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辛—爱到荼蘼

    水穿过喉咙的时候,发出冰冷寂寞的声音。

    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在深夜轻轻呼吸着,带着尚未褪去的情欲,姜辛点燃一支香烟,她并不擅长,尽管小心尝试着,还是被呛了。

    姜辛脑海里又个画面一直挥之不去,一个美丽的的女子,依在窗口吸烟,迷蒙的烟雾下,女子媚眼如丝,神情忧郁,朱唇轻启,一缕烟雾飘散,那只烟仿佛成了蛊惑人心的魔笛,无声诉说着一个悲伤的故事。

    一支烟很快燃尽,所有销魂的东西都是短暂的,烟如此,男女间的欢愉亦如此。

      床上的男人已经入睡,呼吸深沉,有人说相爱的人在一起睡觉,最先入睡的人爱的少一点。姜辛想,她和老陶或许根本算不上相爱。

      老陶是南方一家出版社的美术编辑,姜辛是北方一家美术院校的学生。

      大二开始,姜辛在老师的介绍下开始给这家出版社供画稿,从最初二十块钱一幅的儿童插画,到后来二百一幅的小说插画,姜辛用无数个不眠的夜换取着上大学的生活费,也积攒下了和老陶在QQ上一页又一页的聊天记录。

      和大多美术生一样,姜辛大三开始在外面租房子,她习惯通宵画画,安静的仿佛整个世界只有自己,只有面前的电脑,只有手下的数位板,只有神秘变幻的色彩,只有光与影的对白,累了的时候就会冲一杯咖啡,站在阳台上看这城市入睡后的样子,看夜的黑暗在到达一个极致以后,又开始一点点明朗,一点一点清澈,最后彻底明媚起来。

      将画稿保存,发送邮件,目的地是那个她称为老陶的人的邮箱。

      关上电脑,洗脸,刷牙,套上运动服,到附近一家早点铺,有时是一屉小笼包,一碗粥,有时是一根油条,一碗豆腐脑儿。吃着早饭,看这个城市在鸡蛋灌饼的香味中,在小笼包的雾气中,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中一点点苏醒过来,变得喧嚣。然后带着饱满的胃,和疲惫的大脑回到出租屋,把自己扔在大床上,开始自己的夜。

      黑白颠倒的日子里,姜辛除了必不可少要出席的课,其他时间几乎都待在出租屋里,除了画画,就是看书,听音乐,看电影,睡觉,直到和老陶无意间开启的聊天。

    在此之前,除了工作的交流,和老陶之间再无其他。忘了是怎么开始的,或许是老陶那句随意的问话“情人节,没和男朋友出去玩儿啊”。

    或许是姜辛那句“个矮人丑,没有男友”的自嘲。

    或许是老陶那句“三界之内,小姜最美”的鼓励。

    远隔千里的两个人,在电脑前敲击键盘,从调侃,到自嘲,从老陶出国的前女友,到姜辛高中那场荒唐的早恋,从南方的明媚阳光,到北方的凛冽寒风,无论什么话题,总能兴致勃勃的聊很多。

    每次聊天的结束都带着意犹未尽的愉悦,以及对下次相约的期待。原来聊天也需要棋逢对手,相互倾听,相互安慰,相互懂得。老陶比姜辛大十岁,也许正因为如此,老陶总能轻易猜到这个女孩子心里最柔软,最隐秘的心思,这对于生活圈小到可怜的姜辛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而姜辛在网络上远远比现实生活中更外向,更真实,也更敏感,这便成了老陶眼里颇具个性的女孩子。

    隔着网络,相互刻画着对方的样子,虽然有视频,也可以发照片,可是两个人都默契的对此只字不提。

    姜辛喜欢上一个游戏,就是猜测并描述对方的一切,答案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猜测的过程,因为姜辛总有强烈的直觉。

    “短发,很瘦,带眼镜,坐在电脑前,穿白色的T恤,灰色的家居裤,拖鞋也是灰色的,电脑桌上有一盆仙人掌,一个相框,放的是前女友和你的照片,一个水杯,是情侣杯其中的一个,床单是灰蓝色格子的,书架上摆着一个摩托车的模型……”

    姜辛喜欢这种具体的描述方式,很多都是全无理由根据的猜测,可她喜欢这种自由的想象。

    老陶发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并没有去纠正或者肯定,他纵容着她的这种想象。

    有人说,一个习惯的养成只需要28天,而他们的聊天不只持续了二十八天,是习惯,还是依赖,说不清楚,即使没时间聊天,也总能看到对方的一句简单问候。

      “老陶,晚安!”

      “丫头,晚安!”

      有些感觉两个人都懂,但都小心翼翼试探着,时不时的在对方心里轻轻挠一下,这样的暧昧情绪似乎比恋爱的时候更美妙。直到老陶的突然出现,一切忽然变的微妙。

    “明天我去参加我们大学同学会”

    “嗯,你前几天说了”

    “那我要早点休息了,明天见”

    “哦,晚安”看着老陶的头像暗淡下去,姜辛心里掠过一串问号,又很快消散开。或许答案就在明天。

      电话铃把姜辛从睡梦中叫醒,眯着眼睛,一串陌生的数字,接起电话。

      “丫头,还在睡觉啊,真是小懒虫”温和低沉的声音落在姜辛耳朵里,却如一颗掷入湖面的石子,叫醒了姜辛的心。

      姜辛忘了给自己介绍兼职的老师和老陶是大学同学,忘了老陶要参加的大学同学聚会就在这个城市,也就是说老陶来了。

    “你,你怎么想起来跟我打电话了?”姜辛心里一半是雀跃欣喜,一半是忐忑不安,说不清楚的情绪。

      “想让你确认下我是不是短发,是不是很瘦,是不是戴眼镜……”后面说些什么,姜辛不记得了,脑子一片混沌。

      老陶没有多说,甚至没有问姜辛是否愿意,只说了一句“时间和地址,短信发给你,不见不散。”

      姜辛试了所有的衣服,最后还是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色连衣裙,棉麻的柔软质地让整个人看起来柔和自然。盘算着时间,姜辛早到了十分钟,可是刚走进餐厅,就看到一个坐在窗边的男人向她看过来,然后微笑,招手。

    姜辛让自己尽量看起来轻松大方,坐下后,姜辛和老陶对视了一眼,都笑了。

    “你看我头发不算长吧,也不胖,可是我不带眼镜……”老陶这自来熟的开场白也开启了一顿丰盛愉悦的晚餐时光。

    “你看我呢,是不是个矮人丑”

    “不,三界之内,丫头最美”

      姜辛心里的欣喜翻倍增长,带着点庆幸,听说过太多见光死的传说,姜辛感恩面前这个男人不仅不丑,还又有一种说不上的感觉,双子座男人特有的善谈,洒脱,还有隐藏在眼神中的淡淡忧伤。一餐饭的时间,没有聊特别多,却也没有丝毫的冷场,有些人在一起就是这样,你不说,我也懂。

      见过一面以后,电脑前的聊天变的更亲近,也更真实,那隐隐约约的暧昧情绪发酵,膨胀,一步步走向最大的欢愉和刺激,也逐渐嗅到一种危险的气息。姜辛知道,和自己相比,老陶是个情场高手,所以总能恰到好处的拿捏她的情绪,也知道,她和老陶之间除了能聊得来,其他方面都没有可能。

      可是感情就是这样,越危险,越诱人。陷入这样的感情,姜辛变得焦躁不安,患得患失,聊天的感觉也变了。老陶或许是能感觉到的,只是不说,任由她发脾气,使性子。从来不说以后的事情,被姜辛逼急了,只是淡淡的说,丫头,我喜欢你。

    可是喜欢不是爱,姜辛知道。

      大四的毕业实习开始了,姜辛决定做一件一辈子只做一次的事情,她要去找老陶,没有提前说,她在火车站买了到那个城市的火车票,上车以后发短信给老陶。

      “我坐上火车了,晚上九点半到站,我想见你!”

      不一会儿老陶回信息“我去接你”

      南方的十一月,湿冷的空气穿过衣服,浸入骨髓。走出出站口,姜辛就后悔自己低估了南方的冬季。远远的看到那个想了无数次的脸出现,老陶走近,然后一只胳膊把姜辛搂在怀里。

      “丫头,你穿少了”边说边拥着姜辛往停车场走,昏暗的灯光下,姜辛看不清他的脸,却能清晰的感受到来自这个男人身上的温度,气味,还有心跳。

      老陶开着车,一路上他们没有说话。回到老陶的家,已经是十点多了。老陶的家北欧风格的装修,简约大方,只是没有灰蓝格子的床单,电脑桌上也没有相框,没有仙人掌。

      姜辛坐在沙发上,闻着房间里陌生的气味,忽然有些恍惚,自己真的来了。

      老陶在姜辛面前蹲下来,握住姜辛冰凉的双手,抬头盯着姜辛。

      “丫头,你为什么要来?”声音依旧温和低沉,只是带着微微的沙哑。

      “不知道,就是想见你了”姜辛望着老陶,就这么近距离的相互看着。

      老陶轻笑一声,站起身,拉着姜辛到靠里的一间卧室,“好了,太晚了,这个卧室的床单都是新换的,快去睡吧,明天带你出去玩”

      老陶转身的瞬间,姜辛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从背后抱住他

      “我,我不想自己睡”

      “怎么,自己害怕?”

        “不,我想和你一起”姜辛不知道怎么表达,但是她知道,老陶懂。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知道会发生什么吗?”老陶转过身,扶着姜辛的肩膀,呼吸深沉,声音低哑。

      姜辛点点头“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就是我22岁生日了,我想做你一天女朋友,就一天!”说完,双手紧紧搂住老陶的脖子,在他唇边轻轻吻下去。

      老陶深吸一口气“丫头……”。

      当肌肤裸露在空气中时,姜辛不由打了个寒战,她感觉身体僵硬着,手和心都无处安放,老陶把头埋在她的肩膀,喘着粗气,声音低哑,“丫头,你不该来。”

      姜辛身体里倔强的因子叫嚣着,“不,我爱你”,姜辛像个任性的孩子,再一次抱紧他,像是一种肯定。

      低吼着,老陶回应着这诱人的鼓励,沦陷在这美好的身体里。

      夜色无边,只有低沉细碎的声音诉说着抵死缠绵的沉醉。

      很多年以后,姜辛还记得那晚的月色,还记得那句“丫头,你为什么来”,还记得那个男人身上的味道,还有温和低沉的声音。

      生命中总会遇到很多人,有的人出现,教会你爱,然后转身,消失在人海。

      一场欢爱,倾尽所有温柔,一世安稳的期许抵不过一晌贪欢的不羁。

      一生一次,爱到荼蘼。

     


      —丫头,总有一天你会连我的名字都忘记的。

      —不会的,你也不许忘记我的名字,我叫姜辛。

      —姜,味辛,微温,生用发散,熟用中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