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心的鬼

皮囊的相恋,无谓心灵的真诚。

一日终是一日,日落西山,你且收住你的惆怅。

你我又如何为人?连鬼都在耻笑。

终有一日,我也在耻笑着,做鬼亦比人逍遥自在。


我抚摸着我的墓碑,悲鸣狂笑,枉为生人。

轻蔑着自我,当在此时做个了断,卑夫。

乱坟岗的钟声在哀怒,在威慑,吓破你的胆!

安静,你我亦无家归,何不投胎做个鬼人呢?


猫咪在弓着身子,猫着爪子,伺机等候着······

耗子终是在洞口瞭望着,贼溜溜的转动着眼睛,焦急地盘算着······

那夜,猫咪并没有扑上去,它看着耗子吃了那抹了蜜的奶酪,它仍无动于衷,却得意的笑了······

后来再也没见到过耗子,谁也不知道猫咪在那奶酪上下了耗子药······


我又投胎人世,因为上帝允诺我做个鬼人,我甚是好奇。

诡心的人儿,风声在为你哀嚎,你的模样实属丑陋,连上帝都为之惭愧。

如若人心丑陋不堪,皮囊再美也只不过是一种皮相,你又有何可惧?

我发了疯似的在世间狂奔,狂笑,狂吼,只为撕开丑陋之外的皮相,将丑陋公瞩于世,让世人见识见识彼此的丑陋!!!


听见吧,他们竟在指责丑陋的人心,这些自喻正义的勇士,总是镇定自如的捍卫着善良,多么愚蠢的勇士,他们的心有那么的干净?真他妈的可笑!

亦人亦鬼,即遁了鬼途,我便决意摔碎人道,让我做个鬼人吧,感谢上帝的再生之德。

饿着肚子在街头流窜,虽有一副好皮囊,却避免不了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唤,噢,该死。

烧鹅真是美味,对这偷来的食物,我毫无道德上的谴责,心安理得的饱食一顿,随即熟睡了去······


一丝不挂的我飘荡在世人面前,狂笑,手舞足蹈着,他们恶意四起,举起了火把,要将我烧死!

瞧,我这世俗败类燃起了他们眼神中的正义之火,誓将我这个世俗败类消灭,来维护这个世界的道德圣衣。

世俗败类的我被这些正义的勇士推上了火架,他们在欢呼,在相拥,在狂笑,我便是他们的盛宴······

世人皆睁大了双目,想看我如何死去!扭曲,哭嚎,痛苦,亦是如此,这便是我这个世俗败类的下场······


我的鬼魄俯望着我的肉身在火架上挣扎,扭曲,哭嚎,并在痛苦中死去,世人在冷漠的嘲笑着,终把我这个世俗败类所消灭。

世俗人总是那么的千奇百怪,难道他们忘记了自己也是一具行走的皮囊吗?

我有一颗多情而忧伤的心,我想将它挖出来拿去喂狗吃,可上帝不允许,说心才是行走于世间的唯一途径。

想做个鬼人,你这颗心就得被世俗吞噬腐化,一点一点的烂去,亦或消失,你才算得上一个自由自在的鬼人。


人没有了世间人情冷暖,没有任何牵挂,感情,你自是鬼人一个,你只有你自己,无穷的孤独与寂寞······

哼,这又何可惧?

世俗败类的皮囊早已灰飞烟灭,我需要牵挂什么?

我只想成为一个游嬉人间的鬼人罢了,就如此简单,明了!


一阵冷风袭来,一个冷颤将我从睡梦中颤醒,世间还是世间,我且成了一个鬼人。

我誓将我的心一点一点的烂掉,我要撕烂那俊俏迷美的皮囊,释放丑陋的本性。

丑陋的道义,恶的本性,如此,做一个鬼何必在意好和坏呢?好与坏,只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耻笑别人倒不如耻笑自己,卑夫可悲,生命本该多彩,你这无能的东西硬成了生命的傀儡,且痛恨着自我的无能。


夜晚的我总是在镜子前叹息切审视着本我的皮囊,我想我的这副皮囊应该大有作为才是,我可以利用它蒙蔽世人的心目,啊哈,我那颗放浪的心在咆哮,在窃喜······

我这迷美的皮囊,多么惹得世人欢喜,捧得女子们开怀大笑,腰肢魅展,笑媚百生,鱼水之欢,好生快活······

我的狂态,泄发着本我的情欲,情欲尽去,留下一身疲惫继而伤感······

晨晌起身,身旁竟是几具裸身的死尸女子,我万分惊恐,她们几人都睁大了双目,表情扭曲痛苦,活像睡梦中的正义勇士,难道······


是我,是我在睡梦中掐死了她们,真是活见鬼,我竟杀了她们······

心在隐隐作痛,为了不被世人发现,我捂着心口逃离了此处······

是我耻笑着鬼,还是鬼在耻笑着人,卑夫,撒开你的脚丫······

我奔上了山头,仰望着苍穹,我的心在撕裂,在流血,一切都是那么的耐人寻味······


耗子死去前,始终相信那是人们所为,只有人们才会那么的卑鄙,猫咪怎么做那种勾当,怎会破坏游戏规则?

猫咪已知耗子死去,它便终日呼呼大睡,从此生活便是如此的舒适自在。

终有一日,猫咪不知所踪,它似乎消失了。

是我,又是我,我给那只猫咪投了毒,以人们的名义,不,还是以我自己的名义吧,我给它保留了全尸,而人们肯定会扒了它的皮,他们足够残忍。


我的生活终是狼狈,世人亦是如此,谁不生活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世界里,更何况是机关算尽的世俗人。


我在山谷杀了一个人,但没杀死,让他逃了去······

我习惯了我的那颗心被撕裂的痛感,我想抗拒,无济于事,随它去吧······

我的那颗心终是碎了,我成为了一个烂心的鬼人,成全了自个,失去了世界······

我更喜欢失心疯的鬼人,疯癫讽世,落得一身自在从容······


我偷改了上帝的诏令,让世人蜕下华丽的礼善,释放世人皆为恐惧的本性,恶。

我是死罪,但也不完全是死罪,上帝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不言语,坏蛋,就是上帝······

许久的世间,早已变了样,血腥野蛮的时代,用血来祭祀信仰,血染江河大川······

(抢劫,杀戮,奸淫,食人肉,饮人血,到处都是丑陋的恶相,如此罪过)

世人如此作为,我丝毫不会感到意外,就像我被架在了火架上,本是人性所驱使,残暴只是一种手段,可怕的竟是世人丑陋的恶意······


撕下了世人伪善的皮囊如此轻而易举,丑陋将世间变成了人间炼狱,世人皆是主角,人与人之间的斗兽场。

我的这颗心早已七零八落,如何让它就此消失,空虚,寂寞,无助,这样就是鬼人了吗?

做个鬼人,甚是自在好过,无牵无挂,如此世事,岂不妙哉?

烂心的鬼人,你又如何念及他人,他人又如何值得你去爱,你只爱你自己罢了,世途如鬼途,你又如何成全自个?


上帝,感谢你的再造之德,做个鬼人百般痛苦,做个完人又是百般丑陋,请你收回诏令······

可笑,你这个卑夫,改我诏令,早已覆水难收,既已踏错一步,何再怕错它百十步,我倒是想看看你的这颗烂心如何消失,做个无心的鬼人,倒是自在,做个烂心的鬼人,你就好好享受你的百般痛苦吧。

卑夫?我是卑夫,如此才能引证你的伟大,我只不过是你的一个傀儡,你想拿世人的丑陋作戏来看,你何不丑陋?

耻笑上帝,我这个鬼人还是可以做的到的,留世间一丝生机吧!


你这个低微卑贱的鬼人,即沦为鬼人,世间又与你何干?做你的潇洒自在鬼去吧,偷改诏令,你已万劫不复,撕下伪善的皮囊,无论代价有多么惨痛,都欲将人们的丑陋大白天下!

世间才是万劫不复的地狱,你不妨修炼修炼,以求人鬼之殊途,明其哲理,知其人性,你便可逆大成,得大道······

如若你有怜悯之心,你将一世皆为烂心之鬼,不复重生,行尸走肉般的游荡在世间,悲鸣,孤愤,这便是你尔等鬼人的命,死不去,活不来······

上帝,我不奢求命运,还世间一片光明,我愿成为烂心之鬼,渡万劫之重······


死不可惧,你破不了自恋的鬼相,去遁世吧,洞察世间的冷暖,悲欢,离合,杀戮,压迫,背叛,冷血,无情,冷漠,这皆是万重之劫。

不公瞩人性的丑陋,如何得知善美的可贵,你且还世间一片光明,渡你的万重之劫。

上帝与你同在,你怎么舍得将刀子挥向你的颈部呢?死不可怕,而活着不择一切手段,亦是人性,正视丑陋,方知善美,任何心,一旦破碎,皆为烂心,烂心怎会消失呢?

我欺骗你,是让你这鬼人明了,修人道,殊鬼途,才是遁世之法则,成大道,你将历经世间的一切丑恶,建立新的秩序,历经丑恶,方见本善,本真。


卑夫,鬼是耻笑不了人道的,它们皆是没有精气神的东西,有何资格耻笑?

做了人世间的君王,你同是烂心之鬼,鬼之人相,你需明了,没谁真能成全自个!

遁世吧······

烂心的鬼,知丑方才能知真善。

                                    2019年12月12日

                                                洱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