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

我现在坐在山东科技大学黄岛区的校门口里,现在陪伴我的是一条狗。我们在这相处了十多分钟了,它似乎对我放松了防备,因为它趴得理我越来越近了。我们所处的位置相同是我们的一个共同点,而另一个共同点是,我们现在都没有家。一开始我同这条狗对视,当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说出我现在的位置,可以说每一个想要找到我的都能够找到我,我的位置如此精确,这让我感到更加地孤独。身边不时有人经过,他们在短时间里与我共同处在一个共同的位置,然后又与其他人共同出现在另一个位置。

然而人的一生中花时间最长的事情是睡觉,而他们睡觉的位置也是他们花掉时间最长的位置。那个位置就是家。而现在的我,就如同与我共享现在的位置的狗一样,没有家。

如果这世界处处相同,每一处有共同的环境,那么可以处处是家。可是事实并非这样,就像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它会落雨,会变冷。好在它现在还很舒适。

对面的高楼,有很多黑洞洞的窗子,那是一些人的财产,也是他们的家。以前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的家可以完全用钱来衡量。你竟然可以把你的家卖掉,你把卖掉的钱存在卡里,装在兜里,那个你原来居住在里面,有着固定左边的一块几百立方米的空间就不再属于你了,你就又没有家了。你不能再住在哪里,你也不能住在你兜里的卡里。

这让人想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原来的我,以为家是一个永恒的概念,可现在看来,家竟然能够从不存在变为存在,也可以从存在变为不存在。每一个你认为不会改变的东西改变了,你要么改变自己的世界观,要么说服自己那不是真的。

对面的楼房窗户里的灯熄灭的更多了,整栋楼看起来更加的空洞。设想一下,把这些楼房全部隐去,所有的床,家具都忽略掉,会看到什么景象,将会看到一排排悬浮在空中的人。可以看到一个人侧躺着,他的姿势显示他可能正在骑着被子,因为除了赤裸的人,所有环境里的事物都被回绝掉了,所以也可能他骑的是一个毛绒玩具。在他的正上方三四米处是另一个人平躺着的人,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正做着一个美梦,而在他的正上方的人,口水已经流出了,眼看马上就要滴到他的脸上了。

然后再想上下左右看去还有很多的人,每个人的姿势都不一样,脸上的表情也是各异。这些人俨然是组成了一个矩阵。虽然这个矩阵不可能绝对地整齐,毕竟有很多房间是根本没有住人的,但可以想见四周那么多栋十好几层的高楼所组成的人的矩阵是什么样的景象。

现在一一归还他们的睡衣,放回他们的家具,再使钢筋混凝土重新显影,再次看到的就是之前一座座黑洞洞的高楼,那些睡在里面的人的并不恒定的家。

而现在的我,同身边的那条狗一样,脚下是大地,头顶是天空,是谁将那些看不见的东西给隐去的呢。不,头顶是云,因为有雨落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