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方文山”

误入笼中的麻雀  无福消受饭来张口的喜悦

太阳走过了地球的几分之几   是否有疲倦

在只有一扇打不开窗的小屋里   剩我  与苍

蝇的对话   像个傻瓜  

拿起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   打算膜拜下   看

看大师到底有几把刷

可爱的文字   就像牛奶巧克力  甜而不腻

美的不像他

空洞洞的白帜灯   眼睛迸出火花   似是在用

意念挣扎

我手中的   巧乐滋    已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