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草微风岸11

十一、弱水三千

一大早这个班就不平静。

洛希文是这个班里每天到得最早的同学。

他发现不断地有人往这间教室里跑,而且大部分是女生,目标都是扶晨的桌子,跑进来扔下东西就跑出去了……课前五分钟的时候,扶晨的桌子上已经没有一寸裸露的地方了。

占据这块地盘的东西很多,主要是花,一束一束一捧一捧五颜六色的花,其次是礼品,包装精美大大小小小长长短短的礼品,最多的是贺卡,立体的平面的印花的绣花的贺卡……

偏偏扶晨这一天还到得挺迟,所以他走进教室的时候,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的桌子。

扶晨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一个大的黑色塑料袋,撑开放在脚边,然后开始整理桌上的东西:先把贺卡一张一张叠好放进去,再把礼品一个一个扔进去,最后把花一束一束捧进去。

他的动作很轻,举手投足有条不紊,但是又很快,几分钟之内就把东西归置完毕,然后他掏出一个橡皮筋把黑色的塑料袋扎紧,塞进自己的桌子底下。

全班人都看呆了。

“扶晨!收到这么多情书吗?”洛希文终于忍不住问道。

“没有啊!”扶晨淡淡地说,“就是一些原班级的同学送的小礼物而已!”

“得了吧!”洛希文撇了撇嘴说,“谁不知道你刚来一个月不到,哪就那么深情厚谊依依不舍了?我可看到了,全是女生送的。”

“莫要取笑!”扶晨扶了扶眼镜,一副老实木讷的样子。

“切!”洛希文一边开始准备上课用的东西,一边说,“貌似忠良!”

李岸全程皱眉,上官慕容连头也没有抬。

放学的时候扶晨是拎着这个大塑料袋走出校门的,倒也没有多招摇过世。

“难怪他责怪我扔他的花。”上官慕容说,“原来他自己是这样处理别人的花的,的确比扔垃圾桶更温和,但是谁会没事就往自己书包里放一个这么大的黑塑料袋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唐婉凑到她耳边说,“我可听说了,人家扶晨的书包里有一个格子是专门放黑色塑料袋的,各种规格的都有,东西多就用大的,少就用小的……”

“不会吧!”上官慕容觉得不可思议,“难不成天天有人给他送东西?”

“对哒!”唐婉悄悄地说,“听说他从转进来开始,就不断地有人给他递情书,送礼物,送花……”

“他也回赠么?”

“怎么可能?”

“那别人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上官慕容撇了撇嘴,“能天天傻乎乎单相思的毕竟不多吧?”

“你太小看这些小姑娘的想象能力了!”唐婉说,“他们已经脑补出扶晨每天如何温柔地收好自己的情书,回到家又如何认真阅读的场面了……”

“疯了吧?”上官慕容瞪大了眼睛。

扶晨走出校门就看见了自家的车子停在门口,司机正站在车旁向他招手,他只好快步拉开车门坐进去。

“田伯伯,不是说了我会坐公交回去吗?”他不满地说。

“我正好办完事路过这里,想到你正好快放学了,索性就等等看!”司机老田一边笑嘻嘻地解释,一边在心里叫苦:老爷子让他每天接孩子,孩子每天就想坐公交车,两头都不能得罪,这差事真是难做。

扶晨低下头把袋子里的花捧出来,把里面的卡片抽出来,然后把花归置到旁边的座位上,说:“这些花等下你带回去吧!”

“哎!”老田笑道,“是不是又有女生给你送花啦?”

“没有……”

“莫要不好意思啦!”老田说,“咱老田也是过来人呢!”

“老司机?”扶晨也笑了起来。

“袋子里的东西怎么办?”老田问。

“你处理!”

“要我说,”老田建议道,“你好歹把礼物带回去拆一拆,也不枉人家费心思给你挑!”

“不行啊!”扶晨伸出拇指和食指扶了扶眼镜,“我现在不能分心!”

“你至少看一下是谁送的吧!”

“看了……”扶晨说,“反而不好。”

“那你为什么要收?”老田问。

“一来,不收太伤人;二来,一个一个送回去也太麻烦。”扶晨说,“就让他们以为我收了好了,我一直不回应,他们总会知难而退的吧!”

老田不再说话,这个孩子他是看着长大的,有点顽皮,但人不坏,虽然他觉得这样处理别人的礼物不好,但站在孩子的角度来看,似乎也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I�G�v���9���/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