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日新,日日新

今天刚读完雨果先生所著的《海上劳工》,这本书中雨果先生对吉利亚特着墨最多,刻画最丰富 ,而吉利亚特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位主人公。他小时候和一位不明来路的女人来到根西岛,用极少的钱买下了那件据说属于鬼魂的海角屋,两人相依为命,根西岛上的居民却看不出来女人到底是吉利亚特的母亲?祖母?抑或“养母”。由于他们来路不详,且与原住民不通往来,使他被边缘化,镇上的人对他偏见颇深,而他其实是一个善良而勇敢,认真宽容的男孩。

当“杜朗德”号远洋轮船因大副克吕班为巨额财产而令其故意触礁继而失去音讯,是吉利亚特独自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在漫长的两个月的时间,克服饥饿,干渴,孤独,疲劳,与“吸血鬼”章鱼殊死博斗,最终将利蒂埃利大师傅视之为生命的“杜朗德”远洋轮船带回根西岛。是什么令孤寂一人的他迸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我想仅仅因为他的勇敢强壮是不够的,对戴吕施特的不为人知的爱情是是支持他坚持到最后的原因吗?

苟日新,日日新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带着疑问读下去当看到“气力得耗尽并不意味着意志的消竭。信仰是第二动力,意志才是第一动力。俗话说,信仰可以移山。可与意志的力量相比,这根本算不了什么。吉利亚特因体力消耗所失却的一切,靠自己的毅力得到了弥补。面对着野蛮的大自然的暴力行径人在肉体上的确显得渺小,而这渺小却渐臻精神上的伟大。”这段话后明白戴吕施特就是他需要的意志力。

正是因为吉利亚特拥有常人所难以企及的勇气、智慧、锲而不舍的韧劲,顽强的意志力,在所有的人都确信“杜朗德”号轮船将再不能见天日之时,吉利亚特驾驶者他那艘赢回来的凸肚形帆船进入可怖的多佛尔礁,两个月的地狱式磨练,使得他形销骨立,头发胡须疯长,衣裳片缕,虽然他抢救回“杜朗德”主要设备,甚而还从克吕班沉入湖底的骨架上拿回他为之丧命的75000英镑,但是这幅面容却没法被戴吕施特所接纳,虽然船主利蒂埃利大师傅曾当众说过,谁将“杜朗德”拯救回来,就将女儿戴吕施特嫁于他,可他并没有因此而要求船主一家信守诺言,而是在心如刀割中把戴吕施特交到埃伯纳兹尔手中,他知道这将是与心爱的女子最后的相见,他的心在滴血,而我的心也为之疼痛。

吉利亚特坐在缓缓涨潮的吉尔德-霍尔姆-乌尔座椅上看着载着戴吕施特和埃伯纳兹尔的“卡式米尔”号轮船慢慢驶离根西岛,海水从他的脚踝一路轻抚,快到脖颈了,他还在张望着,不舍得稍错一下,当那船再也望不到时,吉利亚特的脑袋进入海水中,霎时,水面上干干净净,什么都看不到了。而埃伯纳兹尔初到根西岛曾经在这个拥有迷人海上风景却杀人与无数的的座椅上睡着时,是吉利亚特救了他,而他带走了他心爱的人,因而他没有了意念。

合上书陷入久久地哀思中。人应该怎么活?人为什么而活?每一天醒来时不妨想一想我今天应该做什么?远离智能手机的控制,让自己亲近自然,或浸入文字的世界,或烹制几道精美的佳肴体会一下做家庭饲养员的乐趣,或呼朋结伴逛街装点自己的皮蘘,或……

苟日新,日日新!

苟日新,日日新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