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童年里的记忆

依稀,童年里的记忆_第1张图片
喂,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吗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曾问过一些读者他们记忆中的颜色是什么样的,回答有很多,红色的,蓝色的,青色的,白色的...很多很多五彩斑斓的色彩,但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彩色的,雨后彩虹的绚丽,小商铺里彩虹糖的甜蜜,还有美术课上彩色水笔下的秘密。


对于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们来说,他们的童年一定是丰富多彩、与众不同的。

1.田野,小时候的乐园

直到七八岁,我差不多就是在徽州老家的田野里长大的,到现在我还能清楚的回忆起那种脚踩在田野的青草上的感觉,青青的,软软的,陷到脚踝的深度,像踩在羊绒上一般,非常的舒适。

记得田野上最多的就是蚱蜢,小拇指大小,一蹦一跳的,像极了蝈蝈。那时候的农村没有娱乐,小孩子们也没有玩具和玩伴,所以就经常独自一人在田野上捉蚱蜢,逗蚱蜢。

可以赤着脚踩在地上, 感受着来自大自然最亲密的脚底按摩,也可以躺在地上,让那些或大或小的蚱蜢在你的胸前、肚皮上、甚至是在你的大腿和小腿上蹦蹦跳跳,你可以去倾听它们的语言,观赏它们的表演。

有时,远处飞来的一只蝴蝶也想要加入我们,它围着你翩翩起舞,向你无声的诉说着它旅途中的趣事,飞的累了,困了,它就落在你的肩头,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不只是有蝴蝶飞来,瞧啊,蜻蜓也想来凑热闹,它不是单独来的,它带来了一帮兄弟姐妹们,它们占据了整片天空,顿时显得天都暗淡了一些,这是在提醒你,马上就要天黑了,还不赶快回家,小心回家被大人责骂。

它们指引着你,彼此之间连成一条线,指向你回家的路,你跟着它们,拐过沟壑,越过农田,一路上欢声笑语,好不有趣。

大人们在农田里拔苗插秧,孩子们在田野上嬉戏,像极了一幅纯美的画卷,现在每每想把当时的情景画下来,但都无从下手,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只留下一声叹息。

2.竹林,武侠梦的开始

住的房子后面是一片不大的竹林,也是我十岁以后的乐园,记得那时候父亲从上海带回来一本金庸的小说《神雕侠侣》,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迷恋上了书里的那种自由、侠义的生活,羡慕杨过的豪情与洒脱,喜欢小龙女的那种灵气与温柔。

竹林,是童年的那段时间里最贴近于武侠气息的,为了能实现心中的武侠梦,特地从街道地铺贩那里买一了本“武功秘籍”,从十岁一直坚持到上初中,心里坚信着只要按照上面的招式练习,有一天就能成为大侠,就能像书里的人一样劫富济贫,却不曾料到,这件事到现在一直被小学同学和家人拿来当做一段笑谈。

虽然没有成为大侠,但却成了一份独特的、美好的回忆。

竹林中不只有大侠梦,还有好吃的竹笋和竹子。

春天,竹笋像种子发芽一般露出头来,形状各异,有的大大方方的露出整个头,有的则比较害羞,只露出眼睛来观察四周,好像舍不得离开大地妈妈的怀抱一般。

在大人们的眼中,这些竹笋各有各的用途,但在小孩的眼里,它们都是一个样,都是一道道美食,爆炒笋肉,尖椒笋头,淹笋,鸡蛋笋汤,想想就让人流口水,在配上一碗米饭,堪比年夜饭,甚至比逢年过节的家宴还让人感到幸福。

竹子,用处很多,小时候的凉席就是用这些竹子编出来的,我们不会编,都是送去村头李婶婶家去,五毛钱一张(相当于现在的十块钱),两根竹子一张,现在这种手艺活估计已经失传了吧。

3.雨后,彩虹看的最多

农村的空气比之城市可是好了不少,特别是下了一场雨后的农村,站在树下呼吸一口气,说是甜的都毫不夸张,春天的绵绵细雨,不用撑伞,走在外面,细细的雨滴落在身上,头发、衣服渐渐湿润起来,一直沉闷的心,忽然惊喜起来,好似能听见它们的低低私语声。

沐浴在这大自然中,感受着周围的一切,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是一颗小草,随风摆动,忘记身边的一切,仿佛自己经历了漫长寒冬里的蛰伏,被春雨的浩荡滋润过,现在开始了新一轮的生长,听着周围的水滴,落在身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从未想过,自己与春的距离如此近过。

经历了风雨,便是彩虹。  春雨停歇,彩虹也不甘示弱,急忙从角落里爬出来,站在远远的天空中,让我们欣赏它的魅力,赤橙黄绿青蓝紫,好不绚丽,好不漂亮。

我找出久违的画笔,试图把这一份五彩缤纷的美丽记录下来,封存下来。而当我落笔时才发现,彩虹,是最难描绘的一幅画,深浅参差,着色太多,只用一笔淡墨来勾勒的话,又觉得失去了它原来的灵性与饱满。

丢了笔,我走向前去,来到彩虹的脚下,便再也前进不了一步,只能站在它面前,仰头凝视着它的壮丽与辉煌,久久不愿离去。

4.桑葚,童年的零食

从家往北走,三百米处有一颗三人怀抱、树身粗壮的桑树,上面布满了长的短的,青的紫的,放到嘴里像蜜一样甜的桑果,味甜汁多,油润饱满。

小时候对桑树是很钟情的,那个时候是很少有瓜果可以吃的,所以,每当桑葚成熟时,树下树上总是会看见采摘桑葚的小孩,男孩子们爬上树梢,站在中间,摘了桑葚不洗就往嘴里送,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塞进小嘴里,只管自己能吃个痛快。

而女孩往往表现的要淑女一点,她们站在树下,细细的捡着男孩子们从树上扔下的桑葚,再仔细的用水清洗一遍,然后才咬下第一口,接着就会疯狂的往嘴里塞。

吃完桑葚,男孩子们会互相取笑对方,因为吃完嘴唇多半会变成乌紫色的,有的甚至脸上、手上、衣服上都染上了紫色。这时,大家会统一去桑树旁边的河边去清洗,免得回家要被父母责骂。

5.烟牌,同伴之间的游戏

“打烟牌咯,打烟牌咯!”

一下课,同伴之间彼此心照不宣的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烟牌,来到空地上,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一下一下的打着烟牌。

所谓烟牌,其实就是用烟盒折成方块形的纸牌,打烟牌,就是放在地上,你打一次我打一次,把对方烟牌打翻过来就算赢,和女生们下课跳皮筋一样,烟牌也是我们男生下课时间的娱乐方式,那时候的烟牌对我们来说不亚于现在手机对于人们的重要性。

我记得有一次,父母在家庭大扫除时,把我的烟牌当做垃圾烧掉的时候,我有多伤心,真的是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后来,是同伴们一起合在一块分给我一些烟牌,才使我重新振作起来。

现在和他们谈起这件事的时候,都是一脸怀恋的表情,完全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也许,这就是发小吧,不必说出来,你需要我时,我就在你身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