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件正事

坚持了几天写作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各方面的匮乏。文字上的,思想上的匮乏。

突然发现以前读书时随便写的关于生活,关于青春的乱七八糟的随笔杂文现在怎么也写不出来了。

书看得也不少,当然以前看书都是图个有意思,看过就算了不去深想。现在看书明白了怎么去阅读,分析内容技巧,思考主题之类的。但却出现了些问题。

有时候看着一些绝妙的文章时,看着看着就崩溃了。一种强烈的沮丧感突如其来——为什么这些文章这么牛逼!

为什么。

嗯?为什么!

凭什么!当然我心里清楚,只是一种毫无道理的发泄罢了。就是一种差距感,我不敢直视,无地自容。别人的文笔像是天上的熠熠星光,我的就像是垃圾桶里的厕纸。所以最近看书越看越累,越累越看,经常崩溃。

这是个问题,必须解决。

我去了次上海书城,看看有没有些意外收获,这地方已经好久没有来过了。我把这地方当成是教堂,每次进去就是一次洗礼,当然就像那些做祷告的人一样,这并没有什么用。但我总觉得这事能让我从空间上更接近写作一点。

十分钟后我就出来了。做完祷告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做了件正事儿。

我开始责怪自己起来,为什么在高中我对文字有浓厚兴趣的时候没能坚持下来。并开始意淫如果我坚持下来了现在怎么怎么牛逼之类的。我痛痛快快的把自己骂了一遍,就好像在数落别人一样。

但这还没完。

晚上的时候我开始研究在写作上我到底出了哪些问题。我想了半天找到了一些问题,比如:1我不愿意去写以前的青春碎片,2最近的生活太单调了我写不出来,3我缺少了激情,女朋友或者一只猫。

猫。

这可能是一线曙光。这畜生不能给你激情,但可以跟你互动,我觉得能让我开阔思维。并且不会像狗会吵到邻居。并且养起来便宜,成本低,也不用天天带出去溜。狗就不行了,天天要伺候,跟大爷一样。我不想把一条畜生当大爷一样的养。

感觉不错。

今天做了两件正事,去了次书城,做了个决定。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