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

                                            品味

  二0一九年十月二日,赵伟与朱亭的婚礼在维多利亚荘园隆重举行。

  鲁明正应邀参加了老友赵帆儿子赵伟的婚礼 。

  现代社会高度市场化、信息化,任何事都有专业公司专业人员为您操办,只要有钱可赚。婴儿出生有推销尿不湿的、学龄前儿童有安排学前教育的、学生放寒暑假有各种辅导班等着你⋯当你最后离开这个世界,一条龙服务正向你招手呢,而且所有这一切都无须你操心,一旦事情发生,对应的专业公司的人员就会来到你的面前为您服务。

  婚礼一切按部就班,一对新人在局外人看来似傀儡木偶,在婚庆公司司仪的主持下,一招一式都在套路的指引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少了一些原始的、自然的生活状态,有的只是矫柔造作。

  鲁明正与赵帆原是一个工厂的同事。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经济转型,开启了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伟大过程,商品经济的大潮冲击着传统的经营模式,各种廉价山寨的商品充拆着市场,挤跨了躺在计划经济模式上继续运转的许多工厂。不幸的是他们所在的工厂不思转型,不了解市场还是以原先的模式继续生产产品,随着原材料的提价,工人工资的涨薪,工厂经营很快就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他们俩人都办了协解,各自自谋出路。赵帆头脑活络,离开了工厂去商务中心经商。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俩人虽说时而有联系,但毕竟为了各自的家庭生存,在不同的谋生道路上度着时光,反而是这几年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兴起,俩人在微信上经常看到各自的信息,也大致了解了各自的生活轨迹。

  起先赵帆在商务中心为老板打工,推销各种家用电器,时间一长曾经想过自己当老板,无奈资金、进货渠道,人际关系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做了二三年后,由于胡吃海喝,身体提抗议了,严重糖尿病,高血压在家休养了二年。钱没赚多少,一场病把老本倒贴上去还不够,老婆也是一个单位的,同样办了协解在一家超市工作,没多少收入,没办法,为了生计只能再出去工作,为一工地老板收发施工材料,其后做过保安、门房……一眨眼,儿子长大了,二0一五年,趁着儿子还在上大学,符合上海市申请经适房政策,在宝山区购买了一套二居室的经适房,需要五六十万钱款,亲戚朋友之间凑了些钱,还是不够,一狠心与原单位作了买断,得了十七万总算是解决了问题。儿子赵伟还算争气,工作了,自己贷款买了辆比亚迪油电混合车,工作之余加入“嘀嘀”打车平台,赚些外快,让赵帆想不到的是儿子这么早就结婚了,女方是嘉定新城的。

  “赵兄,好福气。你也算苦尽甘来,对得起儿子了。今后的路得靠他们自己了。”鲁明正不无感慨的说。

  “鲁兄,谢谢你不嫌弃我,给了我这么大的帮助。你有所不知,说起儿子这桩婚事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赵帆喝了一口酒,忿忿的说着。

  “赵兄,今天是贵公子大喜的日子,什么都不要说了,来来,我敬你酒。”鲁明正举起酒杯与赵帆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酒宴大厅巨幅屏幕上一幅幅的映放着新人的婚纱照,拌奏着喜庆的乐曲,新郎新娘正在逐桌敬酒。

  新婚夫妇来到他们这一桌,父亲赵帆为儿子儿媳介绍桌上的各位来宾。

  “你就是鲁叔,我爸经常提起你,谢谢你对我爸的照顾。我敬你三杯。”赵伟不由分说,请伴郎连倒了三小杯白酒,一一喝了下去。

  “还算懂事,”瞧着儿子去旁桌敬酒,赵帆继续说:“他要不好好敬你,看我不揍他。”说完一扬脖子,一小杯白酒又下去了。

  “少喝点,你身体又不好。”鲁明正劝着赵帆。

  “鲁兄,今天你来了我高兴。你说在我困难的时候,谁来帮我?亲戚朋友们都躲得远远的,还不是你伸出了援手,出钱出力帮我度过了难关!”

  “应该的,换了你也会这样做的。”鲁正鸣诚恳地说“你儿子房子装修得还好吧,我也没时间关心,抱歉抱歉。”

  “唉,说起这事实在对不起。当初为了装修,找了几家装璜公司,这龟儿子这不满意那不满意,最后找到了你请来的施工队,拿出的设计图皆大欢喜,施工也要施工了,这家伙又变卦了,说是不装修了,将房子出租,可以赚几个房钱,自己住到女方家里去。你说,这叫什么事。”赵帆一脸的无奈。

  “我听你说过,儿媳妇工作就在自己老家附近,你儿子是照顾媳妇,这不挺好吗。”

  “你说我容易吗?为了买房子,我将自己原单位工龄买断,一切为了他。他到好,虽说女方条件比我们好,但作为一个男人,应当有自己的担当,好好经营自己的家,你平时可以住到女方家里照顾她,但你起码应该有自己的一个窝,如果与女方家人有什么矛盾,你还可以跑回自己的家。再说在别人眼里这不是入赘吗?”

  “赵兄,想多了。他们这一代都是独生子女,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与活法,你已经尽力了,大可好好的修养生息,过好自己的每一天。”

  婚礼的喜庆宴会仍在继续中,只不过渐渐的进入尾声,大厅中交相辉映的灯光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夜空中满天的繁星眨着眼,明天太阳照样升起,生活还得继续。

  鲁明正行走在车水马龙的城市街道上,光怪陆离的灯光闪烁,前方小吃街上,飘逸着南北食物的各种诱人的香味。鲁明正想,人生的经历各不相同,不必强求,就像这小吃街一样,南北食物五味杂陈,不求统一,每个人总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二0一九年十月十一日

                                                                                                          袁志杰于家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