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亿年后一场惊世盛宴中杀机四伏

                    《最后的盛宴》

  作者:空洞

传说,150亿年前,有一颗行星叫地球,150亿年后的今天已经找不到它的残迹。

宇宙中有一颗与它相似的行星,不知叫做什么,只知道,它和地球一样美丽。听说那里,四季分明,春天,万物复苏,一切都生机勃勃,点点绿意,阵阵拂面而来的春风,惹人喜爱。燕子北归,成群的候鸟北回。成群的羊在广阔的草原上奔跑着,牧羊的人儿也畅快的追赶着羊群,老鹰在苍穹盘旋,捕寻着偷跑出来的野兔。水也很清,鱼儿们纷纷跃出水面,有的跃进江河,随着江水,汇入大海。屹立在岸边的沙滩上,向远处望去,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分不清是水还是天.正所谓: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远处的海水,在娇艳的阳光照耀下,像片片鱼鳞铺在水面,又像顽皮的小孩不断向岸边跳跃。春去夏来,炎炎夏日,绿树成荫……而一切美好下却危机四伏……

  还有三个月,便是修斯国王后埃斯塔纳的生日了,宠妻无度的亨斯里克国王正在忙碌着筹备一场策划已久的绝世盛宴,愿尽举国之力,只为博王后一笑。修斯国是星球上最大的国家,以武力著称,也是星球上唯一保存至今的文明古国,不仅修斯国的大臣收到了邀请,145个附属也无一例外的收到了邀请,为了去向皇后祝寿,便开始准备各式各样的礼物,世人皆知,埃斯塔纳王后爱美,首饰华服必不可少……一切都妥妥的进行着,于是,世界上掀起了一场无声的厮杀……

  一群小男孩为了躲避家中的安排活计,便偷偷躲到河边玩耍,在水边嬉戏,正玩得起劲,突然,一声尖锐的大象哀嚎在山谷回响,吓得孩子们纷纷跑上岸,朝声音处奔去。只见水中一头大象狂躁起来,全身剧烈抖动,脚步凌乱,上下摇摆。而此时牵引的几个象夫却显得异常镇,还时不时用尖尖的钩子去戳这头大象。要是大象不听话,他们还会更加用力用铁钩不停朝大象左耳钩,在铁钩摩擦象皮发出“咔嚓”声,大象剧烈反抗,头上被割出了一道5厘米的血口,良久大象才变得老实了,象夫们便驾着平稳地走出山谷。目睹这一切的孩子们迎面而上,一个孩子向父亲奔去并且大呼:“爹,爹你们在做什么,这象流血了,你们快救救它呀!”一块凸起的石头出现在孩子的脚下,不小心将孩子绊倒了,江滩上的碎石磕破了孩子的手掌,一会便鲜血直流。其中的一个象夫,见了便破口大骂:“你看看你受伤了吧,都多大一个人了,连走个路都会摔,赶紧自己止血,回家要是让我看见还在出血就给我仔细你的皮。”男孩委屈的说:“爹,这象也受伤了你们快救救他吧,它也才8岁大呀”男孩们纷纷附应。一个一脸粗犷的象夫说道:“它一个畜生救什么救呀,一边玩去。”男孩们看着受伤的小象,那双眼睛里流露这的哀求的目光,象终究被架着远去,而男孩们在原地望着象和人远去的背影久久愣住……

  这个曾经宁静和谐的小镇开始变得热闹起来了,人们也在不停的忙碌。这里每天都会送来成群的大象,这里有一个驯象营,听闻叫做奥斯维克,每到傍晚就会发出惨烈的嘶叫声还有吃痛的嚎叫,像极了孩子委屈的声音……时间一长,那股尸体糜烂的恶臭再也掩盖不住整日飘荡在小镇的上空。即使如此,小镇上的人也没有反对,好似那在进行着的一切与他们无关,大家都关上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母亲们终日嘴里叨叨着的无非是自家孩子又调皮的跑到哪个危险的山洞去玩了,自家的汉子今日出去做活哪哪哪又不小心受了点小伤,七大姑八大姨家又添丁了……无非是些家长里短。

  一个月后,街道上热闹非凡,20头装饰精美的大象从奥斯维克走出,他们的身上背着一个个大大的箱子,里面是什么,小镇的人们没说,剩下的大象又去了哪里,没有人会去关心

,更被提大象们眼底波澜……

  三月之期一晃而至。埃斯塔娜王后的寿辰将近,那一日,都城尤克里彻底沸腾起开了,各国公使纷沓而至,与他们同来还有大量满载贺礼的马车,奇珍异宝应有尽有。大道两旁站满了围观行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奇珍异宝被送入宫中,只能在路边一饱眼福了……庞大而又装扮精美的象群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路人皆道:如此庞然大物亦可做玩物,世无难事矣……

  为了庆祝王后埃斯塔娜的生日,国王吩咐将宫殿装饰一新,以昭示对王后的宠爱,彰示国威。描金作漆,繁花为缀。走进大殿,正中是一个约两米高的朱漆方台,上面安放着金漆雕龙宝座,背后是雕龙围屏,方台两旁有六根高大的蟠龙金柱,每根大柱上盘绕着一条矫健的金龙;仰望殿顶,中央藻井上有一条巨大的雕龙蟠龙,从龙口里垂下一颗银白色的大圆珠,周围环绕着六颗小珠,龙头、宝珠正对着下面的金銮宝座,梁材间彩画绚丽,鲜艳悦目,红黄两色金龙纹图案,有双龙戏珠,单龙飞舞;有行龙、坐龙、飞龙、降龙,多姿多彩,龙的周围还衬着流云火焰。而宾客的宴席上,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殿内古琴涔涔。大殿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眼见看着吉时快到了,国王便派侍女去唤王后前来。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王后埃斯塔娜正梳好了装,前拥后簇的朝大殿走去……

  大殿上坐满了祝寿的宾客,殿外则堆满了贺礼,国王将埃斯塔娜拉到自己身旁,说:“塔娜,相信朕爱你吗?你要这江山,朕都给你。”紧接着吩咐开宴,各国来宾纷纷递上礼单,争先恐后的向王后送上祝福。礼官便开始高声唱起了礼单……传闻,连续换了五个礼官,厚厚的礼单摞起来竟有三四个汉子那般高。礼物太多,记不清有些什么了,只听闻,寿宴过后,埃斯塔娜王后一改从前,穿装打扮甚是独特,穿的是貂皮的大衣,羚羊毛的小皮靴,垫的是狐毛的褥子,用的鳄鱼皮镶砖的手提包,犀牛角的雕刻而成的整套杯具,听说穿山甲含有很高的蛋白质,便时不时的炖上几只养身子,房中还多了一架用象牙制作琴键的钢琴,由于埃斯塔娜王后不善琴,便被闲置到一边,久久积了许多灰尘……

  不久,王后喜欢的貂皮大衣,羚羊皮靴,狐毛褥子,犀牛角杯……渐渐成为了贵族圈的时尚,各封地的贵族们争相模仿,唯恐落后,倘若谁没有几件这样的装备,就会被耻笑。于是,贵族们纷纷给自己添衣加物,追逐时尚。贵族们并不心急,下边的官员自然会乖乖的贡献上来,什么狐毛貂皮的,都不在话下。封地内搜刮不到的,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雇上那么一帮农夫,去别国捉捕便是了。官员们做的努力,贵族们自然安享其呈。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也追逐这种时尚。渐渐的,精明的商人便捕捉到了商机,一条庞大的奢侈品产业链条悄无声息的形成了,各种奢侈品店铺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在上流社会引起了轰动。

  时间的车轮走得很快。乡下的妇女们生活似乎发生了一切改变,她们不再整天絮絮叨叨的说些家长里短,她们似乎失去了胆似的,整天提醒吊胆的,每天都在念叨着:天都怎么黑了,怎么还不回来?估计又不回来了吧,保佑平安,老天保佑啊!然而,世事总是难料,往往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男人们归来的日子,有的男人完成了上头制定的射猎的任务,满载而归,而有的,不仅没有完成任务,反而摔成重伤,亦或是坠崖而死。这样的日子,每天的再继续,没有人吭声,更没有人反抗。

多年以后,修斯国多地爆发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北方田地龟裂,河流干涸,农民颗粒无收,而南方则是暴雨不断,泥石流,滑坡层出不穷,洪水泛滥,尸横遍野。百姓们流离失所,终于,从无尽的奴役中醒悟过来,他们组织起来,他们站起来了,他们站起来反抗,推翻了这原本就变得摇摇欲坠的政治大厦,打破了强加在他们身上的枷锁。他们开始反思,为什么天降异象,如此重的灾难降临在他们身上。他们渐渐开始明白,是他们为了腐朽的王朝而破坏了大自然的生态平衡,于是,他们开始努力的弥补过失,在山岗上,在河流畔,在田野边…满满的都是树木。人们纷纷放下了猎具,像是约好了似的,从那以后,好像没有人再去打过猎。山里的动物又开始多了起来……

  男孩从外边玩耍回来,一进门边见到他的父亲,那个曾经以猎象为业的男人,此刻正在为一只受伤的鸟儿包扎伤口,男孩瞬间双眼朦胧……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一千年?两千年?不得而知,这个国家的故事还在继续,传闻,他们信仰着一种叫好像做自然主义的东西……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