就别啄了!”

“人类!你没资格反抗!”头顶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

“你,你谁?”

“你没资格知道!”

“为什么我被你们这么叼啄还死不了?”

“说明你活该!”另一阵清铃般的声音传来。

“什么?什么意思?为什么我活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当你回顾你这前半生,也许你会找到答案。”

语毕,我的的大脑开始闪过一个又一个不堪回首的画面,它们像针一般一根又一根地扎在我的心口。

“够了!够了!那你们是谁?又有什么资格来评判我的一生?”我捂着脑袋摇晃,试图想把痛苦也一并晃掉。

“资格?闭嘴!人类,你的罪恶让你没资格知道。”那个清灵的声音带着淡淡的鄙夷地又响起。

“哈哈。”我忍着剧痛嘲笑着,那不争气的泪水又不自觉地往下淌。

“我们是秃鹰,最接近神灵的动物。”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

“神灵?那为什么不让我死?我现在活着好痛苦啊!真的超难受!”我想双手抓住头,可是我根本动不了。

“……”头顶一句话也没有。

过了一会儿,传来一阵“哒哒哒……”

那是巨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别走!别走!”我竭嘶底里,声音沙哑得无比,每一字都用尽全力地从嘴里挤出。

我怕,比起他们骂我,打我,折磨我,我更怕他们不理我。

更何况,现在的我已经知道他们是什么了。

可惜回应我的,只有一道又一道冰寒凛冽的冷风,它们就像一把利剑一样深深刺入我的骨髓。

在黑暗中,我不知道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里究竟待了多久?但我知道,那一定是很久!耳边是嗡嗡嗡的虫子不停地在我身上叫喧。

后来,当下一次光明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有些恍惚了。

是在做梦吧?

“喂!能动吭一声!”一个凛冽的嗓音响起。

我艰难抬起头迷糊地望着眼前,眼里依稀泛着两道人影。

“老大,还在动!”蹲下的那道影子起身转头望向身后人道。

“嗯!带走!”

“是!”

闻言,我的脖子像是被一把铁锁勾住,整个人被吃痛地勾起来。铁锁将我牢牢牵制,让我挣脱不得,而我,只能由着它的牵制向前走着。

我的眼睛是迷糊的,完全看不清前面方向,但却能清晰地感受到凛冽的寒风,冰冷的地面。

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猛地响起一个声音,“大家走路要注意点,前面是奈何桥,奈何桥下便是忘川,掉入忘川河里就是灰飞烟灭!小心点走……”

“忘川……忘川……”我自言自语地喃喃道,精神有些涣散。

走了一会,我扯起嘶哑的嗓音向前说到,“奈何桥到了吗?”

可惜声音低沉沙哑得不行,还没入前面某某耳里便消散在风中。

“到了,你脚下踩的便是奈何桥。”身后传来一阵空幽的声音。

“很好!”我在心里一阵浅笑,不直觉扬起了嘴角。

忽地,不知从哪儿刮来的大风,将我托起,我在空中翻滚,眼睛被风沙吹开了。

我不知道我在哪,眼前也是灰蒙蒙一片,我的身体在空中七上八下,随风飘摆,就连锁链也不见踪影。

可能,最后当我意识清醒的时候,当我看清周遭一切的时候,是我像箭一样往下掉,是我的头颅没入河中的前一秒。

世界,再见了,再也不见。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