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与狗

1.

我跟白尾巴的第一次相识过程是极其不友好的。

那时我大概六七岁,趁着暑假我去到乡下的外公家玩。当我兴冲冲的踏进外公家门时,一个巨大的金黄色身影伴随着狂乱的吠叫向我袭来。我吓得转头就跑,边跑边哭,奈何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的,就在它快要追上我之际,一个伟岸的身影抱起了我,此人正是外公,“去!”外公对它吼道。它立刻停住了脚步,锐利的吠叫声变得低沉,高昂的尾巴也垂了下来,它仍然盯着我,似乎不肯放弃它的猎物,外公目光如炬,狠狠地一跺脚,它便悻悻地走了,一走三回头的看看我。我转哭为喜,得意地朝它吐了吐舌头。霎那间,外公在我心里的形象变得比奥特曼还要高大。为了避免它再攻击人,外公把它栓在了门口的大槐树下。

2.

这是外公捡回来的一只中原田园犬。和一般狗不一样,除了外公,它谁都不亲近。它正直青年,一身金黄色的皮毛油光水滑,尾巴却是白色的,高耸的耳朵灵敏地转动着,监听着除了外公以外的不速之客。外公给他起名白尾巴。我对它是又恨又怕,一个畜牲竟然敢咬人?!既然白尾巴被栓住了,我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捉弄它,例如在它吃饭时打翻它的饭碗,它只能对我生气地大叫,却也把我无可奈何。我无知的恶趣味也引起了邻居小伙伴的兴趣,他也学着我作死,拿树枝打白尾巴。可是他没我幸运,树上的绳结竟然松开了,小伙伴的腿被白尾巴咬了一口,血流如注,还好外公及时出来制止了白尾巴。

3.

按照惯例,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赔偿了,就算是人先犯贱,只要狗咬人一定是狗的错。除了赔偿医药费,还有一条不成文规定,在农村,咬人的狗只有一条路:宰了吃掉。外公并没有责怪白尾巴,他蹲下来,摸着它的脑袋,点了支烟,若有所思。白尾巴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闯了多大祸,还伸着舌头,眯着眼享受着抚摸。我很清楚它的命运会如何,开始愧疚起来。外公突然把半支烟灭掉,把白尾巴脖子上的绳子解开,对着它的屁股狠狠踢了一脚,吼道:“去!”白尾巴发出“嗷”的一声尖叫,蹦出几米远,转过头低眉顺耳地夹着它的白尾巴,外公目光如炬,狠狠地一跺脚,它便悻悻地走了,但是一步三回头的看看外公,似乎祈求着原谅。外公捡起一块石头,朝它扔了出去,白尾巴凄厉地尖叫着,终于跑走了。外公转过头,擦了擦眼睛。在那之后很多年,我再也没见过那只金黄色的白尾巴大狗。之后,外公赔了邻居很多钱才平息他没杀掉狗报仇的愤怒。

4.

高考之后的暑假,我再次去外公家,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绿树成荫,突然一个金黄色的身影出现在路旁的灌木丛里,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当它钻出来,我看到它的白尾巴才确定。这还是那个把我吓哭的威风凛凛的白尾巴吗?现在的它,骨瘦如柴,一身脏污,金黄色的皮毛更像秋天的枯萎的草。低垂的耳朵和尾巴告诉我,它老了。老友重逢,甚是想念,我拿出零食,向它招手,我以为它会热情地扑上来,而它还是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不给面子,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扭头钻进灌木,不见了身影。我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你哪怕扑上来咬我,我都好受点。我来到外公家,却不像往常那样等到外公的迎接,外婆叹了口气说,外公积劳成疾,得了腰椎间盘突出,坐都不能坐,只能24小时躺床上,屋漏偏逢连夜雨,同时还查出了糖尿病。我来到外公房间,外公在睡觉,他明显瘦了,脸颊凹陷。原本花白的头发几乎全白了。外公看到我,赶忙要起床给我做吃的,我把他按住,却不知该说什么。一直以来外公在我心里都是一个超人一样的存在,不会痛,不会累,什么事情都不会害怕,什么困难都可以搞定。我现在才意识到,他老了。我转过头,擦了擦眼睛,说道,我看到白尾巴了。外公混浊的眼睛一亮,说,它还好吗?我说道,跟您一样,老了。外公哈哈大笑。此时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我赶忙去关窗户,却看到一个金黄色的身影掠过,很快消失在我眼前。我想,在这无边无际的夜色中,一定有条老狗在孤独地走向死亡。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