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少年时我们追求激情,成熟后却迷恋平庸,在我们寻找,伤害,背离之后,还能如既往的相信爱情,这是一种勇气。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逄的人会再相逄。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

  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我渐渐能意会到,深刻井不等于接近事

  我们的正常之处,就在于自己懂得自己的不正常。

  或许我的心包有一层硬壳,能破壳而入的东西是极其有限的。所以我才不能对人往情深。纵令听其自然,世事的长河也还是要流往其应流的方向,而即使再竭尽人力,该受伤害的人也无由幸免

  倘若周围一团漆黑,那就只能静等眼睛习惯黑暗。

一点想法

     人人都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容易进去的也容易出来,不容易走进去的也很难走出来。应该是都领悟了“既不怀恋过去也不奢望将来,放任光阴的流逝而仅仅掌握现在。”的真谛。既不伤春悲秋,也不展望未来。

    常常有活在过去的人,容易惹人厌烦;奢望未来,夸夸其口的,大多是呆逼;见的最多,也是最会享受生活的人,都懂的珍惜当下,他们不论年龄,都是一个天真烂漫的人。

    怎样的生活方式和态度,各有不一,不应干涉谁,更不能责怪谁,更不能要求整个世界全是一个类型的人。毕竟每个人阅历不同。见识不同看到的世界也不同,在不同的阶段也会作出不同的判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