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见和田】遇见雕爷,遇见美玉匠心…… - 草稿

偶遇和田玉,静待莲花开!

玉雕厂车间里,单调的雕琢声与尖锐的打磨声纠缠一起,全部的风景只有师傅们灯下埋头鞠身的背影。

这环境和场景,真与高雅和品味无关,参观者也绝不会久留。

雕爷坐在他的木椅里,一坐就是一个花甲,眼睛早练成了雕刀,小师傅们递上来的物件都禁不起他眼里的刻刀……

老雕爷,老料。

师傅,荷花。

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是荷或莲?雕爷不语,小师傅们忙碌依旧。

无数个个日子,单调枯燥的过去。一朵朵莲花,正从小师傅们略显生涩的刻刀下缓缓绽开,并且似乎真有了清香,引了蜻蜓……

雕爷,依然无语。

荷花,次第开放。我想起曹寅“一片秋云一点霞,十分荷叶五分花。湖边不用关门睡,夜夜凉风香满家。”想起采莲女,扁舟一叶滑水过,“芙蓉向脸两边开”……

玉雕厂里,嘈杂的声音和飞舞的尘粉全看不到听不见了。研磨器里,一枚枚,一朵朵荷花“出淤泥而不染”,“开花浊水中,抱性一何洁”!

有一天收工,向另一位琢玉高师讨教,见他茶水间里挂着一副孟浩然的字:“从来不著水,清净本因心”!

写的竟是荷花!

琢玉师说:琢玉是件苦差事,磨练的就是心境。人生浮华,难免焦躁,凡事急成,反倒坏事。世间万物,唯一心字,清净本因心!

恍然顿悟!

凡事,当莲心如水?静待荷花开……


再见莲花开!

自从老夏《静待莲花开》之后,莲花似乎成了老夏的一位老友,常常记挂念想,果然,就从雕爷工作室里次第开放了。这次竟是开在了羊脂白玉之中!

不知当年老周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看了这才写的么?还是雕爷本和周敦颐就是心有灵契的密友?

开在老夏眼前的莲花,一枚枚一朵朵,造型各异,倒的确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亭亭玉立,或芙蓉出水,玉骨凝肌,娇羞可人……这时候,老夏瞧着瞧着便木化了,搜索枯肠,常常也找不出更好的词语,冰清玉洁,纤尘不染——这真可能算老祖宗为落入凡间的这白玉莲花创造的最好的词汇了!

有时候,老夏端详久了,竟会感觉逐渐褪去浮躁,内心里缓缓渗入清凉,仿佛酷暑天步入深山掬一捧山泉的清凉,抬头处,却见一隅古刹的琉璃瓦翩跹于簇拥的松叶之巅。

突然想起佛经中说,人间莲花不过十瓣,天上莲花不愈百瓣,只有净土的莲花方千瓣见强……这么想来,净土也便成了老夏彼岸之花的代名词了。且收尘世莲花一朵,亦走亦歌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