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既有涯,你我共度一程也好

时间既有涯,你我共度一程也好_第1张图片
写在第三年

转眼间已是2016年的8月底,你离开后的第三个8月。

说实话每一年都挺害怕8月初,那几天总会想到你,想起之前一起相处的种种时光,想着想着总觉着这只是一场梦。梦外你依然在这世上的某一个角落,只是丢了所有你认识的人,总么找也找不到。

第一个8月的时候,写了一篇长文,凌乱毫无逻辑,日记本都被哭皱了,转到空间敲键盘的时候,眼泪也打湿了键盘。第二个8月的时候,提笔又放下,一个字也没有写,只是在那天晚上,望着窗外哭了许久。

转眼间第三个8月到了,那天整个人思维都有些乱,我觉得我应该要写点什么,哪怕一句话。但是并没有,我一个字也没有写出来。不知道怎么的,脑袋中总会回想起那些场景,以及那些年对你说的那些好听的又或者难听的话。

我总想着,如果一切都没发生的话,你也许已经和师傅一样步入婚姻,有美丽贤惠的她、可爱的孩子,一个温馨的家。我曾不止一次的想象过这样的场景,然后无声的哭泣流泪到心疼。

可我又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我的想象罢了,事实上你永远停留在了22岁,停留在了那个夏天的那天。

而我现在已经不愿意去回忆、去想那天的场景了,尽管那是盛夏但于我来说却如同寒冬。我记得那天所有的心情,也记得那天留下的眼泪,却唯独不记得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

高中二年同学,而后几年好友,你有些怪诞、有些固执也有些博学。喜欢历史、喜欢道家。你跟我说着《小窗幽记 围炉夜话 菜根谭》,说着历史,说着柏拉图。

你说你喜欢的是柏拉图式的爱情,更看重的是精神的交流。你总说要多看点书,要多学习,要保持本心,笨点傻点没关心,坚持做自己就好。

我们最后一次联系是当年的端午,你给我发着端午节祝福的短信,我很开心的回了你,说着暑假见,要请你吃饭吃地锅鸡。可是谁又能想到那是最后一次联系呢,一转身,竟是再也不见。

而现在,一眨眼,三年的时光业已匆匆而过,我也只是偶然会想起你,想起你这个朋友。时间很长但又很短,缘分很深但又很浅,我们总是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和不同的人擦肩而过,和不同的人成为朋友,和不同的人缘深又缘浅着。

于我而言,何其幸运与你相识,何其幸运与你相熟,又何其幸运能成为彼此的朋友。时间说长又长,说短又短,能够成为彼此的朋友走过一程,也是一种幸运。

遗憾的是这幸运我却从未对你说起。

后记:说着要留下和你的所有短信记录,却在某次不小心删除了所有,哭的像个泪人。QQ的聊天记录也没有了,你的灰色头像还静静的躺在我的好友列表,却永远不会再亮起。QQ邮箱还有你的两封邮件。

第一封是这个:不要太想相信许诺  许诺是时间结出的松果  松果固然美妙  谁又能保重不会被季节打落  机会靠自己争取  命运靠自己把握  生命是自己的画板  为何要他人着色。

突然翻到这篇文,过年了,又到了聚会的时刻,却依然有些怕,怕遇到我们都熟悉的人,怕大家说起你,三年多的时光已过,我们都变了却也没变,而这些你却不会知道,不会知道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