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梭烟雨,最美是那江南水乡

一梭烟雨,最美是那江南水乡_第1张图片

南方的二月,早春暖风和煦,吹醒了天地林山,吹醒了虫鱼鸟兽,该是繁花似锦、争奇斗艳的季节了。

烟雨江南,总有一种古朴美,和缓的穿城水,迷蒙的远山,湿润的雨巷,打着油纸伞的姑娘,步履优雅地在鹅卵石铺就的巷道漫步,仿佛独立于宇宙八荒,不受时间洪流的打扰,又似跃然于水墨山水画上,静谧安详。

那一方小城,夜色如墨,寂然无声。

待雄鸡鸣唱,晨辉渐起,一夜无梦的小城悠悠然醒转,迷蒙双眼微闭微合。

远山的轮廓乍隐乍现,似步履蹒跚的旅人,在晨雾中款款行来,经历了沧桑,蒙蔽了烟尘。那是小城万千年的守候,生死相伴,不离不弃。

小城的喧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四季如常,风雨不辍。

热闹的节奏随着车马声麟麟而过,从城东至城西,自城南而城北,简单明了,不讨人嫌,不惹人厌。

傍街林立的商铺,是小城人的生计,古香古色,别有洞天。

商品都是自家人手上的活计,鲜嫩的笋尖,软糯的糕点,肥腻的蹄膀,水灵的豆花,更有造型奇特、编制密实的毛竹工艺品,每每吸引外地游人的围观抢购。虽是售卖之物,亦是凝集了心血,倾注了巧思,点点滴滴都是情,是小城人精致的生活、灵巧的心智、勤劳的耕作。

沿街漫行,“铎铎铎”的脚步声伴着温婉的叫卖,于清晨的一袭凉意中,驻足观望,鼻子里五味杂呈。

小城的空气,洁净如反复筛滤的黄酒,清亮澄澈,泛着琥珀的光泽。小城的空气容不下一丝一毫的污秽,只有延续千年的独特小吃,美味缭绕,凝结成丝,千条万条,缠绕裹足,悄无声息地勾引游客的味蕾,片刻温情,终身不忘。

穿城而过的一江春水,温柔如昔。纵使山雨欲来,也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

河是小城的血液,是小城生命滋养的源泉,是小城人记忆深处的温润如玉。河道狭窄,水流平缓,纵横交错,密如蛛网,宛如小城人精雕细刻的生活,把巧思妙想融入那千沟万渠中。

驾舟渔猎,载客载物,全赖于山泉河水的生生不息。清冽的水,夹岸的桃李芬芳,绿苔浸染的石桥埠岸,河面摇曳的舟影,飘零的碎花,乘客伫立船头深邃遥望的目光,仿佛重重迷雾掩映下的古城古风古韵,阵阵涟漪中,化为一片片遐思,令人迷醉。

傍晚的小城,游人已退,夜幕低垂,家家炊烟四起,户户华灯启点。河水沉寂,唯有微波激荡,冲击着石岸桥墩,“哗哗”的声响伴着夜色的落寞,久久回荡在小城上空。

晚饭后,小城居民借着微弱的街灯,纷纷聚集在月光艳影的河岸,或静坐沉思,或漫步消闲,或谈情说爱,或侍儿弄女。一天的劳累烦扰,便在这夜凉如水中消磨殆尽。

远山隐去身影,夜空的群星璀璨,小城再度入眠,一夜无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