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腊八粥

  童年很多的记忆都和吃有关系,因为那时不是吃不饱就是吃不好,平时除了玉米面大饼子就是高粱米饭大碴粥,极少有顿差样的。即使家里来了客人,也是难得饱餐一顿白白的米饭。

    要想饱餐一顿大米饭只能等到过年!所以,对年的那份渴盼和期待是现在的年轻人无法能体会到的。而对年的期待是从期待腊八开始的。小时候一进腊月,心就开始了满满的期待!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过了腊八,年就近了!而且腊八那天,可以饱餐一顿香喷喷的大黄米饭,那就是我童年的腊八粥。

  “腊八烟囱先冒烟,高粱先红尖儿!”当时在我们那农村流行着这一句话。高粱先红尖儿,预示着五谷丰登,庄稼大丰收。对以种地为生的农民来说,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了。所以家家腊八那天都是想尽办法抢着起早做饭!

  为了早早吃上大黄米饭,妈妈那时头一天晚上就把大黄米泡上,就把红红的芸豆煮好。芸豆要是多就会多煮一些的,因为嘴馋的我们对煮熟的芸豆也不会放过。妈妈当时少有的大方,总是笑眯眯的给我们兄妹五人每人一把煮熟的芸豆,我们几个就像吃糖果那样一粒一粒的把煮熟的芸豆扔进嘴里,觉得不解馋时,剩下的几粒一下子全倒进嘴里,那滋味真的让人回味无穷。

  那时家里没有钟表,为了早起,爸爸和妈妈一夜是睡不好的,生怕睡熟了鸡叫听不见,夜里不知道要醒多少次。我们也是少有的精神,也会帮爸爸妈妈听着鸡叫。公鸡的第一声啼叫后,爸爸和妈妈就急忙起来,一个忙着生炉子,一个忙着在厨房焖大黄米饭。我们兄妹几个也就再也躺不住了,就像过年一样,个个都早早起来。我喜欢在厨房看妈妈焖大黄米饭,就围在妈妈身旁,有时也帮填填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此时正是一年最冷的时候,那时房子保暖也不好,即使屋里,也难免滴水成冰,厨房更是极冷的!等水开了,屋里就是满满的一团雾气,妈妈就得把门打开,冷风就一下子涌进来,厨房就格外的冷了。可妈妈在灶前忙得热火朝天,锅里喷出来的热气扑在妈妈的脸上,额前的头发湿漉漉的,红润润脸上挂满着少有的笑。

  焖大黄米饭要水开了米下锅的,下锅后要用锅铲子不停的搅动、翻动,以免粘锅底,要是爨烟就难吃了。等大黄米饭慢慢变粘稠了,妈妈把煮好的芸豆放进锅里,再慢慢搅匀,看看锅底的火,满意的把锅盖盖上,笑着说:“再焖一会儿就好了!”

    桌子上,爸爸早已经准备好了荤油和白糖,我们几个抱着空碗,坐在桌旁着急而又耐心的等待着……当妈妈把满满的一大盆大黄米饭端上桌子时,我们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个个迫不及待的把碗凑到妈妈面前,妈妈就笑着说:“别着急,别着急,管够吃!”我们都把碗里的大黄米饭中间掏出一勺,再把满满的一勺荤油埋进去,然后在饭上洒上一层白糖,那天,我们都可以奢侈的享受一回了!我们小心地拌匀,吃上一口,那香甜就无限地弥漫开来,让人欲罢不能,吃了一碗又一碗。

  转眼四十年过去了,岁月无情的淡化了很多记忆,但总有一些甜蜜留在心底。今天,我又早早地起来,精心地熬好了一锅腊八粥,配料比当年全上千百般,可怎么也吃不出童年腊八粥的香甜……哦,原来童年腊八粥的香甜永远萦绕在心间,不曾走远!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