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年

       幼年,家贫,生活于依山伴水的小山村,抬眼望去除了山,还是山。在年幼的孩子间,能够短暂的走出这片大山到镇里看看是极为奢侈的事情,能够炫耀好久。

       面朝黄土,人们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在黄昏时节,望着山的脊梁,一代又一代。大山阻隔的不仅是人们的步伐,更加禁锢了人们的心。因此固步自封,于是愚昧、落后成了代名词。但村里人仍是在鸡毛蒜皮争执中过了一年又一年。

      封闭,对于村庄而言是致命的,贫穷、落后因之而生。但是,也因着封闭,人们固守着传统习俗,并一代代传承。

      记忆中的年,对于年幼的我来说是喜庆的、美好的。走门串户拜年获得满兜的瓜子、花生、糖果,这是平日不可多得的美味。穿着新衣,即使款式老土、质量一般,但心理是满足的。和同村的伙伴捡漏掉的鞭炮,满村子跑……

      然而,再封闭也有打破的一天,村民们看到了外界的繁华,于是鼓着劲一心想要离开这片祖辈生活了不知多久远的土地,因为它再也无法满足年轻一辈村民的心了。于是,小村庄渐渐衰落,留下的多是年老、思想保守的一辈人,他们信奉落叶归根,但更舍不得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外面的世界再繁华,也终不是他们的了。

       随着家人离开小村庄时,还懵懂,只记得村里浓厚的化不开的年味。随着年龄渐长,离记忆里的村子也越来越远。只是那小村庄的年味缺如老酒般,在记忆中越发香醇。

     如今的年,美食美酒,新衣华服,却失了灵魂、失了味道。看春晚、放烟花……像是固有的流程,再激不起幼时的心动了。左邻右舍坚守自家阵地,再也没了彼此守望相互的真挚。琳琅满目的吃食,不再有传统粗陋工艺制作的零嘴的身影……

        不知,是不是太贪婪的缘故,只觉得如今得不到的才是好的。庆幸,至少还有“记忆中的年味”可回味。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