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时期的爱情(1):从来就没有后悔药

王小虎看着K线图,一下子就颓了,16岁开始跟着老爸炒股,24年的老股民,10年的基金经理,2年的私募操盘,他从没如此沮丧过。

玉龙股份,医药板块,实地去考察过公司,董秘也信誓旦旦,两周之内就会增发,谁会想到,5个跌停板之后又是一个黑色星期五,一路下跌,无力回天。

可是怪谁呢?怪信誓旦旦的董秘么?怪看上去很老实可靠的保荐人么?怪私心太重的李总么?若不是他暗自换手,爆仓价不会从10.1变成11.2,王小虎发现不对劲,再去查账户的时候,才发现老鼠仓多的超过想象。

现在账户一个一个地被强平,电话一个一个进来,王小虎想去死。

王小虎死前还想见一个人,许湘。

她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是他的红颜知己。周围的人都以为他俩早已曲径通幽,其实并没有,他们从没越界,最有可能的一次是许湘和她的同居男友分手了,找王小虎喝酒,说着说着就哭了,王小虎却只是搂过她来好生安慰,搂着她时他有些心疼,30多岁的女人了,这么成熟的一个基金经理,在感情上,还像个20出头的小姑娘。但是除了心疼,他无法给她更多,他深知,他能给她的,并不能比她那分了手的男友更多。

那一晚,许湘也只是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7年的初恋未果,3年的同居未果,对于感情,她早已看透,她只喜欢同龄人,而这个年龄的男人,情感世界里不是有前妻就是有前女友时不时来搅搅局,男人总是撇不干净,而且男人还善于把好几个女人放在心里不同的抽屉,都放的妥妥的,她要的简单纯粹、专一忠诚,与其说是神话,不如说像笑话。

她是个情感洁癖癌,在她的情感世界里,非黑即白,没有灰色。她的想法就是「好好的,为什么要把友情变成爱情,然后因爱生嗔、因爱生恨,最后成陌路呢?」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们相知而互重,温暖而不逾矩,没有大事也不联系,有什么事总是一个电话就能到。

接到王小虎的电话,许湘心知不好,一定出了大事。许湘放下手上的事,赶了过去。

因一直未婚未育,快40了,许湘远看还像个小姑娘。但坐下来,脸上也是掩不住的疲惫。

“你怎么比我还憔悴?”王小虎问。

“别提了,最近我操盘的几只基金表现都不行,公司又有大的人事变动。你说,我们这些40岁的基金经理是不是该退休了?”在王小虎面前,许湘一向很直白。

“是该退休了,我这次死定了。”王小虎叹道。

“你的风控一向做的很好,这次怎么会?”许湘很是不解。

“哎,说来话长。”王小虎把事情从头到尾简述了一下。

看着坐在对面的王小虎,许湘有些出神。是否有更高等的生物在用「爱情」这个高等生物才有的情感体验去慢慢的毁灭人类?就像人类,用生物学的方式让害虫的雌雄性失去了寻找对方的嗅觉,找不到对方就无法交配,这样就慢慢走向灭绝;人类不也一样,越来越找不到爱情,就算坐在对面,明知是同类,却无法相认。

许湘能明显感到这两年小虎的变化,从前的他,从穿着到投资方式,都是保守型,而这两年,穿着时尚了,投资也激进了。都说酒壮人胆,其实不是的,钱才壮人胆,尤其是男人。许湘知道,这两年,小虎一定不安分。

许湘看着小虎又有些心疼,原来男人脆弱起来真像个孩子,真的碰到大事,不能和妻子说,怕妻子担心;也不能和情人说,怕情人离开,只能找绝对安全的知己说。

王小虎说着说着,也让自己对整个事件看得更清楚了,他经不起诱惑,信错了人,本想把包养费赚出来,现在却有了被包养的心,但谁能包养他,又能出多少钱包养他?男人的悲哀在于,到了一定的年龄,更卖不出去。

想在半年前,王小虎多么意气风发,那个时候,金钱美女,都以他意向不到的速度流向他,挡也挡不住。或许,太过顺利就是上帝给的信号,人在飘飘然之际最容易头脑发热。

肖虹就是在那个时期认识的,她涉世未深,眼睛像极了王小虎的初恋,见第一面,王小虎就有些动心了。哪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能抵挡得了中年男人的出手?没几个回合,肖虹就被攻下了。

本来这样的关系,不过是小虎诸多关系中的一段,就像中年男人的其他婚外关系一样,持续不了太久,新鲜劲过了也就结束了,不过,正好在小虎想结束时,需要一笔融资,而肖虹的老板正是做融资的,于是,他们的关系又持续了下去,通过肖虹,王小虎和李总结成了同盟,李总负责整个项目的配资。

当时,王小虎以为,这一切,都是上天的恩赐,怎么一切都那么顺利,回头看,其实一切都是上天埋的雷啊!

当时,王小虎只是接受了上市公司求护盘的提议,如果不贪心,就简简单单把这个案子做了,赚点生活费,也没后面那些事。偏偏负责配资盘的老板李总,是个贪心的主,「钱还不好整,老子10个亿都找得到,我就不信,10个亿都拉不上这一只股票,兄弟,咱们干一票,再赚一套房。」

王小虎其实并不缺房子,市中心有两套,郊区还有一套,光房产,就是几千万的身家,还有上千万的可支配资金。但如果你看到钱都在天上飘了,能不想它落下来吗?王小虎似乎看到很多很多的钱都在天上飘,只要伸手,钱就唾手可得,为什么不伸手呢?

王小虎的事业从35岁以后就像开了挂,一路往上走,上天对他似乎特别眷顾,给了他一个贤惠传统的妻子,两个孩子,还有三次牛市的获利。

王小虎娶老婆时的心态就像要过圣诞节了,急着去森林里砍一棵圣诞树,扛回来的这棵挺好,结实也好用,就是和森林里其他树并无什么大不同。但就算这棵树跟别的没什么不同,他也希望这棵树庆幸自己进了好人家,住着大大的房子,房子里有壁炉,壁炉里生着火,温暖又温馨。这些年来,他一直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着。

他想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富贵险中求,不冒点险,哪来的大富贵?

可是,这次的赌局,现在却面临着不可收拾的局面。因为有着肖虹这个内线,他总觉得,事情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就算一开始放了10倍的杠杆,也预估过最差的结果,都在可承受范围之内。谁知道,李总的贪婪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而肖虹的涉世未深,也根本胜任不了无间道的任务。

现在回想起来,每一次在资金到账前股价就会小涨,其实就是消息已有走漏的预警,可人在顺境之中,谁会去想那么多,谁会想到,李总在配资时还会做手脚、做夹层,等到局面控制不住时才发现那么多老鼠仓,期间的每一次换手、洗盘,一切都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价格的开始下跌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还以为是自然调整,直到崩盘。

再复一次盘,如果从头来过,应该还会接受这次的赌局,还是会下注,可是有几个是认赌服输的?

王小虎真是懊悔极了。7个多亿的资金啊,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从没如此惨败过,比输钱更打击人的是输了面子,关乎荣誉。

弄清了来龙去脉,许湘问:“事到如今,还有谁能救你?”

王小虎说:“除非不怕死的再进来3000万。”

许湘:“我可帮不了你,你去问问你的哪个老相好吧。”

老相好,真的有哪个老相好能有这个实力,有这实力还能出手相救就好了。

王小虎落魄时,才发现,平时称兄道弟的那些人根本不是兄弟,一周前,当他仔细地查了每一个账户,发现爆仓线已被人为抬高时就开始想办法了,但是没有人愿意冲锋陷阵,相反,一个团队中还有人两面三刀,明买实卖,局势就摆着,囚徒困境,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谁会牺牲自己,保全他人?

王小虎这才发现,上帝埋的雷还只能他去踩踏,这一声巨响,就是粉身碎骨。

许湘一语点醒梦中人,见面之后,王小虎焦急的打着一个又一个电话,去问一切有可能入场的资金,虽说此局的胜负已定,必死无疑,能苟延残喘,哪怕有一丝希望,也不能放弃。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