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人

  上海女人的观念,可以说新旧杂陈,在传统和现代之间,她们是各取所需,为我所用;其典型表现,则是对男人的不满意。

  上海女人仍保有传统精华,但绝不是什么三从四德,这些老规矩不要说遵从,压根就不会有人想起,不信你在上海马路上截一个女人试试,怕是没人能说得周全。这些古董早为她们唾弃,不少人在大家庭里已取得婆婆地位,将真婆婆弄成了小媳妇。说传统也不专指操持家务教育子女,这不成其为上海特色,其他地方女人也没有放弃,再说上海女人也不好意思独承此项荣誉,上海约半数家庭的半数家务由男人承担,这一估计无论如何不会过高。不过,要特别说上海女人不辛苦贪图享受,那也不是良心话。

  上海女人的现代观念,当然也不是仅指时尚,在这方面她们走在前列,却说不上前卫,新世纪初,石门一路新辟一家海外入驻时装店,钢铁支架,服装一体黑白银全冷色调,老步观察多日,却少有人光顾。

  抽象的说不清楚,还是讲一些见闻吧。

  一位大学女同学,毕业后没有什么来往,最近偶然遇见,看上去有点不像了,往日的清纯女学生模样一点都没有留下。先还以为沉没在家里操持家务,可她说家里雇有保姆和钟点工,看其鲜衣亮鞋也不像做多少家务的。富态富足的懒洋洋里也有不满,先生太忙而自己太闲,似乎她的闲是由先生的忙所造成。先生神通广大,是一家要害部门办公室主任,许多难办的事,现在在她都是举手之劳的了。不知怎么就提到书,她随口说,自打成家之后还从没认真看过一本书。她这么说不是得意,但也不是不得意。

  一日,老朋友过生日请饭,见他脸黄刮瘦的,问了几句生意后就劝他注意身体。朋友叹气说外面太忙生意难做,不料他妻子在一旁点评:成天瞎忙,又没有效率!妻子比朋友小好多岁,刚进门时一副小鸟依人样,想不到,多时不见竟出落得如此干练。一阵忙乱后酒菜摆下,大家围桌喝酒吃饭。朋友是生意人,不尚清谈话题也就有限,可这位妻子却是懂得不少,无论谁说话说什么话题,她都能插进,并常常要扯到自己男人身上,总之是对朋友不满意。她饭吃完,我以为她要去哄孩子,这样我和朋友可以说点男人的话,想不到她取了杯饮料返身又坐下陪我们喝酒。朋友有点不自在,接下来的话自然谈不顺畅,不知怎么说起朋友是经理,还要洗衣做饭带孩子上学,哪知她描得漆黑的眉毛一拧,鄙夷地撇撇嘴:他这是什么经理,弄来弄去几十个民工!我从饭桌上望过去,正哄孩子的婆婆像是要往后倒去。小声问朋友妻子是干什么的,朋友告一家酒楼开票的。难怪她口气这么大,每日迎送大老板,带领民工修房子的丈夫自然不在话下。尽管朋友每月数千拿回家开销,晚上出外应酬也要先赶回家做完饭才去,可仍然不讨好,我有点为朋友抱屈。顺便说一句,这位妻子很有点姿色。

  老步楼下住一位出租司机,他的日子那真叫难过,几乎每天要受妻子的牢骚、斥责乃至辱骂。这个女人可说是用嗓子治家,每当发难,尖利的嗓音响彻整个楼道,所有住家一起聆听她的说教。起因可以是任何事,但最终总落脚在男人头上,比如:我这辈子作孽,会跟你这样的男人。你看看人家,你算什么男人!要不是看在小孩面上……她目前下岗在家精神特好,这种数落成了她每日必练的功课,一二小时下来也不显累。司机人老实,平时从不高声说话,每在这种时候就镀出房门,默默站在楼道里抽烟。我真为他担心,开出租一日一晚大翻班,休息不好容易出事故,这个道理这个女人像是全然不懂。有人议论,司机可能有什么把柄抓在老婆手里,我倒宁肯相信司机是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也为了这个女人。我敬重司机这样的男人,默默承担起养家的责任,并持久坚韧地忍受妻子的胡闹。

  打骂老婆的野蛮男人在上海几乎看不见了,眼之所见,耳之所闻,埋怨、责怪乃至辱骂自己男人的上海女人却似乎越来越多。这算什么意思呢?不难猜,她们理直气壮的背后是:男人应该养家活口,应该为老婆孩子出死力干活。

  可养家的责任,即使非上海男人也没有谁打算摆脱呀,更何况上海男人?问题好像是上海女人对男人有更高的期望和更大的期盼,因此就有无数的“应该”,男人应该承担家务,这是现代观念,上海男人做到了;男人应该不比别人差,这就勉为其难了;男人应该让妻子满意,这点看似简单,可关键在妻子要愿意满意呀。而上海女人太不容易满意或者说太容易不满意了。邻居家新置了大彩电。她不满意;同事家新搬了大房子,更不满意;男人好不容易弄到了奖金全数交出,她鼻子哼哼,别人年底分好多万呢;丈夫升官总该高兴了,可她将委任状揉来搓去,怎么弄来弄去都是副官?对了,她们最常使用的武器,就是男人的承诺。

  许多蠢男人啊,这时才算知道女人的厉害了。当初头脑发昏时的赌咒发誓,现在全被制成枪弹打向自己的要害。当初彼方的引而不发,此方夸张的即兴表演,悄无声息间主动权已转移并被彼方牢牢攥在手心里。我不少次看到这样的场面,女人一五一十举出确凿实例,什么地点什么时候说过什么、又答应过什么,弄得傻男人瞠目结舌说不出一句话。说她们当初就在算计日后的索取,不像是真的,可她们就有这么好的记性。她忘不了,你就赖不掉。

  常说上海人精明,其实精明的是上海女人。她们知道行市上的分寸、等级和次序,男人不用想糊弄她们,否则只会弄巧成拙。她们讲究实际,目光尖利,于是也就特别爱挑剔和能挑剔,无论男人怎样努力,她们仍会找出需要再努力之处。一位当教授的朋友,日日辛苦写稿,成绩非凡,眼看着他用一本本书为家里慢慢换来了一件件家具和一个个电器。我和他开玩笑兼替他向妻子邀功,稿费混到十万了吧?朋友自得的笑容尚未在脸上绽开,妻子就在一旁冷笑,哪里有!急得朋友涨红脸,像没撒谎的小孩子被人冤枉似地辩白,怎么没有怎么没有?这本书多少那本书又是多少多少。妻子又换了一付口气,好啦好啦,我给你算过是多少多少,急什么,又没有发大财?原来她一切了然于心,只冷眼看你如何表现。

  我常猜想,聪明如上海女人,应该不会不懂得张弛之道吧,她们的不满和挑剔,或许只是一种驭夫之道?之所以要教训再三鞭策不已,是不愿让男人太得意了以致玩忽职守,要使他们时刻警觉,尚未成功仍须努力。可是否太过分了?因为期盼太过,急于求成,因此而太放任自己不放任男人,驱使男人不停地努力再努力……可要知道,如果把握不当,是会弄出事故的。

  去年,我一位儿时伙伴不幸遇车祸身亡,我去其家哀悼及慰问。未亡人有气无力地介绍了丈夫的惨死过程,当说到赔偿善后时,她却精神一变,滔滔不绝地大谈她思虑好的与丈夫单位吵闹的步骤、准备达到的目的。我有些吃惊,不曾想她在大伤心之余还能保持如此明晰的思路。追悼会期间,我见同伴徒弟不理睬未亡人,拉其到一边询问原因,这位戆直徒弟愤慨地说:师傅是被老婆害死的。他告诉我,师傅收入不少,可老婆还是经常与他闹,弄得他身上零用钱都没有,周末常给别人去打临工。车祸就是在晚上打工回家时出的事。我听后有点伤心,为伙伴的死后也为他的生前。

  事例是极端的,事故也是偶然的,不偶然的是,在上海你就能经常遇见这样的女人,她们做出的有些事真令人难以启齿。情急之中,我常忍不住暗自希望这些当事者能无赖一点泼皮一点,话到嘴边为何不说呢?跟着你这样的男人倒霉?那很简单,走就是了!可上海男人就是不说。

  他们不会说不愿说,更想不起说,他们顾全家庭,爱护孩子,更爱惜自己的女人,有时爱惜到使人不忍的地步。一位在外打洋工的朋友,万里迢迢从欧洲赶回,哥哥写信告密留守妻子有外遇。你如果以为他回来要上演武松活剧,那就大错,他是担心孤独的妻子在家里受气,他赶回家是为安慰妻子兼作家庭调解的。紧张地过了一星期,结果是──他和母亲大吵一场,让妻子亲亲热热送到机场,登机西去。外遇不外遇不重要,只要孩子和家庭稳定,他愿意委曲求全不计较。这还不稀奇,稀奇的是他还私下向朋友夸口,自己的妻子如何美妙,否则怎会有许多男人追求,怎能有外遇?这样的气魄、这样的现代观念,怕任其他地方的男子都没学到吧?不由你不佩服。

  在其他地方男人的眼里,男子汉大丈夫数不到上海男人,上海男人对此也无所谓,不计较。计较的倒是上海女人,她们不服气了,硬是要扶正上海男人做男子汉。譬如,男人们刚想懈怠一下,冲口一句就堵得你接不上气:你还像个男人吗?在女人眼里连这一点都有疑问,是男人谁还敢不赶紧努力呢!为了要像男人,你给她买皮大衣,不敢忘了给她生日送花,家里的水龙头坏了要会修,孩子的功课她也让给你,以便你更像个男人。可得记住,这还只是像,还谈不上是真正的男人。

  至于女人像不像女人,那不是你过问的。不用男人操心,上海女人对自己角色的掌握进退有序,在外是女士优先,在家里是女士优先加妻子至上。她的权利和义务,甭管是哪里学来的,她知道的一清二楚。“每一个成功男人背后总有一个好女人”,功成名就男人这类宽大为怀的说词,她谦虚地笑眯眯欣赏。但你不要做梦,以为用这种空话能蒙住她们,不信你试试,如果中途离异,她毫不迟疑地就会提出,家里的财产她要哪一半,还有子女的教育费、瞻养费,她不提青春损失费,你就算捡大便宜了。当然,这还要是她们的主动和情愿,如若不然,男人最好趁早收起这份心思,不然必得做好脱一层皮、耗二十年准备。陈世美不陈世美的,上海女人不屑于提,可她却有秦香莲的决心和意志,那是决不含糊的。上海许多男人只有在狼狈逃串出国后才敢提出离异,她们的威风所及你就可领教一二了。

  话说到这里,上海女人的传统和现代应该有点数了吧。

  一方面是男人应该,一方面是妻子至上,她们左右逢源而两面沾光。从传统和现代,她们各取所需,铸成一把锋利的两刃剑作大旗呼啦啦挥舞,男人只能望风而逃了。当然,她们不会驱赶太远,她们慈悲为怀,她们还等着男人洗衣服呢!上海女人顾家,也会拾掇家安置家,看重家庭的温馨和完满,所以,她们不会放男人跑得太远,一时跑远了,风筝的线头总扯在手心不放。上海这块土地上,演不出奇情狂恋的现代传奇,可上海适于女性生存,所以她们少有向外发展的动力和兴趣,即使下海南、下深圳有上海男人,有所有地方的女人,却不会有上海女人。她们稳坐家中稳操胜券,反正有男人冲锋陷阵。新潮女权运动,她们只要一半。她们记得,西方哲人不早有言在先,所有男人的努力追究到最后,钱都是为女人赚的。

  那就赚吧,上海男人不会骑马打猎也不能饮酒斗升,他们不欣赏新派电影拈一肚子假胸毛的阳刚之气,也不刻意显示男子汉气势,可他们养家的本领比谁也不差,而且还为老婆洗内裤,为此而受尽北方兄弟的奚落和嘲笑。可令人丧气的是,所有这一切,他们的女人似乎并不领情,对男人的好处基本上视而不见。

  也不绝对。一位准明星级的上海女性,到机场接男朋友,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请他注意身体,结果竟出现了导演们要抓拍的特写场面,其男友为此而感动地热泪盈眶。她告诉我的意思是说明她如何善解人意、具有同情心,懂得男人四处奔波的辛苦,这种同情和理解,对女人来说,是多么不容易啊!我真想为她鼓掌,可我迟疑着最终还是没拍下手去,因为我想起……这位男友是在浙江开银行的。一定要弄到开银行才能理解,那对上海男人来说也太难了吧!

老步补记:

此文写于上世纪1998年,曾在三个杂志刊载过。于今十五年过去了,情况已有很大改观,如果以四十岁为标准,那么,当年上海女人中的绝大多数眼下已在街头广场跳舞了。女人再年轻,总抗不过时光么,意思也就是,上文所说的这些女人,现时已不足以代表上海女人了。今天的上海女人如何?老步不知道,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继续。

2013/12/27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