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们教官二十八

         季东宇回到南国大学勇决一连(因为季东宇他们所读的专业在学校属于最好的专业,所以无论他们做什么,学校都会给他们内定一个第一),休息会了片刻,喘了口气,活了过来。教官就叫全体学生起立,“现在,大家开始站队,男生两排女生站四排”教官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道。全连学生听到口令一瞬间就自动分成了六排,四排女生站前面,两排男生站后面。由于南国大学属于外语经贸类学院,所以女生比较多,而像勇决一连这样的,男女比例1:2,不得不说是学校的一个奇迹,因为在别的连队,可能也是一百多号人,也难得有十个男生。因此,外校的不少男学生就羡慕嫉妒恨的嘲讽南国的大学的男人全市娘炮。

  “现在大家开始报数,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

  “那好,现在开始报数”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不到两分钟全连101号人物就报数完毕。

  “现在,报一的同学出列,向前走四步”等报一的同学出列完毕之后,教官继续说道,“报二的同学出列,向前走两步,报四的同学向后走两步”等全连同学出列完毕之后,教官继续说道。“现在全体同学听口令,按照你们的高矮顺序自动调整你们没拍的排列顺序,高的站右边,矮的站左边”教官一说完,所有学生又风风火火的相互对照,不出三分钟,全连队伍便已排练完毕。“好,非常好,现在全体男生听口令,全部男生都必须站在女生中间”教官难得不吝啬的夸了夸机械般的学生,可是也不知为什么他会想出这样的恶俗点子,或许是他们学校是“和尚庙”的缘故吧。等到教官一说完,全体男生便扭扭捏捏的朝着女生中间走去。这时,一脸嫌弃的独孤云却惊讶的发现,昨天晚上做自己旁边的女生只是,这时竟然就在自己旁边,他也没有继续走下去,生怕别人抢了他的位置一样,赶紧往女生旁边一站,虽然女生168,在全部女生中是极高的,自己170,在全班男生中偏矮的,可他不会管那么多,只要和她在一起就好。很快全部男生也就全部活在了女生的包围当中,也不知他们是喜是悲。教官看了看调整好的队伍,眉头微皱,有些不满,毕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群男生又都是群热血方钢的少年,看见了个好看的,又怎会不像一只只狼一样扑过去呢?最终教官对队伍进行了一番微调,幸运的是独孤云奇迹般的没有和旁边的女孩分开。

  “现在全体队友,听口令,一排二排向前走两步,转身坐下,三排四排向后走两步转身坐下”一听说可以坐下,全体学生也就不在乎铁板烧,烫不烫了,全都迅速的按要求坐下。

  “好了,现在大家听我说,我是你们连队的军训教官,将带领你们军训两个星期,我今年二十八岁,姓李,来自隔壁的南华学院教官队,你们以后可以叫我李教官,昨天与你们见面的是我们这次军训的营长,黎教官,负责带领全部军训教官,现在他有事,不能带你们了,就由我来带你们,你们有什么情况都可以和我反映,我会尽可能的为你们解决,好了,现在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李教官站在连队之间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不过大家看着他那青涩的脸庞,虽然确实黑了点,可怎么也不敢相信,我们教官竟然二十八岁,怕是有几岁是校门口的狗替他长的吧?

  “好了,既然大家都没什么问题,那么现在三排四排向后转,一二三四排,各向前走两步,原地坐下”

  “好了,大家现在开始自我介绍,大家都主动一点走向前来,如果没有没人主动来到连队中间的话,那我们就按顺序一个一个来”李教官目光如炬的看着脚下的一众学生。一众学生,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个个眼神都散发着奇怪的光芒,貌似只要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这群人便会一个个趋之若鹜的扑上前去。就这样僵持了半分钟,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渴望,同时站了起来。最终男生冷冷的看了看女生,还是抢先一步的走了上去。

  “大家好,我叫贾成功,来自西江省狮州市,我的爱好是看书学习,唱歌,画画,下棋,特长是打游戏,大家有喜欢打LOL的可以加我为好友,我是钻石段位,可以带大家起飞,另外我乐于助人,勇于承担责任,正直诚实乐观,想在这次军训中担任军训负责人,为大家服务,同时也实现自己的价值,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谢谢大家”贾成功,昂着头,挺着鼓鼓的胸脯,居高临下的在连队间走来走去,仿佛他那双透露着凛然正气的眼神,随时随刻都要为了集体英勇就义一样。待他一说完,他的眼神便愤怒的怔了怔,原本他以为在自己的一番高谈阔论之后,台下就算不是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也该是掌声如潮的节奏的。而现实却是,知道李教官带头鼓了几下掌之后,下面的学生才接二连三的示意性的拍了拍手。贾成功也只好慭慭不乐的走到队伍中去。因为有贾成功开了个头,台下的学生,也由死寂一下子变得活跃起来,纷纷走到连队中去,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张子涵,来自西江昌南,喜欢跳舞,希望以后能和大家好好相处”独孤云身旁的女孩踏着纤纤细步,带着两弯浅浅的梨涡,娇柔的走上台去。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女孩走路,不是第一次听女孩讲话,但当他知道女孩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原本就呆痴的一个人就真的痴狂起来了,竟双眼发直的死死盯着前方,直到女孩走下来坐在他的旁边,他才知道自己刚刚失态了,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失态,他也不知道,或许是在女孩身上,他看见了过去,又或许是曾经在某个地方,他们见过。

  “呆子,你怎么了”,张子涵看着两眼发直的独孤云,惊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我在做梦”独孤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他已经很久没和人说话了,也很久很久没怎么和人打交道了。便脸红的随口搪塞了一个借口过去。

  “还真是个呆子,军训,大白天的,在大太阳底下你也能做白日梦!”张子涵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独孤云。

  “不可以吗?”独孤云看着张子涵,眼神落寞的泛着泪光,莫名的神伤起来。

  “可以可以,你怎样都可以”张子涵,害怕的看了看落寞的独孤云,扭过头去。而说起独孤云的往事,也不难理解为何他的眼神会如此悲伤。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