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师 第一章

 闷热难耐,秋老虎肆虐。

  这是“上乐佑尚高中”开学后的第二个月。

  在校长室里,校长陆清宇看着坐在沙发上,戴着金边眼镜,面貌俊秀,年约二十五岁的年轻男子,脸上露出关爱的微笑。

  “书颖,从波士顿飞了十几个小时回来,长途飞行一定很累吧?”

  “不,我不累。”陆书颖淡淡地回道,右手抚摸颈子上的项链。

  陆清宇略带惊异地看了他一眼。

  奇怪,他这个堂弟向来冷静沉着,怎么会突然有了这个紧张的小动作?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善于察言观色的陆清宇十分了解自己的堂弟。

  自小就是天才儿童的书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只有不安的时候,才会下意识地抚摸早逝的母亲留下的银项链。

  “晚上一起用餐吧,我想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提起自己的心肝小宝贝,陆清宇脸上不由得浮现宠溺的微笑。

  “不了,下次吧,我累了。”

  刚刚说不累,怎么现在又说累了?

  看着自相矛盾的堂弟,陆清宇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书颖,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怎么会想辞掉哈佛的研究工作,来一个普通的高中教书呢?”

  “没什么,就是想换个环境,那里压力太大了。”陆书颖又不自觉地抚摸颈上的项链。

  “哦?是吗?”陆清宇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陆书颖面无表情地站起来,“堂哥,我想尽快回宿舍整理行李,明天再聊吧。”

  “知道你的宿舍在哪里吗?我带你去吧。”

  “不用了,我知道路。”

  陆清宇好奇地挑一挑眉,“你又没有去过学生宿舍,怎么会知道路?“

  “我查过地图了。”

  “对了,跟你同宿舍的学生王羽杰个性很强,不太好管,你自己要小心一点.”

  “堂哥,一年没见。你怎么变得像个老头似的,问东问西的,啰嗦死了。”陆书颖不满地皱起眉头。

  “好好,不问不问。那你快回宿舍休息吧,明天一大早还有课呢。”

  “嗯,再见。”

  看着堂弟几乎迫不及待地离开,陆清宇心中的疑惑不禁更深了。

  书颖到底为什么放弃外国名校的研究工作,来“上乐佑尚高中”教书呢?

  还指名一定要跟王羽杰同寝室?

  他们以前就认识吗?

  真是太奇怪了。

  陆书颖,你这个享誉国际的化学天才,心里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站在“1104”的房门口,分不出是紧张还是兴奋,陆书颖心如擂鼓。

  “那个人”……在里面啊?

  伸出微微颤抖的手,他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低调奢华的空间显示出贵族学校的不凡品味。

  名家设计装横,百万视听音响,顶级定制家具。

  陆书颖却看也不看那些昂贵的设施一眼,很快地在房里转了一圈。

  空无一人。

  “那个人不在啊……这样也好啊。”

  嘴里虽说“这样也好”,语气却满是失望。

  卧室里有两张单人床并排着。

  陆书颖走到靠近窗户那张床边,两眼痴痴地盯着白色的枕头。

  “只要一下下就好……一下下……”

  不自觉地吞了下口水。

  陆书颖轻手轻脚地躺了上去。

  “啊……”将脸埋在枕头里,他发出了打从心底用上的一声叹息……

  就是这个气味……

  在梦中纠缠了他整整一年的气味……一点都没有改变……

  忙着交代研究室的工作和打包的陆书颖,已经好几晚没合眼了。

  此刻莫名的安心竟然让他毫无准备、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白色长毛地毯,意大利进口的欧式家具。

  “上乐佑尚高中”的学生会办公室此刻正聚集着一群等着看好戏的“损友”。

  “王羽杰,你死定了。听说你同寝室的可是校长的堂弟。也是我们新的化学老师哦。”

  首先发话的少年身材高大,五官深刻,眉目间透着一股英气,正是学校的运动部部长——宋捷。

  “没错,这次阿杰绝对死定了。我已经打听过了,那个陆书颖可是聪明绝顶的化学天才,智商听说超过两百,个性孤傲自负,对学生向来不假辞色,阿杰跟他住一寝室,绝对被他管得死死的!”接话的少年一脸幸灾乐祸。

  他的身材纤细,戴着金边眼镜,一副优等生模样。正是学校年年得第一的学艺部部长——尹天琪。

  “对对,真是大快人心?”宋捷两眼发光地鼓起掌。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啊?”有着一头及肩黑发和一双勾人电眼的王羽杰,嘴里叼着一根烟,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冷冷瞪了他们一眼。“我王羽杰是什么人?就算是住在同一寝室,也轮不到那个糟老头管!”

  糟老头?

  尹天琪和宋捷对看一眼。

  哈哈,看来王羽杰还不知道他的室友是个年轻貌美的“冰山美人”呢。

  有好戏看了。

  两人不由得贼贼地相视一笑。

  “你们两个今天怎么鬼头鬼脑的?让人看得真不爽。”王羽杰将烟按熄,站了起来,“懒得理你们两只小鬼,我回去休息了。”

  “喂,你骂谁小鬼啊?”宋捷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谁下面比我小,谁就是小鬼。”王羽杰微微地抬起下巴,“不然来比啊。”

  “下流!谁……谁要跟你比那个!”

  宋捷知道大家都说王羽杰是“天赋异禀”。他又不是白痴,才不要“自爆其短”。

  “小处男呢?比不比?”王羽杰看着他们当中年纪最小,也是最最保守的尹天琪坏坏一笑。

  “无聊。男人是看脑子大小,不是看棍子长短。”尹天琪冷冷回了他一句。

  “两个都不比啊?好,自动弃权,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啊。”王羽杰潇洒地挥挥手,“我回去睡一觉,晚上不吃饭了,你们自己去吧,不用等我,再见。”

少年看到一个帅气的男子扑向了他,并且……

  “喂!给我醒醒!”

  春梦戛然而止!

  陆书颖被突然的摇晃吓得睁开了双眼——

  印入眼帘的是一双勾魂摄魄,却隐含怒气的黑色眼眸。

  “不要以为自己长得还不赖,就可以擅自闯进我的寝室。”

  少年的嗓音是迷人的中低音,充满了诱人的磁性,让陆书颖听得如痴如醉,愣愣地望着他。

  王羽杰看对方还是躺在自己床上一动不动,似乎有恃无恐,不由地更加火大。

  他冷冷地开口,“看来你本事不小啊,我们寝室的锁可是重金请人特别设计的,你竟然也闯得进来,不过可惜你打错如意算盘了,我对破坏我的游戏规则,主动投怀送抱的便宜货色,只会倒胃口!”

  便宜货色?

  从小受赞美推崇的天才陆书颖几时受过这种侮辱,他又羞又恼,一把将他狠狠推开,从床上跳了起来!

  “王羽杰!注意你对老师说话的语气和用词!”

  王羽杰闻言一愣。“老师?”

  陆书颖拨了拨头发,在将一旁的眼镜戴上。“没错,我就是你的化学老师,也是你的室友。”

  “什么?你就是那个陆书颖?”

  原来他不是什么糟老头啊,难怪宋捷和天琪的表情这么奇怪。

  可恶,这两个家伙,竟敢害我出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王同学,直呼我的名字是不对的,以后请叫我老师。”

  看到男子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王羽杰不禁翻了翻白眼。

  “你想我怎么叫就怎么叫吧,老——师。”

  少年双手一摊,微微侧头看着他。

  天啊!怎么……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

  陆书颖的心像要融化般地甜蜜,他必须极力克制,才能不让自己扑上去抱住可爱的少年!

  尽管内心澎湃万千,陆书颖表面还是纹丝不动,看不出丝毫情绪。

  “很好,虽然一开始有点小小的误会,但希望以后我们能相处愉快。王同学,以后请多多指教。”陆书颖大方地伸出手,一副不计前嫌的模样。

  “老师太客气了,刚刚明明是我不对,”王羽杰略带歉意的微微一笑,也伸出手握住他。

  天啊!

  仿佛有一股甜蜜的电流从少年手上猛地流窜都他全身——

  陆书颖身子差点一软。

  “没……没关系,老师不会跟你计较的。”

  亏得陆书颖本身的性子就偏冷,所以虽然他浑身虚软,满心陶醉,表面却还是一副淡漠自持、无动于衷的模样。

  “那就谢谢老师的谅解了”

  饶是阅人无数、身经百战的王羽杰也难以察觉眼前看起来一本正经的男子,内心澎湃汹涌的情思。

  他转个身往浴室走去,“老师,右边的衣柜和床都是你的,你随便用吧。我浑身都是臭汗,先去洗个澡。”

  洗澡!?

  陆书颖眼前立刻自动浮现一副景象——

  少年全身赤裸,在水花下抚摸自己优雅健壮的肉体,从头发,颈部,胸部,再一路下向到……

  天啊!我……我真是禽兽!

  陆书颖跌跌撞撞地跑进厨房,猛地喝了一口凉水!

  “呼……呼……冷静,我一定要冷静!这才是第一天啊!”生怕自己露出马脚的陆书颖简直欲哭无泪。

  从小对化学着迷,一味沉浸在研究工作的他,别说女朋友了,连性对象都没有半个。

  不是他找不到,为是压根一点“性”趣都没有。

  他所有的心思可以说都献给变化万千、多姿多彩的化学研究了。

  直到那一天,他的人生才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