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时间的新鲜旧事

最后的蝉鸣拉长着音调如热烈空气应和的回响,夏夜里的流星极尽耀眼而转瞬消失,我知道这个地球上的夏天又再加一。在夏末寂凉空气的夜里,那些往事被打开又折起,而反复久了也好像渐渐被风干,再回忆都很难体会到当时的新鲜生动,再感慨都没了当时的感同身受。我要说一个故事,别人的故事我的认真。你听,等这声蝉鸣歇斯底里地唱断,故事也就完了。

我叫唐演,导演的演。不是唐寅,没有他的才情,只有泛滥的心情好像时刻变化,难免矫情。所以我不确定说的故事是否真实只能保证认真。

高考之前我热衷自由,大学之后我没有热衷。我的专业是汉语言文学,我最终选它的原因除了不用学数学而无它,当然别人都觉得我适合,我也自以为踏上了一条文青的路。遇到我的室友时宜时我才明白原来这个专业的学生可以数学很好热爱运动而对一切文学头疼。我们是四人宿舍而我的故事里只有一个,别问我其他呢,你们应该都懂即使同宿同寝四年你也不敢说你知道每个室友在做什么,当然这并不代表我们之间有矛盾只能说明我们没共同。所以我和另外两个室友是和谐有间的相处无事,只不过我最看重的还是与时宜的有故事可说。她是个南方姑娘却比我更北方除了酒量,她乐于助人经常帮我带饭,她敢爱敢恨。

军训结束以后我们的大学热情才开始又一次焕发,,在面对从大学生活动中心到北门小广场的绵延几百米的数量可观社团招新的队伍时,我们感到大学里第一次真正行使选择权,郑重又徘徊。大一的我们特单纯,没有关心社团的前景,福利,只是单纯的认真观摩了坐在接待处的那群学长的脸并以此做判断,几十个社团看得眼花缭乱。招新的第一天我们只是游来走去的考察了情况,并没加入任何社团,显然时宜没看到那个想托付大学后半生的社长,我也就不能确定加入哪个社团。第二天课还是不多,闲着没事,时宜说,作为大学里的新鲜血液我们得出去流淌啊。于是我们走出寝室看到校园里满是新鲜的血液,遍地溜达。也就是在这天下午时宜的故事开始了,有了以后时宜向学长表白的那句开头,“我准确的记得在那天下午大概3点半我第一次见到了让我觉得夏天温度升高的那个人。”是的,时宜看见了那个她认定的命里对的人,微电影协会的会长,苏久仍。

他站在接待处的前面,桌子只到他大腿,高挑的个子,凝望路人的眼神,一下吸引了时宜的整颗少女心,最重要的是他还向时宜发出了郑重邀请,来我们协会吧。毫无疑问我们加入了微电影协会,时宜的动机是苏久仍,而我呢,时宜说因为我叫我叫唐演啊,我热爱表演嘛。其实并不,我叫唐演,导演的演。一直想做一个导演。

在填表格的时候,我们才注意到坐在里面还有一位可以引来学弟的漂亮学姐,夏新鲜。在苏学长温暖的看向她要表格的时候,我的直觉让我觉得看了时宜以后头疼的源泉汩汩流淌。她叫夏新鲜,在夏日骄阳里目光如水的新鲜,没见过她流泪,甚至汗也很少流。她拿得起放得下。

时宜总是比我会聊天,有些时候这并不好,入社不久,她就得来来噩耗,苏久仍已经有女朋友,我们都见过她叫夏新鲜,协会副会长。时宜对此做了总结,我们还是太单纯,不能只看男生的脸还要看他身后,但她不会放弃。时宜大概是真的特别喜欢苏学长,不然怎么会面对这样强大的情敌还坚持挖墙脚的决心。对此我没有阻止,谁没有力挺好友勇追爱情的时候,不分对错。

苏久仍和夏新鲜总是一起来又一起走,他们俩在我们所有人面前时话不多,只是夏学姐说的每句话苏学长都会听。时宜绞尽脑汁的维持暗恋,对夏新鲜早已用了情敌的定位,因此没有发现夏学姐其实是个好人。哪里好,时宜对待叛徒一样的审视我,她能给你带饭吗。我语塞,为了以后的生计,掂量着说出,她善解人意。“屁,她如果真的善解人意就该知道我喜欢苏学长,就不该占着早遇见的机会,就该和我公平竞争。”我竟然觉得她义正言辞,无言以对。陷入爱情的人才会盲目,而我看见了夏学姐的优点并且渐渐相处,有时候也说说心事。时宜对此严重警告,“你要记住你是我的间谍,只负责刺探敌情。年轻人,不要太认真,动感情你就输了。”与人相处不动感情不太可能,所以我和夏学姐成了朋友,无心欺骗。

我开始知道了苏学长和夏学姐的故事,并且原样复述给时宜听,了解的越来越多时我开始想时宜做的事现在是否错了,还有我偶尔的小主意是不是都是错上加错。

苏久仍是动画专业的,夏新鲜和我一样中文系的,他们最初也是在协会认识。他的视频剪辑后期制作很厉害,她写写剧本善于表演,之后日久生情。苏久仍开始追学姐的时候就说了,爱就爱她的云淡风轻,波澜不惊。他在情人坡摆了满条路的蜡烛,那天风大,一阵吹灭了半条坡,还有一半苟延残喘的强撑着到夏学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露痕迹而据人与千里之外的抒情拒绝诗后终于尽数熄灭。

夏学姐对我说,其实她那次拒绝并不是不喜欢,她只是还不能确定苏久仍是否真的爱上她,她深知自己的性格从外表难以看清,却最真实。她并不善于表达,或者还不敢表达,她怕辜负有自私。苏久仍的真情告白并不能使她相信,他爱上了她的性格而不是喜欢她的外表。

苏久仍当然没有放弃,他为追夏学姐,逢站必接送,逢考必陪伴,零点留言,节日送礼,如此等等。夏学姐说感动她的是他为她制作的小视屏,记录了从相识至今的点点滴滴,并且原创情书字字动人。最动人不过那句,你的脾气我也爱。夏学姐说她真的感觉到了真诚,她这样说道,他已经向我认真的走了九百九十九步,我至少应该主动走出一步。我觉得自己一直空有一颗心,巴巴地守着舍不得它受伤害,终于久了,也生厌。于是她决定爱一次,哪怕受伤。夏学姐毕竟有一颗文艺的少女心,在苏学长的浪漫温情下终于有了软肋丢了铠甲。

这边我默默感动,那边时宜却哭了起来,“我没希望了,苏久仍已经完全被夏新鲜勾引了。”她用了这样两个词,让我觉得她不是那个挖墙脚的第三者,而夏新鲜才是阻止了有情人相爱的巫婆。我还沉浸在那段感人的爱情里,可现实里时宜哀怨绝望的感情也让我着急。劝的话我是说不来的,深知爱情使人盲目与弱智,也知奋不顾身的爱来之不易,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敢爱一次。

借酒消愁,是古人给我们留下的精神遗产,因此时宜每次被他们的恩爱打伤后,都拉着我去学校外面的小饭馆,点几道下酒菜,拿几瓶酒,利落的举起杯回回宣称忘了苏久仍,可实际上她端起的那杯酒拿起又放下,从来没痛别过去一饮而尽。总是话说了几百遍,酒从来没咽下一口。倒是我在她对面看着着急,酒一杯杯下了我的肚。我也愁,我怕我的友情终究不敌爱情。为什么学校这么大,我偏偏就和两个爱着同一人的女生做朋友。

大一结束苏久仍还和夏新鲜相爱着,我仍陪着时宜等待着。大一一年不知道做了什么,看过几本书,听过好些故事,花过很多时间,很快放假。

开学后以大二的身份看着大一携父带母的来了,心里忽然有失落。他们比我们闹腾,他们也和我们当初一样吐槽着食堂的伙食然后吃干抹尽,抱怨着宿舍条件而赖床不起,最后还要大汗淋漓的骂着教官。看着他们油光满面的脸庞对着早上十点多钟的太阳,我对时宜说,他们真年轻,我们老了啊。她很有心机的回道等军训结束你准比他们嫩白多了。我心里笑开花,心满意足的和她钻进食堂,闻到食堂的各色油荤人声鼎沸的热烈飘来。

和时宜打着伞居心叵测地从操场来回穿过,看着操场一片安静的绿军装,有一种过来人的成就感,我打了一个大喷嚏,阳光真强烈。晚上收到短信,社团开会,内容是明天给新生送爱心矿泉水,为迷茫的新生指明道,让更多的人加入这个微电影协会这个有爱的大家庭。

第二天在休息时间我们适时的送上了水,两个人一组,我和夏学姐一组。我们面带微笑的放下一提矿泉水,学姐以她不用言辞就有仁爱的外表和柔声细语的关心与鼓励顺利俘获了新生的心,我觉得我们作为学姐的形象立刻高大了,第一次有了作为学姐的责任感,于是我言简意赅的介绍了微电影协会。我知道当时的学弟学妹们内心都是充满憧憬的并且天真的感慨学姐们真好,因为我大一时候也是如此,并不知道学长学姐的热心一般情况下包裹着目的,买他们的电话卡或加入他们社团。完成任务后我和学姐再次表示关爱与鼓励后离开,整齐响亮的口号紧随身后传来,我恍惚与大一的时光背道而驰。

军训确实是必须且必要的。时宜说,军训锻炼了我百折不挠的意志在暗恋学长的道路上不抛弃不放弃的挖墙脚。我说,军训告诉我最黑的那段时光都过了,单身的原因原来另有其它。最后,作为你们有爱的学姐,告诉学弟一个秘密,军训后那段晒黑的日子是女生比较自卑的阶段,此时追求成功率可达百分之九十七,错过这个时期有些人的单身率将高达百分之九十九。没把握的男生趁女神黑的时候就下手吧,等她白了你就没机会了。

大二时候学校有个微电影大赛,整个协会开始忙起来了,聚在一起的时间也多了。时宜总是围在苏学长的身边,这让站在夏学姐身边的我纠结尴尬。可是苏学姐从来没问过我关于时宜的事,她和我谈剧本,谈电影,我也准备写一个剧本。

辗转终于写成,名字叫«见过时间的新鲜旧事»,内容是一对高中开始相恋的情侣互相鼓励最终如愿考取同一所大学,本以为终于长大自由的恋爱,却在丰富的大学生活中逐渐分道扬镳,新鲜的食物与真正成长起来的心灵引导他们向不同的方向发展,最终他们各自找到自己的梦想,放下了过去不成熟的恋爱,开始崭新的生活。这是夏学姐修改过的剧本,以成长与梦想为主题,她说这样才容易通过审核。我之前的构想明显又简单,人不如新,事不如昨。剧本经过反复修改,俊男靓女的实力派,用心的制作,最后的效果我很喜欢,哀而不伤的文艺。有人喜欢有人批评,那些都不重要。

第一次播放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其中有一个镜头我最难忘。苏久仍演的那个男生终于向夏新鲜演的女生说出了分手。那是个夏天,她手里还拎着他为她买的西瓜,在那两个字说出口的时候,她的手轻轻的颤抖然后淡定的松开,整个西瓜落了地,鲜红的汁,甜甜的瓜的味道,历久弥新的扑来,直染了她一身的残红,白色球鞋上也斑驳的红开了一片,像滴染过的眼泪,一切都那么新鲜。她们的爱情却已经陈旧不堪曝晒,早已死亡。她挥了挥手,盛夏的连衣裙像是一朵生风的花,一身的西瓜红在热烈的空气中静止又飘动。再见之后再见的都已不是他和她。

看完之后其他人都在说挺好的挺好的,时宜看着苏学长傻笑,苏学长没有回避的看着她的目光,没有说话。我注意到夏学姐的眼神暗了又暗,牵扯了嘴角一抹笑。大伙聚餐那天她喝了点酒,轻声而坚定的说,“唐演,你应该去谈恋爱了。你写的剧本太刻意阐述爱,其实没有感情只有文字。其实爱情根本不会变,变了的只不过算不上爱情,如果两个人分手了没有那些因为所以,只是不够爱。所以,依然要相信爱情。两个人在一起总要有改变但如果需要改变的太多了就没了原汁原味的真,也不会长久。我们应该找到愿意为他改变而他并不需要你改变太多的那个人去相爱。”

明明我是想安慰她的那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开导起我。跟我说了这么多,我突然觉得她真是最明白的一个人,不委屈,也不骄傲。这次比赛后学长学姐把协会的一切都交给了下一届,苏久仍之后的会长叫郭可,新闻专业的,在拍微电影的时候设备都是他借来的。我和时宜都没参加竞选,新生到了以后,我们很少再去协会。

大二上学期的时候,苏久仍和夏新鲜还是情侣。时宜自己认定了那条路,我不再帮她出主意。

夏学姐是决定考研的,似乎女生更有考研的耐力,而苏学长没这个打算。学姐开始整天陪着图书馆,时宜开始经常陪着苏久仍。有一次看到夏新鲜站在苏久仍的身边,给我的感觉就像我手里拿着的那杯可乐泡冰块,似乎很和谐。而我总在想冰块在可乐里融化成水的时候是笑的还是哭的。

苏久仍和夏新鲜真的如那个微电影的结局一般,在他们的大三下,黯然分手。我不知道是不是加了时宜这个锲而不舍的第三者,就该否定过去的爱情,我不知道该怎样评价。我的好朋友,她是为了爱,不是坏人。学姐是个好人,她不是不爱,可太难琢磨。学长并不是始乱终弃,可他还是败给了新鲜。

学姐一直忙着考研,偶尔和我聊天,说到苏久仍她这样回道,“一开始他爱上了你的神秘,到最后也厌倦了你的始终如一。他爱新鲜,并不是夏新鲜,或许是时新鲜。”她之后经常发说说,各种感悟,我记住过一句。

“姑苏城外烛点夜,旧故事里人不鲜。鬓角青丝如霜雪,从此无人如初见。”

时宜终于如愿以偿,她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是夏新鲜先离开她才表白的。“恭喜学嫂”当我不无讥诮的说出这几个字时顿觉自己残忍,其实我并无恶意,只是有点心疼夏新鲜,但是对于时宜我也永远站不到道德制高点,何况当初她的追求还有我那么多的撺掇。

所有人都会觉得先离开的无情,提分手的总是罪人。可是我只看到夏新鲜对爱情的认真与负责。她和苏久仍是一对,在开始,却没走到剧终,甚至都没有在大学毕业这个小的终点留下一个全身而退的句号就匆匆散了。他们没有毕业分手这个借口做掩饰,像两个带着尾巴的黑点,各自游走了,散落成又一个逗号在下一处停留。

夏新鲜考取另一座城市的研究生,只等着离开这个相伴四年的故城。苏久仍准备留下来发展等时宜毕业,时宜不打算考研了她说不能让苏久仍等太久,我开始准备考研。每个人的生活都平静有序,而暗藏情绪。

这又是一个夏天,我最后的大三下的时光,空气中的蝉鸣已经渐渐稀薄了,西瓜的香味已不再鲜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