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手

早上,太阳还没有露脸时,刚跑上湖心公园,听见有人说:“都到了小雪的时节了,前边跑过去的这人还赤膊上阵。”

是啊,来湖心公园跑步的人大都棉服加身了,本该是飘雪纷飞的季节了,竟然还没有见到雪花的影子。

雪,大概还行走在江湖的路上吧!天气预报下周雨雪将至。

赤膊行走?在这个寒冷的清晨。

“嗨,姐,早上好!”

有人从我的身边跑过去,回头朝我打着招呼。

“早,水手,好久不见!”

哦,真的是水手,他刚从霍尔木兹海峡归来,浑身带着从阿拉伯半岛的热带季风吹黑他的胸膛,黑瘦了许多。

这才想起真的好久没见到水手了,他大概每年的冬天都会回家休假。

水手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某海事集团公司,因为小时喜欢唱那首《水手》中的“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后来竟真的当上了水手,圆了他小时候的航海梦。

他们的工作专属从中东地区往国内运输石油和天然气。

多年的航海经历,也让他从一个内向沉默的男孩变成了一个侃侃而谈的汉子了。

环球航行中,他们的船舶经常在炮火连天的中东地区的海边逃过一劫。

他坦言身处在和平的国度里,真的是幸福,我们更应该珍惜,更爱我们的中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