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故事的开始在男孩朝女孩望过去的一眼,男孩叫汪平,女孩叫陈露,男孩已经记不起是具体哪一天了,少年的心开始萌动发芽,只记得当时天空是湛蓝,女孩的侧脸有着和山川一般自然的曲线,只是重点班的环境,让周围的少男少女们无暇顾及内心的向往与挣扎,即便有,也被理智悄悄压下去了。男孩没有选择告白女孩,他仔细考虑过这个严肃的问题,有小小的羞怯,也怕打扰他心中的美好,甚至觉得自己一无所有,不值得这份喜欢。

男孩好好学习,女孩天天向上,总之两个人还是普通的同学关系。高考后,男孩成绩不错,去了武汉的一所海军军校,女孩发挥一般,去了乌鲁木齐的一所大学。

故事的主人公都来自新疆的一座小镇。小镇普通,就像一杯白开水一样乏善可陈。

汪平在这干旱的土地上出生、长大,他的心中藏着一个蓝色的梦,那是一个关于大海的梦,“当了海军,就有机会上舰,就能看到湛蓝的大海了吧!”通往武汉的火车上,男孩望着窗外的景色痴痴地想。

开学了,男孩和女孩都开始了人生崭新的一页。18岁就这样悄然来到了身边,两个人都迈入了成年人的行列,至少在年龄上是这样。

军训是艰苦的,男孩早有心理准备,对他这个从小干过农活的农家子弟来说,这点苦不算什么,男孩甚至觉得每个日子自己都在享福咧。

一天晚上紧急集合结束后,男孩突然有一点感慨,这感慨来自哪里呢,是刚到新环境的新奇,是来到自己梦想之地的欣喜,是日复一日训练的枯燥辛苦?总之,汪平有许多话想说,有很多崭新的想法和感受想分享给别人,这些话,告诉父母还不太合适,他心里犹豫着,想到了高中暗恋的陈露。

他字斟句酌,发信息给了陈露,“好久不见,我在武汉军校这边挺好的,感觉自己在朝着一名合格的军人迈进,你在乌鲁木齐那边怎么样,一切还适应吗?”没有称谓,汪平犹豫了好久,他想写露露,可是觉得这样太亲切不礼貌,最后摇摇头,还是什么也不写。

过了一会儿,就来了短信,“我很好,在家门口上学谈不上什么适应不适应,倒是你去了那么远的地方,要照顾好自己,别想家啊。”

汪平看着这条短信,这一字一句都透着女孩的真诚的关心啊,呆了两分钟,汪平嘿嘿地笑出声来。

“什么好事这么高兴,说出来大伙儿也高兴高兴啊,”班长刘佳国笑道。

“没什么,快睡吧,明天还有训练呢,”汪平把剩下的“嘿嘿”笑声在心里演绎了一遍。

军校的日子漫长而短暂,一晃半年过去了,汪平在同学聚会上见到了陈露,他仍然有点羞怯,只是这羞怯是在心里的,表面上,汪平还是装作一副成熟的男子汉模样,上了军校,该有点变化,他心里想。

陈露还是上学时的那番模样,只是捯饬了自己,变得更加活泼可爱了,她几乎是跳到汪平旁边笑着说,你好像长个了呢,军校的伙食不错吧!“是吗?”汪平摸了摸后脑勺,笑了。

返校,时间不经意间流逝,两个人还保持着联系,互相交流着学习生活的点点滴滴,两人已经从同学关系前进到了朋友关系了。

大一大二,汪平得到了不少锻炼,让他身心各个方面素质得到了发展。大二下学期,学校组织了学员实弹打靶科目的训练,汪平把一些小弹壳捡起来,仔细擦拭干净,做了一个心形的小模型,边做边哼唱着,“你问我什么是战士的生活,我送你一枚小弹壳。”

大二暑假回家,汪平想把这个小礼物送给陈露,可是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出手,这个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想让她做自己女朋友吗?这样自己是不是太过于自私呢?汪平是从这样的现实考虑出发的,自己未来工作是在沿海一线,女孩在乌鲁木齐上的大学,在家里又是独生女,父母肯定愿意这个小棉袄留在故乡,留在自己身边,这样即便两个人走在一起,未来也是两地分居,自己何苦要让陈露在亲情和爱情做出痛苦的选择呢?

汪平翻出一张中国地图来,看着新疆和大海中间相隔的千山万水,陷入沉思,这地图上的十几厘米距离,可是几千里的道阻且长啊!

汪平不是没有全方面地审视过他和陈露之间的关系问题,纠结和挣扎中,他似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喜欢一个人,就该让她幸福,有时候他甚至会想,爱就是成全,只要她能幸福,找一个能陪在他身边的好男孩,我能远远地祝福也是一种幸福。

大三回到学校,汪平告诉自己,要慢慢减少与陈露的联系,还是回到普通朋友关系,不让她有过多的联想。很快十月份是航海实习,汪平见到了梦寐以求的大海。

第一站是广州,军舰从港口出发,驶向深蓝的南海,汪平跨立站在甲板上,看着眼前的海水从黄绿色过渡到翠绿色,再到蓝绿色,蓝色慢慢加深,终于变成了如青色涤纶布一般的深蓝色,感受着徐徐海风的吹拂,汪平心里别提有多么神气了。

第二站是三亚,舰船停靠码头后,战友们一行跑到了天涯海角,走在松软沙滩的时候,汪平接到了陈露的短信息,好久没联系了,你怎么了?汪平一回想,已经有快一个月没联系陈露了。

游山玩水的欢乐中装上了一点心事,汪平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给她买点纪念品吧,算作朋友之间的交往。汪平心里想着,走到礼品店里给陈露挑选了一个用椰子外壳做的企鹅储蓄罐。

汪平回到船上,回了一句,不好意思,刚看到,我一切挺好的,你也照顾好自己,最近实习挺忙,手机也经常上交,没什么事先不要联系了。

过了好久,汪平收到回复,好的,你注意安全。

航海实习的一路,汪平像一条小鱼找到了故乡的大海,如鱼得水,尽情地在大海的怀抱中游荡。汪平惊喜地发现自己有个不晕船的优点,在战友们齐刷刷躺下的情况下,他义不容辞地承担起了深夜的值岗任务。

回到学校,陈露给汪平打电话,汪平问,你怎么知道我回校了?陈露说,看你网上发的状态啊,有些话,我们寒假回家再说。

汪平慢慢地按了挂机键,这个回家再说是什么意思?

12月份的一天,汪平收到了陈露寄来的一封信。信的内容是短短的一段:

汪平:

你要去遥远的海边,我也想去,两个人看海总比一个人看海热闹有趣吧。其实,从你穿上军装那一刻起,我就关注了你,你笔挺的身板、洪亮的声音、成熟的姿态都让我欣赏不已。我不怕遥远,只怕辜负。露露

汪平看着这些文字,脸上火辣辣的。这文字里面没有一个“爱”字,可是却让自己感受到浓烈的爱的情感。

纸的反面还有一句,是陈露用工整的小楷写的:

你选择了大海,我选择你。

汪平心里此刻只有理解的幸福。原来幸福是这种感觉,男孩似乎一瞬间理解了幸福的涵义。困难可以克服,真诚的相互的爱却是弥足珍贵。

两年后,汪平分配到了青岛的一艘军舰上,成为了一名标准的海军军人。陈露毕业后,从新疆不远万里地来到了她的男子汉身边,在当地成为了一名企业的会计。

男孩这样问过女孩,你选择了我,离开家乡,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打拼,不后悔吗?

女孩还是一脸灿烂的笑容,现在后悔也晚了呦,没事,我想明白了,你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一声远航的汽笛声,是挺进深蓝的号角。千万里我追寻着你,一曲歌声仿佛响彻海天之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