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礼物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关于父亲,那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称呼。

小的时候,母亲一个人拉扯我长大,而父亲则去了遥远的城市挣钱养家。  

那时,关于父亲的记忆就全在春节了,那一年春节,父亲给我带回来一个大铁碗,铁碗光滑如玉,灯光下碗沿闪烁着和蔼的光芒。吃团圆饭的时候父亲不善言辞,只是一个劲儿的给我夹菜,傻傻的看着我吃饭,母亲开玩笑的说:你爸给你买这个碗,是想让你每顿都吃完这一大碗饭。年幼的我竟当了真,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尽力吃完,吃光,因为这是爸爸给我买的。父亲过完春节就走了,留下了一间出租房,,一个大铁碗,母亲和我。父亲走的那几天,看见铁碗就想起饭桌上一个劲给我夹菜却很少和我说话的男人。而父爱则化身成了一日三餐必备的那只铁碗。  

穿上了短袖,吹起了电风扇,楼下的知了开始鸣叫,躺在街道边的狗也开始吐舌头了,冰箱里塞满了一支支棒冰和一大半习惯,原来已经到夏天了啊。那个夏天,母亲还是在照顾我,我还是老老实实读书写字,父亲还是在远方的城市为这个家庭打拼着。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常又普通。下午放学了,我和小伙伴嘻嘻闹闹的回家了,一进家门,看见了一张熟悉而又熟悉的脸,那时我父亲啊。放下书包,坐在父亲边上,还没有把凳子坐热乎,我发现墙边有一辆自行车,光滑的车身,圆润的轮胎,笔直的链条,那辆自行车好像放着光,我看了一眼,眼光就再也挪不了了,心里乐开了花。吃饭的时候也没怎么看看父亲,父亲依旧一个劲的给我夹菜,我端着铁碗想吃快点去骑车,然而,父亲看我碗空了就一个劲的给我夹菜,无奈之下我只有慢慢吃。良久,吃过晚饭,迫不及待的把自行车小心翼翼的搬下楼,两腿一跨,双脚一蹬,非一样的起了出去,街边上,公园里,我听见风在耳边轻轻诉说,我看见下棋老爷爷紧皱的眉毛,全然忘记了家里还坐着视自己为生命的父亲。天边的一抹火烧云越来越淡,我也越来越接近家,简简单单的洗了洗,爸妈耐心的陪我看我喜欢的动画片,看完就睡下了。果然没过几天,父亲又走了。我每天骑车上学,放学。自行车成了我上学的代步工具。而我的父亲是我的车轮滚不到的地方。咬着牙,流着汗的挣钱养家。那时我初二,还是头一次主动去想起父亲,心里漾出一张消瘦却又和蔼的脸。  

年过几载,丢了几套穿不了的裤子,电视里不会再响起动画片的吵吵闹闹,看着镜子里的我又多了一颗青春痘,一不小心的都长这么大了,出租房也退了,换了一个大的套房,亮晶晶的地板,明亮的吊灯,房间里弥漫着清香,客厅总是坐着我和妈妈,生活的确是变好了,我也的确是成长了许多,而父亲,母亲的两鬓也多了几根白发,我对父亲的印象也愈加深刻了,那时一个铁骨铮铮,为了家庭流血流汗不流泪的男人,在外面忍受了多少辛酸,夜里又饮下多少的苦楚,一个人在他乡,默默的为这个家操劳着,忍受着。  

现在,我上了大学,父亲也终于是安定下来了,陪着我和母亲在家中工作,日子过的平淡,幸福。每当周六周日的晚上,饭桌上冒着热气的饭菜,我和父亲就着柔软的灯光,轻抿一口辛辣的白酒,谈谈学校的事情和工作上的事情,那过去的日子总是像杯子里的酒,入口总是辣的,想起却是绵长而又苦涩的。在母亲的呵斥下,来不及忆苦思甜就赶紧吃快凉的饭菜。一家人,一桌菜,一瓶酒,醉眼里映出幸福,嘴角里噙着笑容,安然入睡。  

比起那沉甸甸的铁碗,炫酷的自行车,我最想要的还是一家三口共剪西窗烛的幸福温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