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与自己的比武

从三月份半封闭,到五月份选手确定,再到七月份普考,脱产了小半年,只为能在这一天半的考试中脱颖而出。孙大夫说我焦虑症,我看多少有一些吧。发请柬的时候竟然意外的担心大家会不会看错日子啊,于是一遍遍的重复,是下个月哦,下个月。
在这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我想我会怀念这一年。培训的老师说,你媳妇真是性格好,遇上南方的姑娘,你这婚绝对结不成。从开始准备以来,孙大夫一个人选婚纱一个人买礼服一个人订礼仪,一个人打扫新房一个人添置用品,几乎是一个人撑起了我俩的这场婚礼。然而医院又要评三甲,又要评重点学科。忙不完医院的事情,就又要忙婚礼的事情。几次打电话她都说感觉坚持不下去了,似乎就只有她一个人结婚,我只能无助的宽慰,再坚持坚持,就剩几周了。
然而在距离原定日子只剩两周的时候,比武的日子成了未知数。
头一次推迟到十月份的比武,就让我赶上了。日子没出来的那段时间,焦虑的不得了。一头是努力了大半年的比武,一头是一辈子一次的婚礼。那些天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要搞迷信,搞信仰。面对未知的一切,我们完全无力可为。迷信,最起码能给心里上稍有安慰。那时候总会冒出两个非常纠结的人格,一个说,我之前做了那么多好事了,上天不会亏待我的。另一个说,亏你还是个唯物主义者,这想法你都能有。
上天果然没有亏待我。不但时间正好没有拖到婚礼,最终我居然还拿了个人第二名。
理论考试的时候根本没想着拿名次,甚至对于垫底这种事情都没有太多顾虑。三个人里,另两个人压力比我大的多,我慌什么。理论的两道大题草稿都没打,直接卷子上演算。写到一半发现错了,又大篇幅的划掉。当冀工打听到我实操可能是第一的时候,我狠狠的拍了下大腿,哎呀,哪如当时好好写写理论卷。
人生没有很多的哪如。今年的封闭我明显泄气不少,完全一种看不进去的状态。感觉什么都会了,但是翻开书,不会的自己又懒得看下去。一向护着我的冀工不止一次的很认真的批评了我。可是我就如一只案板上的死猪,任你水浇刀剐,我自岿然不动。
无视命运反复的提醒,我一意孤行,最终与一鸣惊人的机会擦肩而过。
比武有时也是个围城,每年都有人想进来,进来了又想出去。胜利只属于那些坚守下来的人。比如王师傅,冀工。很大的程度上,它比的不是你的知识储备,而是一种耐力,一种恒心。一种绝不轻言放弃的意志力。每一个行业,有天赋的人有,有能力的人也有,但是站在最顶尖的,一定是那个有毅力的人。只有对自己反复的雕琢,才最终能成为一顶一得大师。米其林大厨一生中做的菜的数量或许比不上门口饭店的大师傅。他们终成大厨的原因在于每一道菜都是一个新开始,而大师傅的菜不过是旧菜的重复。所以大师的名号没有属于每天都有新作品的画家,而是属于画了无数颗鸡蛋的达芬奇。
我想,这次比武带给我更多的不是荣誉,而是终于让我对于事业、人生有了新的思考。我虽然喜欢学习,但更多的是喜欢学习新生事物。又凭着些许天赋些许小聪明,得以在每一个领域都能小有成就。这些小虚荣掩盖了我其实并不能在一个专业内进行更深的钻研的本质。那些枯燥乏味的重复,其实才酝酿着更大的机会。
仅此。
前半段写于比武前一周。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