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佛】

【问佛】_第1张图片
问佛
流亡

一只落难的小妖千辛万苦来到一座禅院,虔诚跪在佛前请求超度。暮色低沉,晚风阵阵。佛堂寺庙里的佛灯和煦点着暖光,木鱼声咚咚作响。

而佛不理。

于是小妖长跪不起,当年她出生时天地风起云涌,魔界莫名被一场天雷袭击,死伤无数,因此所有魔妖都认为她是个灾星,因此她常常被其他妖魔欺负,族内人也嫌弃她,想方设法赶她离开。

天真的小妖,她也认为自己是不详的,让同伴承受如此劫难,没人疼没人爱也是理所应当的,魔界容不得她,甚至有妖魔想要杀她,小妖只好流亡人世。

听闻人间有度化世间万物的神通佛祖,她希望自己能被超度,能得到解脱,于是不远万里来到人间,走进了一座名为参佛的寺院。


故人重逢

她到这里的第一天,德高望重的主持大师一眼便望见了人群中的她。

恭敬虔诚,举手投足里尽是谦卑。一双涉世未深的纯净眼眸像缀满了点点星光,像天真的孩童。小小身躯立在人潮中,孤单的背影里,暗含着怯怯的不安,那个人,他很熟悉。

主持大师步步走近她会心一笑:“你并非凡人。”

一下子就被识破了身份,小妖突然变得很紧张,她觉得凡人一定也很讨厌妖怪,她很害怕,眼神无助的望着地面连头也不敢抬,她想,自己是不是还要离开,可是离开这里,她又可以去哪里呢?

“你可是来这里寻人的?”这话似是在问,又似是在诉说。小妖不解,半晌,他又自言自语道:“不,你不会记得的…”

他悄然俯下身,眼睛望向小妖时,就像在望着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人,猛然,他取下手里的佛珠挂在小妖脖间。

小妖受惊般颤了一下身,望着脖子上的那串佛珠,心里竟生出一种安然于世的恬静。

他好像很忧伤,小妖抱抱

春去秋来,花开花败。

小妖在香火鼎盛的寺庙里跪了一天又一天,有许多的人死去,又有许多的人悄无声息到来。寺庙的人依旧很多,可是那些人的面孔却早已是旧人换新人,容颜老去,生命枯竭。

跟她一样在寺庙里看人事变迁的人,还有主持。

他与小妖一样,孤独的看着那些善男信女,每天听众生的心愿呢喃,平静的眉眼里,是对红尘的参破与释怀。

主持看上去并不老,虽然他已经活了百年,却依旧有着一张俊俊的脸,清澈的眸,朱红的唇皓白的齿,即使是个光头,也并不能阻挡他看上去像个潇洒风流的公子哥,于是,这里有一半的姑娘来是为了看他。

她们说,就那样静静站在原地看他几眼,心里便会生出无尽的欢喜。

小妖不懂,于是她也慢慢开始学那些姑娘,时不时地偷偷看主持一眼,他有时坐在佛前诵经,有时为众生讲道,有时就只静静站在佛前望着那尊神像,就像在望着自己,眼里却有种难以言喻的忧思。

主持好像并不怎么快乐,小妖很疑惑。世间与那么多人敬重他,崇拜他,将他视为自己心中的信仰,这不够么。

于是小妖问他:“主持,你看上去为什么那样难过呢?”

主持与小妖对立而坐,面容上浮现出淡淡落寞的笑:“小妖,你说有些事情忘记了是不是就会比较快乐?”

“忘记?”小妖疑惑:“如果需要忘记,那当初又何须记得呢?”

主持手忽地一颤,佛珠线断,珠落遍地。他抬起头看着小妖,眼眶红红的,像极了无助的孩子。“是我害了你,淑华…”他话刚说完,便再无力说出半个字。

小妖一头雾水,看着平日里威严庄重的主持竟突然成了这个样子,心也莫名隐隐作痛跟着难过起来,她突然想要抱抱他。

于是小妖伸出双手,慢慢地,很温柔的抱住了主持,她拍拍他的背:“主持,你不要难过,小妖会陪着你的…”

回忆一瞬间翻涌而来,主持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个人曾对他说:“你不要难过,淑华会陪着你的…”


身世与前世,伪装爱上他人

五百年前,小妖的前世,就是淑华,九重天上一名微不足道的宫娥。而主持,便是九重天上大名鼎鼎的殷明战神。

殷明过百岁生辰,天界突遭界大军袭击,而他的爹娘,均死于那次战争。当时殷明还小,失去爹娘的打击害得他不言不语,整整三天都躲在天界最为偏僻的桃林后园。

淑华便是在那个时候遇见他的,她穿淡粉色的简单宫裙,清爽明朗的笑声回荡在整片桃林里,她提起长裙刚跳过积满雨水的小池子,一不小心滑了脚,重重跌在了他面前,满面灰尘。

她皱着眉头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轻咳两声,抬头刚好撞上了衿矜少年一双淡漠的眼,于是方才的窘态定被人看的一览无余,想到这里,淑华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

彼时不知那是晋苬宫内的小公子,还以为是哪个贪玩的仙官与她一样偷跑出来玩耍的,敛了面容,她大大方方向他伸出了手:“你是不是也是偷偷跑出来玩的?我叫淑华,你呢?”

殷明一时愣住,小小少女的笑就那样刻在他的脑海里,他看着她却没有说话。

淑华这才发现他的表情,是有些悲痛哀伤的。于是她慢慢凑近殷明的脸,突如其来的亲近感惹得殷明一阵慌乱,双手触地,刚想往后退些却被少女用温暖的双臂圈住,她轻轻拍着他的背,在他耳边呢喃:“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不要难过,淑华会陪着你的,永远永远…”

或许是太久没被人这样温暖的抱着问候过了,积攒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泪水突然肆无忌惮涌出,他的泪水,湿了她整个肩膀。

再后来,他们成了好朋友,殷明在淑华的鼓励下刻苦修炼,成了驰骋天界的战神。他发誓要血洗魔界为爹娘报仇,淑华一如既往支持他。

殷明一直以为,淑华说要陪他,就会一直一直,永远陪着他。

也许是童言无信,又或者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后来的后来,殷明喜欢上了淑华,而淑华却爱上了魔族里的一只妖。 

仙魔交战,掀起一场天地浩劫。当殷明挥舞着手中长枪刺向魔界里的那个男子时,淑华挡上了前,她忍着万般疼痛哀求他:“殷明,你放过他,好不好?”

他双眼布满血丝,怒吼震慑天际:“为什么!你爱的人为什么是他!”

他满心不甘,他一直以为,淑华喜欢的人应是自己,她爱的人一定是自己…

那日的焱华颠内,一心爱慕殷明的上神之女玉清满脸桀骜的看着淑华道:“你一个小小的宫娥,千万不要做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梦,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你配不上殷明!…”

那个女人恶毒的话语将淑华伤的体无完肤,她甚至暗中派人刺杀淑华,奄奄一息的淑华莫名逃到了魔界,遇见了魔界那只妖,他救了她的命。

可是,淑华并不喜欢那只妖,她一直爱的都是殷明,只是这样的爱让她身心疲惫,她爱不起,更不能让殷明承受一丁点的流言蜚语,最终解决这种事的办法,便是假装爱上另一个人,让他死了心。

“你是堂堂天界战神,而我只是一个小小宫娥。我不可能会陪你一辈子,殷明,你放过我们,放过我吧…”她紧紧护住身后男子,伤口血流不止。

手中长枪落地,淑华也应声倒地,魔界大败,天兵天将接踵而来,那只妖看着死去的淑华哀嚎长鸣,遂引火自焚而亡,随她而去。

殷明看着眼前一切,颓然坐地,他发疯般求见天帝,请求为淑华重塑仙身。

天帝幽幽叹了口气:“你虽大败魔界有功,可是天界规矩不可破,若想救她,你也要付出代价。”

殷明并没有一丝犹豫,重重点头。于是他们一个成了小妖,承受一世灾星之苦,历尽艰难困苦,他日重塑仙胎。一个成了佛前痴子,参破情爱,放下牵挂,修成正果,重返天界。他们历劫而来,应劫而生。

可他,始终没有忘记她,从百年前见到她的第一眼,到今生见她的最后一眼。


她好像对一个人说过永永远远

深夜,主持静坐佛前,闭目,没了呼吸。

佛百般慈悲,低眉相问:“舍你肉身,换她超度,汝不悔?”

他嘴角弯弯,垂下了头,肉身涅槃,活像一尊神像。

天刚亮,小妖迷迷糊糊睁开眼,却看到面前的佛在对她笑,道:“原本你是要受尽苦难的,可有人愿舍命渡你,你且要珍惜。”

“谁?您能告诉我是谁吗?”小妖急切地问,却已经来不及了。她看见自己周身环绕着金光,身体突然很放松的张开,那种感觉很奇妙,她想起了主持大师,她想见他一面跟他道别,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她明明很快乐,却止不住地想要哭。

度化升天的那一刻,她突然记起自己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对一个人许诺过,要陪他好久好久,久到永永远远…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