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少年青衫薄

犹记马克李维在他的成名作《偷影子的人》中这样写道:“童年的爱是很神圣的,什么都无法将之夺走,它会一直在那里,烙印在你心里,一旦回忆解放,它就会浮出水面”。初恋是《初恋这件小事》中的小水为了阿亮学长颠覆自己、脱胎换骨;是《不能说的秘密》中吸引着路小雨的钢琴曲。当你开始学会为另一个人欢喜、忧愁、甜蜜、心酸时,爱情啊其实已经悄无声息地来临-----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谁家少年青衫薄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1

前些日子,我的大学舍友兼闺蜜不幸失眠,硬是拉着我围床夜话。闺蜜是个宜嗔、宜喜的女多娇,情感经历超乎想象得丰富。她兴冲冲地掰扯了历届男友,时不时感怀一下逝去的青春,突然她发现我一直颔首微笑,顿时被我敷衍的情绪惹怒了,举起手电筒,将光线锁定在我的脸上。

“你的初恋是什么样的?”“不会····没有吧!”

被这猝不及防的一问,我有些怔忡。

是了,像我这样的女汉子竟也是有过初恋的。

                                          2

细细思索一下大概是初二那年暑假。

我和家人去陕西观光,导游将所有去爬华山的游客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临时旅游团。

那日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我亦步亦趋地跟着父母从电梯里出来,一抬眼正好看见带着鸭舌帽的他坐在他父亲身边,咕咚咕咚大口喝着西安特产酸梅汤。

严格意义上说,他不算个帅哥。

身高大概1米7左右,体型微胖,卷发,但很白。

似是注意到我的目光,他放下了手中的酸梅汤。

我有些尴尬地准备移开视线,他却突然冲我笑了笑,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闺蜜听到这里夸张地起哄:“哇,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

我莞尔,摇了摇头:“你别说,还真没,相反当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杯酸梅汤看起来好像很好喝的样子!”

“敢情您老人家是对人家的酸梅汤一见钟情啊!真真是无可救药了,你这是注孤身的节奏啊!”

闺蜜说完也乐了,窝在被子里嗤嗤地笑。

                                          3

因整个旅游团只有我俩是孩子,所以就被安排坐在了一起。去华山的车程大约3-4个小时,我们无所事事所以聊着聊着就聊开了。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他和我来自同一个城市。

我个性大大咧咧,也很健谈,在车上毛遂自荐要说笑话给他听。

“一堂课上,老师问学生:‘同学们,在智慧和金钱当中你们只能选一样,你们会选什么?’”

“一同学毫不犹豫的选了金钱,老师说:‘如果让我选,我会选智慧,你知道为什么吗?’”

“同学说:‘很简单,人总是会选择自己没有的东西。’”

还没说完我自己便笑瘫在了座位上。

他笑得很无奈:“你笑点真低,哪有给别人讲笑话的人自己先笑倒的。”

我不忿:“怎么,不行吗?”说罢瞪了他一眼。

他一怔,有些欲言又止。

我觉得有些没劲,闭目养神。

好像过了很久,我差不多快要睡着时。

耳旁轻轻传来一句:“很可爱啊!”

我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侧头看他。

他连忙撇过头,而我只来得及看到他微红的耳廓。

                                            4

“哎,现在这种还会脸红的又闷骚,又清纯的小男生不多了!”闺蜜感慨:“简直是珍稀物种啊!”

后来我们费了千辛万苦爬上了华山最陡的西峰。下山时有一段路是由石阶砌成的,石阶的宽度大约只有十厘米,无从下脚。本来我便有些轻微恐高,见到这顿时脸吓得脸刷得一下白了。

父母似乎看出了我的恐惧,打趣道:“呦,混世小魔王也有怕的时候啊!”

我死鸭子嘴硬:“我怎么会怕这种东西!”

为了面子,我狠下心,准备迈出第一步。

突然,一只带汗的手牵住了我,我扭头。

“叔叔,阿姨,我牵着她走安全些。”

得到我父母许可后,对我叮嘱道:“我走在前面,你跟着我。”

华山上,树林阴翳,云雾缭绕,风景秀丽。

然而,我并不记得具体是怎样下山的。

唯剩记忆力中我一路彪出天际的心跳、发烧的脸颊和一手的湿汗。

                                          5

“后来呢?”,闺蜜急切的问。

“后来啊···就没有后来了啊!”只是萍水相逢的缘分,谈何后来。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之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从天南到海北,再从海北到天南。当浮世繁华红尘都斑驳脱落的时候,蓦然回首,生命中最不能割舍的就是最初萌生的青涩感情,无论经历多少繁华,总记得那个陌上少年清秀的眉眼。

犹记马克李维在他的成名作《偷影子的人》中这样写道:“童年的爱是很神圣的,什么都无法将之夺走,它会一直在那里,烙印在你心里,一旦回忆解放,它就会浮出水面”。初恋是《初恋这件小事》中的小水为了阿亮学长颠覆自己、脱胎换骨;是《不能说的秘密》中吸引着路小雨的钢琴曲。当你开始学会为另一个人欢喜、忧愁、甜蜜、心酸时,爱情啊其实已经悄无声息地来临-----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1


前些日子,我的大学舍友兼闺蜜不幸失眠,硬是拉着我围床夜话。闺蜜是个宜嗔、宜喜的女多娇,情感经历超乎想象得丰富。她兴冲冲地掰扯了历届男友,时不时感怀一下逝去的青春,突然她发现我一直颔首微笑,顿时被我敷衍的情绪惹怒了,举起手电筒,将光线锁定在我的脸上。


“你的初恋是什么样的?”“不会····没有吧!”


被这猝不及防的一问,我有些怔忡。


是了,像我这样的女汉子竟也是有过初恋的。


                                          2


细细思索一下大概是初二那年暑假。


我和家人去陕西观光,导游将所有去爬华山的游客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临时旅游团。


那日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我亦步亦趋地跟着父母从电梯里出来,一抬眼正好看见带着鸭舌帽的他坐在他父亲身边,咕咚咕咚大口喝着西安特产酸梅汤。


严格意义上说,他不算个帅哥。


身高大概1米7左右,体型微胖,卷发,但很白。


似是注意到我的目光,他放下了手中的酸梅汤。


我有些尴尬地准备移开视线,他却突然冲我笑了笑,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闺蜜听到这里夸张地起哄:“哇,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


我莞尔,摇了摇头:“你别说,还真没,相反当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杯酸梅汤看起来好像很好喝的样子!”


“敢情您老人家是对人家的酸梅汤一见钟情啊!真真是无可救药了,你这是注孤身的节奏啊!”


闺蜜说完也乐了,窝在被子里嗤嗤地笑。


                                          3


因整个旅游团只有我俩是孩子,所以就被安排坐在了一起。去华山的车程大约3-4个小时,我们无所事事所以聊着聊着就聊开了。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他和我来自同一个城市。


我个性大大咧咧,也很健谈,在车上毛遂自荐要说笑话给他听。


“一堂课上,老师问学生:‘同学们,在智慧和金钱当中你们只能选一样,你们会选什么?’”


“一同学毫不犹豫的选了金钱,老师说:‘如果让我选,我会选智慧,你知道为什么吗?’”


“同学说:‘很简单,人总是会选择自己没有的东西。’”


还没说完我自己便笑瘫在了座位上。


他笑得很无奈:“你笑点真低,哪有给别人讲笑话的人自己先笑倒的。”


我不忿:“怎么,不行吗?”说罢瞪了他一眼。


他一怔,有些欲言又止。


我觉得有些没劲,闭目养神。


好像过了很久,我差不多快要睡着时。


耳旁轻轻传来一句:“很可爱啊!”


我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侧头看他。


他连忙撇过头,而我只来得及看到他微红的耳廓。


                                            4


“哎,现在这种还会脸红的又闷骚,又清纯的小男生不多了!”闺蜜感慨:“简直是珍稀物种啊!”


后来我们费了千辛万苦爬上了华山最陡的西峰。下山时有一段路是由石阶砌成的,石阶的宽度大约只有十厘米,无从下脚。本来我便有些轻微恐高,见到这顿时脸吓得脸刷得一下白了。


父母似乎看出了我的恐惧,打趣道:“呦,混世小魔王也有怕的时候啊!”


我死鸭子嘴硬:“我怎么会怕这种东西!”


为了面子,我狠下心,准备迈出第一步。


突然,一只带汗的手牵住了我,我扭头。


“叔叔,阿姨,我牵着她走安全些。”


得到我父母许可后,对我叮嘱道:“我走在前面,你跟着我。”


华山上,树林阴翳,云雾缭绕,风景秀丽。


然而,我并不记得具体是怎样下山的。


唯剩记忆力中我一路彪出天际的心跳、发烧的脸颊和一手的湿汗。


                                          5


“后来呢?”,闺蜜急切的问。


“后来啊···就没有后来了啊!”只是萍水相逢的缘分,谈何后来。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之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从天南到海北,再从海北到天南。当浮世繁华红尘都斑驳脱落的时候,蓦然回首,生命中最不能割舍的就是最初萌生的青涩感情,无论经历多少繁华,总记得那个陌上少年清秀的眉眼。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