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双胞胎是什么感觉

作为双胞胎是什么感觉_第1张图片

前几天,我出发去大学读书,我哥比我迟两天出发去当兵。

在此之前,幼儿园到高中,一直都是一个学校,但很巧的是,都不在一个班,于是每次都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我的同学刚看见我过去了,又看见我过去了。一开始只是觉得可能自己花眼了,后来多次这样后,就会问我,你不是刚过去么。我就会笑笑说,那个是我哥啦。然后我就可以看见同学一脸稀奇。

幼儿园稀奇,小学稀奇,就这么一直稀奇到了高中。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偶尔路人问是双胞胎都觉得稀松平常。

像很多兄弟一样,会吵架,会把零食分得很均,也有一些共同的爱好,记得初二那年我和他说,以后保持个习惯,偶尔写点东西,小说或者短诗或者小散文,然后就一起一直写到了现在,只有一台电脑的时候会打打双人小游戏。

就像根生于台州的我习惯于台州的饮食所以完全感觉不出它的特色一般,我对于有个孪生兄弟觉得再寻常不过,直到前几天,来到宁波,即使和台州隔得不远,但我开始觉得饮食口味偏差有些大,于是看见一家台州小吃店就兴致勃勃地跑了过去。身边忽然没他在也是这样,即使觉得肯定无碍却还是不习惯。

于是觉得身边一直有人陪着是件再棒不过的事情,有个人一直陪在身边,读书,写字,游戏。

我很不习惯身边忽然少了一个人,他还没去部队前,我们就用手机聊天,等他去了,一开始应该事情很多,好久没有电话,我一边军训,一边想着,他应该很累吧。

我去问教官,去当兵不能打电话么?教官一开始当兵是怎么样的?

大学一开始的我,忽然变得有些内向,我也说不出理由。

有一天我在和邻居聊天时得知,我哥有给家里打电话了,他在那边不习惯,过得很苦,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平时从不说想念的他说很想家里,我只是看着慢慢发来的消息,眼泪就很快盈眶。

那个平时吵吵闹闹的兄弟,忽然就好想念,不知道经常熬夜的他会不会累得碰到床就睡着,不知道他有没有交到新朋友,不知道他想我们的时候会不会胸口很闷,很想喊出来。

昨天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躺在床上,侧着身,忽然听到他在叫我,像是平时,他说,过来一下。我立刻转过身,没有人,我知道他不在,但还是很矫情地想看见他,然后有些失落。

今天,我和朋友说:昨天,我躺着的时候听见我哥叫我了。

这不是幻觉,是心灵感应,以前在书上看到有些双胞胎明明隔得很远却可以知道他在干嘛,我们的感应差一点,能听到他声音。

我说,他想我了。

然后就很想哭。

上午的时候他打来电话,我和他说了几句,我们都没有说出关心的话,我们从来都不互相表现各自矫情的一面。他问我,临走前让你帮我修改的文章修改了么?

我说,编辑还没催。

我问他,放假了么?

他说三天。

我们说起话来都很轻松,就像往常的稀松寻常。只是,我很想念,这想念一定是孪生的。

孪生不是复制,不是让我们变得不再独一无二,而是一种补充,一份馈赠。

这个道理,我才刚刚知道。

不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