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恶海》第1章 从讲故事开始

太平洋海域,时间正值午夜,一艘来自日本的捕鲸船像一盏即将熄灭的烛火一样被狂风巨浪凌虐着,好像随时都会船翻人亡。

睡不着的高桥第三次起来上厕所。船舱中摇晃剧烈,圆口窗外的海面一片漆黑。这是高桥第一次跟父亲出来捕鲸,兴奋异常,尤其今天中午就捕到了一头27吨重的座头鲸。父亲到现在还跟几个船员在甲板上喝酒呢。

反正睡不着,不如上去跟他们再喝几杯吧。这么想着的同时高桥已经来到甲板上了。诶,奇怪,怎么这么安静,父亲他们喝酒总是大声呦呵的啊。难道都喝醉了?高桥心里猜着。如果喝醉了可就得一个一个把他们拖回船舱里,那可是个体力活。

“父、父亲!”找不到人,高桥来到他们喝酒的地方却看不到人,只剩几杯喝到一半的啤酒和微弱的灯光。“父亲!”没有人回应,高桥心里有点毛了,与此同时他发现甲板上似乎有几滩红色的液体,那是——人血!

“这是……这是怎么了啊,父亲!你们在哪儿!父——”喉咙发不出声音,高桥突然看到甲板上有个高大的影子,高大得绝不属于这艘船上的任何人。高桥瞪大双眼,仔细听着身后的动静,心脏跳得快要冲出咽喉。时间过了5秒,10秒,半分钟过去,高桥一动不动,那影子也没有动作。难道是错觉?也许什么都不是,自己看错了。高桥一点点放松下来,然后转身去看背后。

“啊!”高桥发出尖锐的叫声,他看到一个两米多高的怪物,有着像人一样的四肢,全身皮肤褶皱惨白,眼珠子大得像牛一样。

“你、你是……鬼——鬼啊!”高桥吓得转身就跑,但甲板太滑,跑没几下就趴倒在地,再爬起来时,他看到眼前又站着几只白皮怪物。这次他吓得说不出话了,因为眼前这几只怪物,手里正拽着他父亲和几位船员的尸体,其中他的父亲被扯成两半,脑袋已经被啃了好几口,乳白色的脑浆正顺着头皮流到甲板上。



“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吧?”韩雨从对面坐下来,一副赶过来的样子。

“没有,也不是很久,才四个小时嘛。”

“啊?”韩雨惊讶地张大嘴巴。

“哈哈哈哈,开个玩笑。”陆岩自娱自乐地大笑起来,随即让服务生端来冷饮,韩雨之前点过一次的柠檬绿茶。

“呐,时间不多了。无关紧要的客套话我就不说了,咱们直接进入正题吧。”

韩雨刚刚是一路小跑过来,刚喘了口气喝了口茶,鄙夷地看着他,“时间不多,你是要死了还是怎样啊?

“快——快了。”陆岩装结巴道,喝了口冰咖啡,又补充一句,“你信吗?”

韩雨被逗笑了,露出尖尖的虎牙。

故事到这里,需要简单介绍一下两人。韩雨是一间服装店店长,陆岩没有工作,自称小说家,特长讲故事。所谓的“正题”,就是指陆岩跟韩雨讲到最后一章的一个长篇故事。

“好了别笑了啊,严肃一点,万众期待的最终章就要来了。”陆岩神气道。

韩雨本想吐槽他用词不当,鬼影都不见一只哪来的万众,但看了看手表,转念作罢,早点听完回去店里还有事呢。

于是故事开讲了,“最终章,我——我是说故事里的我,我再一次遇见他们……”

陆岩的故事发生在海底,讲的是主人公“我”在一次海难事故中沉入深海,不但没有溺死,还发现了生活在海底的人类,此后受他们照顾与他们相亲相爱地生活在一起。整个故事从剧情和人物塑造来看还是可圈可点的,只有一点韩雨不是很喜欢,那就是关于海人的形象。

在陆岩之前的描叙里,海人的平均身高都在两米以上,肌肉发达,力大无比,即便遇到虎鲸都能毫不惧色地与其搏斗。但因长期泡在水里,皮肤毫无血色,像死人一样惨白,而且全身上下包括脸部都是褶皱,哪怕是刚出生的小海人,也是如此丑陋。

“然而,就在这最后的一刻,我却走不了了,因为我的心已经留下来了。”夕阳透过玻璃印在陆岩的脸上,他眼神坚毅,跟平日的吊儿郎当完全是两个人,讲故事的时候,他就真的如他自称的一样,是个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想干的故事家。

“无论这海面上的世界有我以前的家人也好,以前的恋人朋友也罢,那都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了,我想他们也肯定把我忘的七七八八了。这万里无边的海底,才是我从今往后的家。”

至此,陆岩的故事应该就算结局了。跟韩雨所预料的相反,原本她以为主人公会在经历过众多事件后回到陆地,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没想到陆岩却让主人公留在海底。这样的话过不了多久,主人公应该也会像其他的海人一样,开始皮肤褶皱变得惨白吧。韩雨不喜欢这样,还是做个正常人类比较好。

看陆岩得意的嘴脸,估计是以为自己这个结局设得多好吧。韩雨正张嘴想评论几句,挎包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啊啊,我知道了,我现在回来。”韩雨接起电话草草说了几句就挂掉,而后站起来对陆岩说:“我店里有事,我要先回去了,下次再聊。”

“啊,这么快啊。”陆岩看看手机,六点半,已经讲了三个小时。

“我也没办法,最近店里比较忙。”韩雨笑了笑,表示抱歉。

看着韩雨越走越远的身影,陆岩神思恍惚了一会儿,猛然回过神来大叫一声:“韩雨!”这时韩雨已经走到店门口,听到声音转过头,也没有走回来的意思,而是直接大声问:“干嘛?”

“我想起来还有件事想跟你说。”他大声回应,两人就这么隔着五六米的距离说话。

“你还有什么事啊?”她又看了看手表,想了想,说:“下次吧,我现在真的得回去了,再见。”

“哗哗”窗外下着很大的雨,韩雨刚回到家,就脱掉鞋子去准备晚饭。



房间大约30平,是个单间房,韩雨一个人住,因为整理得当所以看起来也不算特别狭窄。半个小时后,她便搞定了伙食,照例在那张30厘米高的小桌子上吃饭,边吃边回想今天在店里的事。

囤积了好久的货终于在今天卖掉了,原本她还以为要像其他商家一样搞个跳楼大甩价什么的,谁知今天突然来了一群人,说是乡下来的,要多买几件衣服回去穿,结果一件不剩地被买走了。其实她很清楚,她的情况就算搞跳楼大甩价也不见得有救,因为她囤的那些是冬装,都是年前生意太好,一时大意才进了太多货,以致现在都要到夏天了还没卖出去。这次得以脱离险境实在是运气好,就像店里小妹说的:“对面那几家估计开这么多年都没遇见过这种事,简直比半夜看见鬼撞墙还稀罕。”

想着韩雨舒了口气,幸好卖完了这批货,否则这次就算不亏一半也得损好几千。不管这是运气也好或者有谁暗中帮助也罢,这教训可得记牢了,人不可能永远走运更没有谁会一直帮着你。

诺!她这不又跑到书店去买了好几本经营类书籍了。韩雨经常买这类书籍来看,虽然知道里面说的很多东西不靠谱,但好歹有东西可以参照,总比自己胡乱摸索要好。

咽下最后一口饭,韩雨伸手去拿塑料袋里的书,粗略扫了几眼,她留下了一本,将其他的放到床头柜上。留下来的那本书名叫《我和你一样》,不是经营类的,是长篇小说。

看来陆岩那小子还真干了,韩雨看着封面笑了笑。这本书的内容,就是陆岩前几天刚跟她讲完的那个故事。之前有一段时间,陆岩一直吵着说想把自己的小说出版了。实在找不到出版商,就算自掏腰包找个本地三流出版商也要出版。当时以为他又在说胡话了,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可是陆岩的经济状况一直不怎么好,估计印刷出来的书也不过几百本吧。而且刚才在店里看到这书的时候,是被放在角落里,基本没有人去翻,她要不是眼尖看到“作者陆岩“那几个字,肯定也忽略了。

说起陆岩,其实她至今也搞不清楚两人是怎么熟起来的。虽然高中的时候在同一所学校,但不同年级不同班,几乎没什么交集,她又在高二第二学期就辍学了。后来他是怎么认识自己并熟络起来的,实在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陆岩现在一个人生活,性格虽然古怪但是个好人,其他的一点都不了解。她觉得这些就够了。

翻开书的第一页,只有一行字:没有人是为了死亡来到这世上的。

内容方面,基本跟陆岩讲的差不多,她随便翻了几页,便放到一边,打开电视。调到本地电视台,正好在播本地新闻类节目,女主持人正用潮汕话讲述今日发生在汕头的各类大小新闻。韩雨看得认真,她从小就随奶奶生活,奶奶很喜欢看新闻,所以她也养成这么一个习惯。

播到最后一个事件时,韩雨愣住了。这是一个跳楼自杀事件,说是中午在老市区一栋不高不低的楼顶上,有个男人跳了下来,因为是脑袋着地,当场死亡。由于目前还没有亲属来认领死者,电视台将死者随身的证件播出来,希望死者的亲属看到后早日与医院联系,以办理相关手续。

那死者的证件上,陆岩的脸显然要比前几天看到的年轻许多,估计是几年前拍的,那时应该还在读大学,没有胡渣,一头清碎的短刘海,怎么看怎么舒服。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韩雨愣愣地对着电视,但其实什么也没看。回想前几天跟陆岩的对话,她非常明白,自己没有看错,死掉的那个人就是陆岩。仔细再回想,她才发现自己对那人根本不了解,每次都是那人先找上她,她只是出于礼貌不好拒绝,而且对自己又没有损失,才一次次的跟那人见面,听那人讲故事。如果她能够稍微了解一下那人,或者就不会造成这种局面。明明那人都准备自杀了,她却未察觉分毫。

窗外雨停了,她再次拿起陆岩的书,翻开第一页:没有人是为了死亡来到这世上的。

晚上10点,步行街的许多商店都关门了。韩雨的店也是,店里的小妹将卷闸门拉下来,拿起手提包准备回家了。“老板,我有事先走了,你也别太晚早点回去吧。”

“等一下。”正在算账的韩雨抬起头道。

“怎么了老板,是打算给我加工资嘛。”小妹笑嘻嘻地走过来。

“上个月不是刚加过了,还加。”韩雨摘下眼镜,白了她一眼。这话不假,从韩雨两年前开店,小妹就已经在这里干活,这两年间加了三次工资。虽说每次都只加几百,但比起其他商店,可就好太多了。

“那是什么事咧?”小妹搬来椅子在韩雨对面坐下。

“这个,你拿着。”韩雨拿出一叠钱放到桌上。

“咦,这个月这么早发工资啊。”等看清楚数目,小妹瞪大眼珠吓了一跳,“这也多了点吧,老板你是不是喝酒了把两张看成一张了?”

“这里面,一部分是你的工资,另外一部分——”韩雨停下来看了看四周,这家苦心经营了两年的店,如今也算有声有色,“这家店能做得这么好,有你一半功劳,谢谢你这两年来对它付出了那么多,这是你应得的。”

“哎呀哪里的话,都是老板搞得好啦。”小妹不害臊地害羞了起来,“而且啊,我特别特别喜欢这家店的店名!说真的我来汕头以前从来没想过要找这样的工作,但那时候看到老板这家店以后,我就特别想留在这里了。”

听到这些话,韩雨一直紧绷的脸才笑了起来,“是嘛,原来是这样,那既然你这么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吧。”

“哈哈,送——送给我?你这话什么意思啊老板。”

“我这家店不打算开下去了 ,明天,明天就转让给其他人。你会失业,但是我觉得你有做生意方面的天份,希望你能拿着这些钱,加上你自己的存款,回老家去开店吧。”想象着小妹在老家开店的样子,韩雨笑着露出尖尖的虎牙,“开一家名叫浴光岛的服装店。”

“可是,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么突然就——”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但请你无论如何一定要相信我,汕头这个地方——或者说所有的沿海城市,都不安全了。”



8月26号,韩雨踏上开往重庆的火车。

正午时分,艳阳当照,窗外的田原绿野快速移过眼界,车厢内乘客数量刚好,不算稀疏也不会拥挤。韩雨坐在窗口的位置,戴着耳机听歌。

小妹应该回老家了吧,韩雨心想,出于担心还是发了条信息去询问,但小妹没有回复。韩雨知道,小妹是真心喜欢她的店,是当成自己的店那样看待的。而她却擅自做出那样的决定,会被怨恨也是活该的,只是希望小妹能相信她的话,不要再待在沿海的城市了。

为什么不能待在沿海城市?如果有人这么问她,她其实也答不出来。她知道的只是,最近一直发生的海难事件,跟陆岩小说里的海人肯定有所关联,而最重要的是,有可能知道这一切的陆岩,他死了,自杀死了。

她再一次翻开陆岩的《我和你一样》,希望能从里面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我决定不躲了,你决定不怕了,就算下一秒坎坷这一秒是快乐的……”手机铃声响了,放着她一直喜欢的歌。

“喂,你好。”她合上书本接听。

“在哪里?”

“啊?你是——”刚问出口,她又立刻反应出来对方是谁,便直接答到,“我现在在火车上,要去重庆。”

“恩。”对方不礼貌地挂断了。

手机的另一头,周阔站在步行街路中央,太阳很毒,他直直地盯着前方的服装店,店名是“浴光岛”三个金灿灿的字,店里面却没有他想看的脸孔。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