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医院陪护,我彻夜难眠

以前从没觉得死亡离我那么近!

虽然只是个小手术,但仍旧有很多需要注意的东西。

母亲是胆结石,需要动手术切除,我焦虑的等在手术室外,内心无法言说。

尽管我明白对医院来说,这只是个常规手术,技术上不能说百分之百成熟,也有百分之九十八以上。

但我总会想到要切除整个胆,人体内部有多复杂,谁都不是百分之百的确定他可以做到了解所有,只要是个手术就总有风险,但这是与我血液相连的母亲,哪怕那百分之一的风险都不是我所能承受的住的。

我无法接受哪怕一丝丝的意外!我恐惧……越想越恐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