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涛涛今天不让我们靠近她,如果要离她一米之内她就会“挠”我们,结果兜兜一不小心就离她不到一米远了,涛涛就追着兜兜要“挠”她,没一会涛涛就追上了兜兜,她的手都碰到兜兜了,一不小心真的把兜兜给挠破了,都出血了。兜兜一开始都不知道自己的胳膊破了,还笑着问涛涛你的手有没有破?后来我就带着兜兜去了医务室,校医给兜兜的胳膊消了一下毒就好了,在抹的时候就打上课铃了,然后我们就回教室了。

      还有今天我的脖子早上坐班车的时候一扭头就感觉有点疼,上午还是持续一转头就疼,下午好像还好点,体育课上活动的时候庆幸没有头部活动,不然我的脖子又该疼了。这样的情况特别适合上课总走神的同学,因为你只能看前面,不能转头。我忍了一天,放学回到家还是很疼,写几个字脖子就感觉特别酸,不能低头,妈妈给我贴了一片云南白药的膏药,感觉凉凉的,跟牙膏没啥区别,清凉清凉的,和刷牙的感觉一样。我的脖子现在跟机器人一样,我不能往左也不能往右,只能低头。明天还有武术课可怎么办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