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发烧了

 

图片发自App


  前些天晚上,宝贝儿一直不肯在床上睡觉。眼看着睡沉了,轻轻一放并又开始嚎啕大哭。刚开始没有警觉她是不是不舒服,只是觉得她在调皮,我和婆婆耐着性子哄着。

      由于我第二天还要上班,已经折腾到半夜,我并睡了,宝宝也在婆婆的怀里安睡着。大概三点多的时候,女儿突然大哭起来。虽睡眼朦胧,潜意识里还是觉得她不是单纯的闹脾气。我摸了摸她的小手有些微热,并取来体温计测量,37.8摄氏度。迅速穿好,奔向医院。此时的她开始粘我,朝着我哼哼,总是要我抱着。结果去了医院,体温又正常。换了两家医院,医生说肠鸣音亢进,穴位给药后宝贝开始安睡。


图片发自App


        看完医生已是凌晨五点多,平时车水马龙的路上,安静得像一幅画,寻不见人也寻不见车。昏黄的路灯有气无力的耷耸着,清晰了隆冬的霜雾。我左顾右盼的找车未果,只好把女儿裹严实了和婆婆轮流抱着走回家了。

        六点睡觉,七点正常起床上班。这一夜,浑浑噩噩。

        婆婆有事需要回老家,我妈妈并来照顾。下班回家,本来是寻思着睡上一觉,我看着女儿的嘴唇就觉得不对劲儿,红红的有些干燥。果真拿体温计测量37.8摄氏度。

          又奔向医院。

          排了半天队。医生检查了女儿的扁桃体,说有脓点了。我的心一紧,昨天晚上,她是有多难受才如此闹腾呀,自责与心疼同时蹦出来眼眶就湿润了。来不及我多感慨,缴费,抽血,女儿有气无力地哇哇大叫,我还得载住女儿配合他们采血。

        等结果的空隙,我们并回家了,女儿的小脸越来越红,测体温达到了39.2摄氏度。用了退烧药,但在家里已经不安心了,又去了医院。排着队拿结果,再去找医生看化验单。

    “病毒感染,打针的话效果会好一些”医生建议着。

      “她第一次发烧,能不能先吃药?”我用商量的口吻问道。

        “也可以,退烧的过程可能会反复发热,你在家要注意严密观察。”医生叮嘱完并开药了。

        道谢后拿完药并回家了。

        煎熬的日子,其实刚刚开始。索性婆婆和妈妈一直在帮我照顾。她不肯要姥姥抱,只要我抱,不肯坐在沙发上,不肯自己在床上睡觉,要躺在我臂弯。

        医生说得没错,她反复在发热。但不得不肯定的是,孩子很有活力,体温正常与发烧之间的空隙时间里,她会卯足劲儿和你嬉戏一番,发烧后又蔫儿了。

        我不停的给她测体温,物理降温,按时给药。以至于她现在看到她的水瓶,就抿着嘴头往后仰,避之不及。无奈,只好将药兑到奶粉里面。

        两天几乎不眠不休的日子终于过去,她渐渐褪去了病态,恢复了往日的美好。睡得安然并是最大的慰藉,于是,简单的平安喜乐便好。我从小身体就差,想必那些年折腾父母的日子,也是同样让他们觉得艰辛与苦恼!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