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集

        回家小住了几天,每天都沉浸在暖暖的爱意中,爹和娘每天都在问,今天想吃什么,搞得我像一个常年不回家的游子一样, 但心中那满满的爱是无法表达的。

        今天是我们镇上赶集的日子,五天一集,人们都会在这天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去赶集。镇上离我们家有几里地,一大早,平时不爱赶集的爹把他的电动三轮推出来,里里外外擦了一遍,还在车斗里放上了座位。我在心里偷笑:平时不多话的人,对我娘还蛮细心的!娘还在屋里梳洗打扮着,赶集还这么隆重,这两人像去谈恋爱一样,心中一乐。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市的林起,渐渐失去了对赶集的热情。“我要和姥姥一起去赶集!”儿子欢呼雀跃。“我开车送你们去吧,快去快回。天太热了!”“今天不开车,我拉着你们去。”爹说。记得刚买车那会儿,每次回家,爹都要坐坐,今天是怎么了?原来一大早的准备是为我呀!我心中一热。

      我们坐上了爹的电动三轮,儿子没有赶过集,很兴奋,就像飞出笼子的小鸟,不停的问这问那。娘对他说:“你妈小时可爱赶集了,不让去就哭,每次都走十几里地,也不嫌累。”娘和儿子说着我小时的赶集的事,娘的话勾起了我的回忆,的确,我原来是非常喜欢赶集的,那种喜欢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曾几何时把这种美好的感觉给丢了。

        一路上,爹和娘不断的和路人打招呼,“闺女回来了,陪着你们去赶集呀!”“有闺女真好,细心。”……“是呀,我们家闺女每周都回来…………”,儿子说姥爷骑车带来的风比我们家的空调还要好,儿子还说姥爷骑车的车技比妈妈开车的技术好,还说姥爷家路两边的树比我们那儿的要站得整齐,还说姥爷家的天空比我们那儿高,比我们那儿蓝,还说……我突然间听不见儿子的说话声了,只看见爹和娘脸上的笑容,那种笑是发自心的,那种笑就像电视里的特写一样深深的定格在我的脑海中。我突然明白爹不让我开车,而要自己骑车了,我的眼睛有点湿。

      其实美好的东西是永远不会忘记的,一旦给了它生长的环境,就会迅速繁殖起来。儿时的记忆还停留在那里,那时的赶集我们都是步行,在蓝天白云下,几个大人在后面说说笑笑,几个孩子在前面追逐打闹,飞来飞去的鸟儿也不时的来凑热闹,那时我们心里只装着欢乐。现在想来,集市上琳琅满目的商品让我眼花缭乱,来来往往的人群,各种各样的叫卖声让我好奇,留恋春天集市上一角钱的棉花糖,渴望夏天集市上两角钱的雪糕,现在两元钱的雪糕也没有它的味道。秋收时努力帮大人干活,盼望得到一串让人垂涎三尺的糖葫芦,好好学习,过年考试得到好成绩,就可以在冬天在集市上挑选自己喜欢的花衣服和各种好看的扎头绳。那时的我对集市上的一切就像来自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美好的,令人神往的。

      “我们去赶集了!”儿子的一声喊把我从儿时的记忆中拉回来,“我们先去买粽子,这是她小时候最爱吃的。”爹对娘说。我爱吃粽子吗?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们就来到的粽摊前,娘给我一个,“快吃吧,还热乎呢!”“这么多人,怎么吃,回家再吃”。“现在都是老的想着孩子爱吃的,小的都想不着老的啦 ”卖粽子的老人开玩笑说。我的脸红了。

        我们从集市的东头逛到西头,又从南头走到北头,我紧紧的跟在他们的后面,爹和娘在每一个摊位前都会问我和儿子愿不愿意吃,他们看过的,想买的,嫌贵的,我都一一买了下来,他们跟在我后面,一边埋怨我乱花钱,一边向熟人说这是我闺女买的,虽然这些东西值不了多少钱,但是他们的那种满足,那种自豪全写在他们脸上。

      我们满载而归,一路上娘还在喋喋不休,你看你今天花了这么多钱,我和你爹老了,吃不了么多的。现在的生活真好,小时候领你们来,想吃这个不行,想要那个太贵,你看现在孩子,想啥有啥。言语中流露内疚,那时我们都这样呀,我连忙说。

        看着父母的日渐苍老的脸,现在我们还能陪他们赶集,听他们唠叨,就像歌中唱的那样,常回家看看,突然之间感到陪他们是我的一种幸福,为什么不让这幸福再久远一些呢?

      “赶集真好,周末遇上集,我再回来陪你们去,坐爹的小三轮还真不错!”“我也要来赶集,我还没赶够呢!”儿子举双手赞成。爹笑了,娘笑了,我也笑了。

赶集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