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点点燃的快乐

痛点点燃的快乐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今天是周末,晚上朋友小聚,在家里。潘哥是第一个敲门的人,程弟尾随其后。

我问:哥,今晚我们喝白的吧!哥说:你看着办!我问程弟:喝什么?弟说:都可以!我开始纠结了,到底喝白的?红的?还是黄的?离开黄色的冒泡的酒已经半个月了,不想再碰它。因为,喝啤酒,湿气重。我心里想,喝白的吧!念头还没有落地,大哥进门了。接着,辉哥和吴哥也到了。一场关于喝什么酒的讨论开了今晚小聚的幕。

“今晚就搞黄的!”大哥说。

“尿酸高啊,搞白的!”辉哥毫不犹豫回应。

“痛呀!我的脚踝还胀痛呢!”

“鸟毛,喝白酒,我第二天早上就痛,自从喝了啤酒,现在都不痛了!”大哥自信的话语有一点威慑力!

“都这把年纪了,痛是肯定的。但是,要看谁的痛点高?谁的痛点低?”吴哥慢条斯理地说。

讨论的热闹氛围忽然截止。我为难了,到底拿什么酒出来才合适呢?正为难的时候,又有人敲门。

“谁呀?还有谁呀?”大哥问。

“没有人了,今晚就这些兄弟了!”

我起身去开门。啊,送啤酒的商店老板站在门外。大家不再言语了。默默地打开啤酒,每个人前面摆一瓶。先吃菜,然后开始碰杯,酒过三巡,热闹的氛围又浓烈了,像白酒一样浓烈。之后的互敬互爱渐入佳境。几兄弟有一点恍惚的时候,有人说:都喝了三瓶了,怎么还不到尿点呢?

吴哥说:都这把年纪了,喝啤酒不尿,那就牛逼了!说完,他先去了厕所。

“尿点,也是有高有低的!”潘哥笑哈哈。大家都笑崩了。

此时,已是开饭后两小时了。大哥建议玩牌,于是换到小桌,先玩水鱼,后玩十点半。水鱼和十点半都是南方新兴的扑克牌的新玩法。之后就记不清了,估计是我的醉点到了。从痛点开始弥漫的小聚会,尿点不断,笑点在屋里徘徊。也是久违的小开心了。

其实,想说的是,我被戳到痛点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