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那是我

   

假如那是我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今年我四十岁,在同龄人里我看上去很年轻,算有几分姿色吧。每每听到别人对自己的夸奖,心里满满的受用,但嘴上总是少不了自谦的话。

    从小我是个害羞的孩子,自来卷的长发,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总是被长长的卷翘睫毛半遮着。从熟人跟前经过,总是一个浅浅的笑容来代表打招呼,一个家属院的长辈们总这样评价我,好一个洋娃娃一样的乖女子。我安静的在家里、在学校扮演着的各种角色。默默的接受所有的指令,努力地完成。

  这样的成长,让我心里有了些许的小资与傲慢总想追求所谓的完美。我想有一个家电齐全、红木飘香的家,我光着脚站在实木的地板上拉开厚实的窗帘让白色的纱帘跟我的长发一起飘起。我想写出飘着墨香的蝇头的小楷,上面尽是优美的文字。我想坐在宽大的独立办公室中,终于处理完案上复杂的事物,让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我想做出满桌的珍馐,让我爱的人品尝,让美食牢牢地栓住他的脚步,无法离开。我想和相爱的人有一个美好的孩子,我想我们三人天天都笑着醒来。纵使人生已不惑还心存幻想。

  我爱好各种复杂的编发、爱好在底布上绣出花鸟鱼虫、爱好在纸上写出一篇篇优美的散文。我没有拿的出手的作品,那也仅仅局限在我多了几个让我编发的业余模特,我又完成了一幅十字绣作品,我在日记本上完成了一篇当日所闻所感。这离我要的优秀相差太远,我想要的是我为T台的模特梳出各样的潮流发型,我想用五彩丝线绣出一幅幅湘绣作品,我想在知名刊物发表了一篇篇长文。

  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让我无法成为一个优秀者。我在一个大大的,十几个人的办公室中嘈杂的工作着,没有人谈论爱好、理想,我象一个没有装着灵魂的人,听着一些家长里短的闲话,谈论着午饭食堂吃什么。每天对着同样的人与事,鲜有工作的成就感,只求工作安稳不出错。我想逃离的呐喊,可家里还有女儿等着我,颓废着过着没有假如的生活。

    重拾写作,纵然文字还在,但辍耕太久,我会经常词穷墨尽。我用稚嫩的文笔敲出一行行的文字,从小学开始让我一路飞奔去追赶,让我的心跟着梦想飞!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