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7

      周末初春的清晨, 我走在小镇通往菜市场的街道上。

      春雨已经下了一夜,现在还在悄悄地落。乍暖还寒,寒气袭袭,使我边走边耸耸肩。毛毛春雨伴着清冷的微风,落在我的脸庞,不觉冰冷,只觉清爽怡人。车辆鸣笛声时时传来。

      刚走出小区大门,就瞥见了在湿漉公路边的一推垃圾,在它们旁边的大垃圾箱已经不见了。它们被雨水浸得湿透。

      街道上的雨水反光,又因为我脚趾磨出了茧子,鞋有些小,因此脚指被挤得疼痛不已。左脚不能使力,使我的步伐短小。但我走得却不慢。

      在还来的路上,我遇到不少少年少女,向小镇中学方向走去。我不禁加快步伐,近于奔跑。心中被激起层层涟漪。在一处弯道我从一个高挑的少女身边而过。我没有去看她,也不敢去看她,但我注意着她。眼睛余光之中的她神情愉悦轻松地望着我,继而看着我。而我却心有所思地假装一心一意地行走。她的样子很美、很自信,可她具体的面容我却无法知道。啊!她是否知道当时我的心是多么的沉重和紧张。我害怕被人猜疑我是否还在读书,我害怕被人瞧不起,认为我同绝大多数人一样:人生格局狭小,为人世故,素质低下。

      这不,刚错过她。我发现一个与我相向而走的带着眼镜的中年男性,用他那轻蔑的眼睛斜视着我。为什么?人行于异呗!

      在黑暗狭窄的楼梯上,那个中年妇女突然从门里探出头来,当时她家的门是半开的。她仔细地观察我,带着厌恶和恼怒,还有怀恨在心的眼睛。而我看了她两眼,没有丝毫畏缩,不怒自威,洞察一切,几乎没有表情。然后继续自然地上楼,伴着轻微的脚步声。

      私人日记,读者可能会见怪、不理解。每个人都有不适合或是不想公开的秘密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