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僧衣(二)

大伯没有再跟我提起他去四川的故事。唯一能知道的是从村里人闲言碎语里拼织出来的片段——那个年,大伯过得并不安分。

大伯从四川回来的时候已经入了冬,再过不久就是过年。跑漆器的都有规矩,入了冬就不再出去跑货,等到来年开春再出去活动。

大伯带回来了一个女人,刚开始是没几个人知道的,大伯把她安置在爷爷奶奶家的偏房,女人的性子孤僻,也不与人说话,唯有大伯来的时候能悄悄说上几句。两位老人看到眼里,马上过年了大伯搁个女人在家里终归不合规矩,找大伯说过几回,大伯只说:“不可负,不可负。”女人也老实本分,除了话少之外,平日里手脚勤快,爷爷奶奶慢慢也喜欢上了,女人就此慢慢住了下来。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村里莫名多了个外地女人,还又是个哑巴,慢慢的闲言碎语就起来了。大伯一直对比置之不理,终于有一天,没兜住。

大伯赶到爷爷奶奶家的时候,屋里已经乱做一团。婶子是县城里的大户人家,大伯走南闯北的生意钱大多是婶子家接济的,因此说来,婶子在家中的地位是绝对比大伯高的。婶子认定这个女人是个作乱的狐狸精,不作多言,揪着女人的头发一路拖到了院里

“跪下”

女人并不做声,只是低着头,并不解释。

婶子“啪”就是往膝盖骨一脚,女人顺势跪倒在地。围观在门口的人群发出阵阵叫好

“好”

“打死这个狐狸精”

婶子听到后更加确信,不理会爷爷奶奶的阻拦。抬手就是两个巴掌下去,女人咬紧了嘴唇,还是不说话。婶子也不说话,抬手又是一巴掌。婶子很聪明,不管女人是不是狐狸精,但村里的闲言碎语这么多,她要是不下狠手堵不住众人的嘴。

大伯从围观的人群挤了出来,人群里响起了小青年的讥笑声,婶子一看,下手更狠了,两巴掌下去,女人的脸已经红透了,像充了血的大苹果。

大伯反身把院里的大门一关,就要过去把女人扶起来。

婶子跨过女人挡在前面,大伯一推,没推动,再一用力。婶子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墙上看戏的众人顿时笑声连连。

婶子眼神里涌起来泪花,一头撞了过去厮打起来,大伯接连往后退了两步再稳住身形,婶子已经泣不成声:“好啊,你要那个狐狸精不要我,我打死你个没良心的”,大伯一边招架,一边看着女人,女人还是呆呆的跪在那里

“不是你想的那样!”

婶子看着大伯看向女人急切的眼光,一下子又撒起来泼:“心疼是吧?心疼这个小狐狸精是吧”言罢婶子调转过去对着女人厮打过去,女人却不还手,抱着头不说话。

大伯两步跨过去一把推开婶子,把女人扶了起来,就要往屋里走,墙外众人响起阵阵讥笑

“娇媳妇儿进屋咯”

婶子一听,受得刺激更大了,连哭带骂爬到了两位老人身边:“爹啊,妈啊。你看看你养的好儿子,当着我的面就把人往屋里领啊,没羞没躁啊!没皮没脸的贱货啊!”

大伯并不接话,只是扶着女人走进了里屋。

婶子当下瘫软在地哭嚎起来,爷爷奶奶赶忙扶了起来:“喜儿啊,你别多想,不是你想的那样儿”婶子一听,闹得更厉害了。

“麻雀儿飞哩”

墙头一个叼着草的青年又是一句

“飞你恁个头”

青年被一个手拉下了墙头,一个二十七八的小伙子翻过了墙头跳进了院子。

小伙子拍了拍身上的灰,低头说到

“咋了娘,咋把门给锁了”

一抬头看见婶子,一惊

“这是咋了,嫂子”

嘘~~身后有又是一片口哨声,小伙捡起院里的土块就往墙上砸

“去去去,回家看你妈的热闹去”

婶子的哭闹越来越大,爬起来就要去撞门寻死,奶奶一看那还得了,看着院里另一个儿子,脱口而出。

“这是他哥给他买的老婆!”

一言完毕,四周顿时寂静了下来。大伯站在门边定住了,眼神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小伙子转过身来:“真的?”

墙外一声戏笑“讨了个便宜老婆哩”

小伙子捡起一块石头,用尽全身力气砸了出去,“去你妈的!”

就这样,我的母亲,嫁给了我爹。

【活着】僧衣(二)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连载故事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