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和小黑的二三事

宝儿和小黑的二三事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文/zero007

宝儿一周岁时,嫂子给她带来侄女收藏的俩只精致的黑白小熊布偶玩具。

宝儿对它们可谓是一见钟情,分别取名“小黑”、“小白”。至此,其他绒毛布偶玩具,无论多精致、多漂亮、多可爱,统统都被她打入了“冷宫”。

在小黑和小白俩只中,她又偏爱着小黑。走哪玩都提溜着小黑,小白则被留守在她的枕头上,不分白天黑夜睡觉觉去。

每天晚上睡觉时都要给小黑和小白,盖着小花毛巾,排排睡在自己的枕头一侧,轻轻拍拍他们,口齿不清地说句:“睡到到了(睡觉觉了)”,这样子方才安心地睡去了。

即便是她睡着了,你也不能动这俩只小熊。只要你动了,她过一会儿醒来一准发现,就会碎碎念不停:“小黑和小白会着凉的,没睡好"之类的,而且还会生气的,所以我和她爸爸从来都是坚决不动,维持她安排好的样子。

早上醒来第一个动作就是伸出小手去找小黑,把小黑提溜在手这才开始穿衣服。

俩岁半时,我带她去外婆家,小黑自然也是随身携带。准备回家时,收拾东西,粗心的我竟然把小黑落在了外婆家。

到了机场候机室,她刚一坐定,就要我给她把小黑找出来玩。我翻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给爸爸打电话,爸爸说小黑还在他家床上睡觉着呢。

这下子可不得了了,宝儿在机场哭得声嘶力竭的,跳着脚非要回外婆家去找小黑不可。我怎么哄都不成。耍着赖,眼泪鼻涕蹭我一身。

嘴里还不停地碎碎念着:"小黑是我的最爱,是我最心爱的宝贝,呜呜呜呜……"

候机的人都望向我们娘俩,我怎么都哄不住她,既着急又尴尬。看到一边有卖玩具的商店,赶忙指着给她说:“别哭了,妈妈带你去买别的玩具,小黑让外公给咱们捎回来,好不好?”

她还是哭得不依不饶的,都不进那个商店去,我只能强抱着她走进那个玩具店。刚好看到一对布偶小熊,比她的小黑小白大一些,我问她要不要这一对?她哭着摇头,说这个不是她的小黑,她只要她的小黑。

她满脸泪水,我满头大汗,娘俩狼狈不堪,我几乎束手无策了。最后还是老爸打来电话,说刚好有朋友坐下午的航班回去,他已经把小黑给那个朋友捎上了。

她在电话里一再和外公确认,她的小黑晚上就可以回家了,只比她晚三个小时到家,睡觉时一定是可以陪着她的,这才抽抽搭搭地止住了哭声。

小黑陪伴了宝儿四五年之久,而且老被她提溜着到处"游玩",再加之宝儿给它"洗澡"也勤,所以,小黑的衣服有些破败,胳膊腿也被宝儿提溜的不是很健康。

有时候是我给小黑缝缝补补,有时候宝儿自己亲自动手给小黑"疗伤"。就这,小黑依然是宝儿的最爱,走那儿都是随身携带。

直到她快要上小学了,小黑的胳膊腿也已经不堪提溜了。我和她认真地谈了一次,提议她把小黑放入她的"宝箱"里,让小黑和小白在一起玩耍休息。

她很是犹豫了一阵子,才同意把小黑放入她的"宝箱",让它和小白一起玩耍去了。

每次整理她的"宝箱"时,还要和小黑说上一阵子话,告诉小黑要乖,然后才和小黑说拜拜,再轻轻地盖上盖子,生怕压着小黑似得。

宝儿和小黑的二三事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