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系女友

袁舫拿余光瞥一眼右手边的姑娘,对方两只眼睛恨不得粘到手机屏上,那屏上粉的紫色朦朦胧胧看不真切,画面绮丽得袁少想暴走。

诸位少年放宽心,画面是正经画面,只是旁观的人心里不是滋味而已。半个月前林月还不是这样的。

袁少酸溜溜地问“林月,你看的这什么?”姑娘往他脸边凑了凑“动漫,治愈系的。呐,这个小兔几是…”后面说的啥袁舫一个标点符号都没听进去,治…治什么系?

讲真,林月没痴迷这只治愈系兔子之前,她绝对会把手关节掰得砰砰作响,然后说上一句“哦,老娘就是治愈系的,专治各种不服。”而如今,狗子,你变了。

“对了,早上填问卷,最喜欢的那个你选的谁?”袁舫一边看路,一边拉住林月,免得她一个不留神撞到树上去。“你啊。”“不是,是最喜欢的带教。”“嗯,李嬷嬷,她上次还夸我实验报告写得不错来着。”

林月就是这样的人,谁对她友好她喜欢谁。袁舫想了想“那要是李嬷嬷最喜欢的学生一栏里没写你,不是很打脸?”林月抬头白了左手边的人一眼“我是她课代表哎,她不写我,难道写你么?”耳机的插线碰巧滑出插孔,动漫里的兔子傲娇地哼唧了一声,此情正应此景。

“老袁,你媳妇挺招人稀罕的,哎哎,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杜老和齐娘娘都选的她。李嬷嬷?我翻一下,哦,她选的陈也。”舍友是班长,他从游戏里退出来,点开桌面上一个表格,核对好后告诉袁舫。

说者无心,听者一咯噔,袁舫想了想,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些个想要搞事情的人。比如,陈也他妹。

林月的大脸蛋一整天阴云密布,周遭气压低的可怕,袁舫第十一次恼陈也他妹多嘴,又绞尽脑汁去逗小女友开心。或许有人会说林月矫情,但袁舫知道,她为了得到李嬷嬷的认同,付出了多少努力,每堂课每场讲座均出席,每次作业交得最勤最走心,包括单纯跑个腿都当军令一样贯彻落实。

袁舫拿胳膊肘顶了下林月“那个什么治愈系的小兔几,今天更新了,看不看?”边说着,脑袋已经凑了过去。姑娘的眼眶此时红的跟兔子一样,却立马答应“看~等下,我去拿爆米花。”

她这种性子的,小情绪通常持续不了多久,以往吵架也是,袁舫问她,她理所应当地答道,我妈说了,问题不过夜。

果然,第二天她就自愈了,再见到李嬷嬷也同往常没什么区别,没有自怜自艾,也没有自暴自弃。帮跑腿的时候递材料给齐娘娘,这位比李嬷嬷还要严苛的长辈难得冲她笑了笑,接过去的手劲儿也轻轻柔柔的,林月多少有点受宠若惊。

“齐娘娘那么难攻略都叫你拿下了,可以啊!我听杜老说了,你家李嬷嬷看选你的老师多了点,不好太过,况且她教的那门更适合男生学。”袁舫把林月的胡萝卜拣到自己碗里,夸了夸对方,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那是,李嬷嬷怕我骄傲。今晚治愈系小兔几这季收尾,你陪我看不?这儿还有一个胡萝卜,拿走,都拿走”林月睁大眼睛看他,语气是专治各种不服。

袁舫知道,林月绝对算是自愈系的。而于他而言,大部分的烦心事,只要她的笑就可以治愈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