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味道(原创015)

原创《家的味道》发表在《今日睢宁》数字报20160108

    飘雪的天气很冷,下班后我经过菜市场,看到有卖粘豆包的摊位,冻结的粘豆包晶莹剔透,像艺术品一样排列着。五元一斤,有点贵,犹豫了几秒,还是放弃。

  小区门口也有人在卖粘豆包,散装的,随顾客挑拣,五元一斤半,价格便宜,挑几个买下来。

  忽然有些想念母亲,每年冬天母亲都会做许多粘豆包,用苏子叶包好,叫人稍给我。她做的粘豆包大,豆沙馅多,很甜。因为有母亲送的粘豆包,冬天的晚餐都会变得简单。蒸锅里熬粥,上面热豆包,就吃得很香。

  家的味道其实就是母亲做饭的味道。今年母亲去妹妹家居住,离我千里之外,一年只见了两回。乡下的房子也寂寞,父母不在家,我很少回去照看房子。

  从小我就是一个喜欢说话的孩子,尤其在母亲面前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母亲认同我说话的观点时有句口头语“就是哩,”从不改变。她没有多少文化,但语言丰富,闲话家常也唠得让人爱听。

  母亲喜欢养花,印象中只有两种。一种是繁育多盆的芦荟,一种是白菊花。她认为这两种花有药用价值,值得精心培育。也因为养花,她结交了不少同样爱花的朋友,我每次回家,都有她的老姐妹来窜门聊天。

  近年母亲喜欢买衣服,都是集上便宜的东西。我带她去城里买衣服,她也只认准能讲价的,别的地方,她仅逛逛,拒绝购买。

  我们一起外出时,她抢着付钱,我会很严肃地对她说:“老妈,你怎么没有老人样啊?子女大了,给你花钱天经地义,你得学会心安理得地享受孝顺你的待遇。”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母亲生活仔细,喜欢攒钱,对于没有工资的她来说,攒钱能给自己安全感。她尽可能不对我们提要求,凡事尽量自己解决,用她自己的话说不给我们添麻烦。

  她年轻时太过劳累健康透支厉害,晚年多种疾病缠身。一入冬,母亲手腕上,膝盖上、腰间、脖子上都要贴疗效不同的膏药。

  在母亲眼中,我是她需要呵护的孩子。每次回家,母亲都要亲自下厨,不让我帮忙,只要我在厨房陪她说话就可以。总有这样的场景:六十岁的母亲在蒸汽氤氲的厨房忙碌,成年的女儿在厨房门口滔滔不绝地和母亲聊天,母亲脸上的笑意绽放成一朵花。如此呵护源于她认为女儿在娘家一定要享福,因为在婆家干活多很吃苦。其实现在社会有几个女子真的很吃苦呢?

  父母所在的乡下没有什么亲戚。他们老了,总有一天会担不动水,打不动柴禾,患病时,希望有人照顾。接他们到我身边,他们不该推辞,也不允许他们推辞。

  真的很想念他们给予我的家的味道。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