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他只是约了个炮

 

原来,他只是约了个炮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一

“人家不想走啦~,你背我好不好?”星光下的衣衣眼神迷离着,两只细白的胳膊懒懒地环在洛洛的脖子上。

“又不想走了?刚你还要狂奔来着,我说大姐,你到底用不用我背啊?”洛洛一手箍着那即将坠落的腰,一边四处寻找着还亮着灯的旅馆。

夏夜的星盈满天穹,遥远而澄澈的银辉交织,给宽阔无人的街道披上了一层轻柔的纱。洛洛搂着醉酒的衣衣,如同搂着个不安分的小猫。

“来,上马!”喝醉的衣衣跳着闹着的样子实在不靠谱,一个不小心指不定就摔哪了,洛洛感觉还是背着她放心点,于是他弓腰曲腿,一只手轻轻把她推向自己后面,向衣衣敞开了他的后背。

“你,你等下啊,嘿嘿。”衣衣忽然离开洛洛手的范围,向后方跑去,洛洛心里突然有点慌。

“冲啊!我,来啦!哈哈哈~”

“哎哟!尼玛啊!”

果不其然,衣衣这上马上的并不安分,在靠后来了个十米冲刺后,一下猛得跳上了洛洛那并不宽阔的背,压的洛洛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了。

“我说你能不能消停会啊,才喝两瓶你就这样了。”洛洛稳了稳身子,想回头看一眼衣衣,却一时感到脸颊温热,耳畔轻轻贴上了衣衣柔软的嘴唇。

“坏蛋,你亲我,只有我男朋友才能亲我,我要告诉他,让他打死你个坏蛋。”衣衣紧紧抱着洛洛的脖子,闭着眼,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着。

“哦,我好怕怕,不过这好像是你亲的我吧?”洛洛被后背的温暖覆盖,感觉像是背着整个春天。

他突然想,如果在这个夜里能一直背着她走,也是件不错的事。

衣衣的睫毛很长,弯起一个唯美的弧度,就像春天里的雨丝,而这雨,柔柔地浇在了洛洛的眼睛里。

洛洛收回目光,对不知还在嘟囔着什么的衣衣道,“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呀?怎么没听你说过。”

“他叫洛洛,我们是在微信里认识的。”

“噢,原来是那个帅比啊,我也有所耳闻。”

星光下,衣衣的嘴角弯出一个甜美的笑,和洛洛唇边的弧线悄然相接。

夏夜的天静谧无人,洛洛背着娇瘦的衣衣慢慢走在涂满银光的街道上,后背的轻盈温暖如风。

某一瞬间,他竟恍惚地以为,这就是全世界。

                                  二

“快说,你们后来怎么样了?”阿东撸了一把羊肉串,迫不及待地看着洛洛。

“后来送她去旅馆睡觉呗~”洛洛也撸了一把串,满不在乎的说。

“废话,我特么是说你们在旅馆里,就没发生点啥?”阿东一只手托着下巴,邪笑着看着洛洛。

“这个嘛,嘿嘿,本来我是想发生点啥来着,但我后来觉得不能那么做。”洛洛把身体倾向椅子靠背,仰头看着夏夜的繁星,又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

“少装蒜!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我还没见过谁约妹子就单纯去睡觉。”阿东对洛洛的话嗤之以鼻。

“你这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家伙当然不懂了,感情懂不?爱情懂不?这就是,这就是,这就是爱——”洛洛说着说着,咧着嘴唱起了张杰的《这就是爱》。

噗!

阿东刚喝的一口啤酒直接喷了出来,“我尼玛,你特么约个炮竟然能约出爱情?哈哈哈~”

“滚犊子!”洛洛骂了一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夜渐凉,洛洛告别了死党阿东,晕晕地向家里走去,路上,他又想起了衣衣。

那时刚毕业没找到合适工作的洛洛心情烦闷,就在微信上胡乱搭讪,没想到竟然很快得到了衣衣的回应。

同是天涯沦落人,衣衣最近也是心情抑郁,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决定一起去夜市上喝酒聊天,一喝就喝到了凌晨三点。

来之前,洛洛并没有想到的是,衣衣竟然那么漂亮,她竟然就这么来见他了。洛洛还从未在网上约过女孩子。

黑色短裙,黑色吊带,背后披着一头秀丽的长发,一双大眼睛像水波一样柔亮。

还记得,她远远地,淡定地走来,说的第一句话是:“去哪喝?”

洛洛愣着懵逼了一会,然后摸了摸口袋里的二百多块钱,把手指向了不远的夜市。

“这姑娘也挺不错的啊,当我媳妇正好,哈哈!”回家路上的洛洛想着那天发生的事,自言自语着,忽然笑了。

洛洛一路踩着婆娑的树影,不知不觉已到了他家的小区门口。

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洛洛打开一看,是衣衣。

“洛洛你在哪?洛洛?有人追我,你快来救我!”电话里传来衣衣奔跑着的,大口喘息的声音。

“什么?你在哪呢?”洛洛心头一紧,醉意十分去了八分。

“鼎盛大厦旁边建行这里,你快来!啊!你们干什么!”电话那头突然有些嘈杂,衣衣不知在和谁争吵。

“我草!我马上到!”洛洛转身向并不远的鼎盛大厦跑去。

                                  三

洛洛这一架打的可谓是热血澎湃,荡气回肠,他以同归于尽的大无畏精神成功击退了两倍于他的敌军。

“那俩小子真是不知死活,敢和本大爷PK,靠!”洛洛仰着脑袋骂道。

“哎呀,你别动,又流出来了!”衣衣认真地给洛洛擦着脸上的鼻血。

“他俩为啥追你啊?”洛洛问道。

“他们是和我一个朋友一块来的,我们在KTV一起唱了会歌,我朋友有事先走了,后来我也要走,他们就拉着我不放”衣衣无奈道。

“我靠,说起来还是朋友了,那今晚这事怎么办?”洛洛道。

“朋友?呵呵。”衣衣收回擦拭血渍的右手,眼里尽是轻蔑。

“噢,懂了,衣衣,你怎么又喝酒了。”洛洛在她的呼吸里闻到了酒味。

“因为你不陪我呗~”衣衣斜眸,微笑着,略带调戏地看向洛洛。

“我没有,我其实——”洛洛一时失语,不知该怎么接。

又是安静的夜,星光依旧灿烂,街边路灯温柔地,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洛洛心中有只猛虎呼啸,渐如疾风骤雨般难以抑制,他伸出双手,把面前的衣衣一把搂在了怀里。

夜幕,埋葬了世界上所有的嘈杂,只留下无数星光,点缀着静若无人的天地。

他闭眼,融入其中,双臂紧紧环抱着怀里这束属于他的星光,像是被放逐到遥远宇宙的最深处。

这里,风很温柔,地,也轻柔。

良久。

洛洛松开怀里的衣衣,低头,见她已酝酿起了朦胧睡意。他知道,她在KTV喝的那些酒开始发作了。

洛洛把右手揽住衣衣的后背,左臂用力向上勾起她的双腿,把她横抱在了身前。

“洛洛,你今天怎么不背我了。”衣衣柔柔地说。

“这样比较暖和点。”洛洛抱着她开始向前走,问道:“噢,你刚才用什么给我擦的血,还挺干净。”

“卫生巾… …”

“… …”

                                  四

“衣衣,你怎么不接我电话!”房间里的洛洛近乎吼叫着说出这句话,但无人回应,只有他自己在那里。

衣衣在和洛洛一起度过了几个星期后,突然消失了。

洛洛已经打了几百个电话,但衣衣一个都没有接,也没有回。

洛洛并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衣衣,他不知道她家在哪里,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这些,他都不知道。

洛洛崩溃了,他开始四处跑着寻找,问他见过的那些衣衣的朋友,甚至连和他打过架的那俩人都问了,但他们都一无所知。

洛洛发现,衣衣所谓的那些朋友,和她都只是一面之交,他们之间都不甚了解。他们只是通过网络认识,然后一起出来玩,仅此而已。

在洛洛出去寻找衣衣的那天下午,遇见了小强。

小强是衣衣众多的“朋友”之一,但他也是洛洛一个哥们的朋友,因此,两人之间稍微熟络些。

这时,太阳已经在西边的天上打转,小强正在他的手机店里忙碌,抬头,看见了一身疲惫的洛洛。

“洛洛,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小强问道。

“小强,你知道衣衣哪里去了吗?”洛洛把这句说了几十遍的话又问了一遍。

“这个,还真不知道,不过前阵子,我见她和于浩在一起。”小强说。

“于浩?于浩是谁?”洛洛没有听衣衣说过这个名字。

“一个社会混混,我说洛洛,你这么神不守舍的找她,该不会是对她动了心思了吧?”小强看着有些神经紧张的洛洛说。

洛洛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洛洛,嗯——,作为哥们,我得说一句啊,衣衣这姑娘吧,相信你也有所察觉,她并不是那种可以好好交往的女生。我这意思,你懂吧?”小强看着洛洛,话里有话地说。

“嗯,谢谢你啊,小强。”洛洛笑了下又问,“你知道于浩在哪里吗?”

“这个… …,洛洛,你该不会是要去找他吧?”小强有些担心。

“没事儿~,小强,我有分寸。”洛洛很随意地说。

“嗯,好吧,在海东街有个台球厅,他经常在那里玩。”小强说道。

“嗯,知道了。”洛洛听后,转身离开了小强的手机店。

                                  五

“哪儿来的他妈鸟人,来我这嘚瑟?”于浩和几个混混用台球杆把洛洛死死压在球桌上。

“衣衣,跟我走!”洛洛用力抬起头,望向前面低头不语的衣衣。

“走你妈!”于浩一拳打在洛洛的脸上,让洛洛本就淌血的脸又多了一抹血痕。

“草,你他妈有种打死我,不然我他妈非弄死你!”洛洛怒吼。

进台球厅后,洛洛一眼就看到了衣衣,他去拉衣衣的手,却被几个小混混拳打脚踢了一顿。衣衣的默不作声,加上一直被打的愤怒,洛洛几乎快要疯狂了。

“她是我的女人,你他妈知道不?”于浩一只手掐着洛洛的脖子,另一只手指着衣衣说。

“她! 是! 我! 的!”洛洛忽然盯着于浩,用力挣扎着,一字一句地吼道。

“我草,给我打!”于浩使了个眼色,一旁的几个小混混又开始对洛洛拳打脚踢。很快,洛洛的衣服上尽是脚印,眼睛也肿了起来,但他始终没有吭一声。

“够了!别打了!”一直沉默的衣衣终于忍不住开口阻止。

“衣衣,跟我走。”洛洛的声音已经有气无力,他看着衣衣,血不断从嘴角流出来。

“衣衣?你跟我走吧!”洛洛的眼里都是血丝,右边眼睛已经快睁不开。

“你走吧,洛洛,我… …”衣衣低头,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洛洛,我一直都是跟着浩哥的,是你误会了… …”

“误会?我怎么……就误会了呢… …”洛洛神色暗淡,喉咙里像是突然卡住了,说不出话来。

“我刚认识你时,那几天心很烦,就是因为和浩哥吵架了,我……一直都是他的人……”衣衣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

“听见没?傻逼!”于浩在一旁骂道。

“衣衣… …,我们不是……不是都睡过了吗?”洛洛失魂落魄,再也抬不起头,血迹把台球桌染红了一大片。

衣衣沉默不语,闭上了眼睛。

“小子还挺纯啊,你们睡过?哈哈,和她睡过的男人用你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你知道不?哈哈哈——”于浩狂笑,整个台球厅到处都是他的笑声。

嘭!

门被重重的踢开,阿东带着十几个人冲了进来。

“洛洛,你个傻逼,不等老子自己就来了!我——草——,哪个傻逼把他打成这个样子?”阿东看了眼洛洛,向屋子里的人吼道。

“老子打的!”

"我草你妈!"

台球厅里,顿时喊叫声四起,桌子椅子乱飞,一片混乱。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被人放开的洛洛如死去般倒地,蜷缩着,眼里的模糊如山洪般奔涌。

那一道道冰凉的光,不断化成一把把锋利的剑,越来越多,拥挤着,密不透风,疯狂地砍杀着这个嘈杂的世界。

慢慢的,一切都模糊了,仿佛又回到那片静谧的星空。

“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呀?怎么没听你说过。”

“他叫洛洛,我们是在微信上认识的。”

“噢,原来是那个帅比啊,我也有所耳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