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淡中知真味 不宜认真

《围城》淡中知真味 不宜认真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初读《围城》是在十年前,正值初中暑假,书看了没有一半就丢在了一旁,那时年少稚嫩,总觉得晦涩难懂,字里行间莫名的隐喻,让人读的难受。前几日突然翻起,总觉得此书是个多年未完成的任务,捧了细读,便陷进了钱老的“围城”里,惶惶然多日未跳出来。

我是羡慕钱老那个时代和那种读书人的,那个年代的读书人,仿佛生来就有一种贵族气。留过洋,喝过洋咖啡,读过英文书的年轻人,就像是装满书的名贵红木书柜,未近身就让人自惭形秽,随便一抖身就是经纶满腹。男人的西装、领带、礼帽、皮鞋…女人的旗袍、丝袜、口红、高跟鞋…他们说出口的话,他们开的文人间的玩笑,他们偶尔蹦出的英文单词句式,句句隐藏了文学上的玄机,你不懂,你就像是从未读过书的文盲一样,窘迫的无地自容。那时的文人,似乎都有一种傲气,无论你是有真本事还是有假把式,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竟生就一股隐隐的不容践踏的傲气。

而钱钟书笔下的文人,却被写尽了“百无一用是书生”,或情或爱,男人的懦弱,女人的刻薄,端着的自尊与架子,放不下的虚荣与矫情,生生将“罗曼蒂克”磨成了两看两相厌。“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女人在爱恋着的时候,总是高高在上的,不容的男人一点冷眼,高不可攀似乎总能抬高自己的身价,而婚后,这架子想端却又端的不如以前那么心安理得,嫁了人,心理上总觉得低了别人一等,更何况嫁了个没什么本领的男人,于是和自己丈夫别扭着,其实也是和自己别扭着。而男人,爱恋着的时候,仿佛把全世界最美的诗来歌颂你都不为过,赠书,写诗,用不完的浪漫,极力隐藏自己的缺点,结婚对于他们来说是渴望却又望而却步的,评判一个女人适不适合结婚或许也没那么难,在他们看来“结婚无需太伟大的爱情,彼此不讨厌已经够结婚的资本了。”而婚后,男人的懦弱与没有本领便慢慢显露了出来,面对女人的别扭,嘴上功夫便不饶人了,一来二去,便都没了结婚前的兴致。

就像苏文纨,冷眼瞧着男人对她的恭维,恨不得她身边的男人都把她当做高高在上的女王一样捧着,喜欢看着赵辛楣和方鸿渐为了她“斗法”,这方败了她便袒护这方,那方败了她便维护那方,让两人为了她斗来斗去。这种读过书又有些头脑的女人,不会为了别人来轻易改变自己,就算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也是端了架子高高在上,试探来试探去的。婚后的苏文纨,与辛楣和鸿渐相遇时,也是端了架子,审视似的打量着孙柔嘉,说了许多酸话的,无论自己的婚姻好不好,这架子还是要撑着的。

自觉方鸿渐这人是有些招人讨厌的“好人”,骨子里的“怯懦”让他对诸事看不顺眼却又敢怒不敢言。买来的假文凭,靠朋友,靠父亲挣得的“体面工作”,面对同事间的勾心斗角,更是忍气吞声,把满腹怨气生生憋进肚子里。面对鲍小姐的引诱,怕人笑话却又经不住诱惑。面对苏文纨的爱恋,明明不爱她却又不敢对她明言,思来想去,无谓的白白添了烦恼。对唐晓芙的爱,让他不得不和苏文纨做个了结,自己的怯懦却让事情生出了诸多事端,错过了唐晓芙,也许是方鸿渐的一个遗憾,而他也不过是怯懦到再也不去想她罢了,从未生出一股子冲动去把她追回来。和孙柔嘉结婚,不过因为她是“经过长期苦旅而不讨厌的人”,适合结婚罢了,婚前的怯懦,使得他似乎陷入了孙柔嘉的“圈套”里,稀里糊涂没问问自己就订了婚,婚后的生活,面对孙柔嘉慢慢显露的不满与刻薄,以及自己家庭里妯娌之间的矛盾,他怨气满腹却也只能打打嘴上功夫,逃避与怨愤,却未曾想过站起来解决应对,与孙柔嘉无休止的争吵,让他陷入围城中不能自拔。

孙柔嘉是个攻于心计的女人,“女人原是天生的政治动物。虚虚实实,以退为进,这些政治手腕,女人生下来全有。”细看下来,孙柔嘉并没有什么特质,长的不出众,学识也不出众,全然没有苏文纨或者唐晓芙,甚至是鲍小姐、范小姐让人一眼望去喜欢就是喜欢、厌恶就是厌恶的本领。而也许就是她的“毫无特质”,给了她一层结结实实的保护色,在方鸿渐措不及防的情况下,让他和她订了婚,成了方太太。而婚前婚后判若两人的孙柔嘉,让人不禁有些愤恨又有些悲凉,这种“新式女性”总是不招家里人待见的,妯娌之间婆媳之间的矛盾让孙柔嘉愤懑不已,却也让方家人全无好感。女人总是想端着架子让男人来哄的,又总是想着自己嫁了这个男人就要驾驭的了这个男人,想事事都听她的,嫁了他,却又不想嫁给他的家庭,想让他脱离了他的家庭,从而完全全拥有他,牢牢锁在手心里。

《围城》里最终那只祖传的老钟从容自在的打起来,那慢掉的五个钟头,似乎是任何人都回不去的从前,这个时间落伍的计时机无意中包涵对人生的讽刺和伤感,甚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婚姻是否真的是一座围城,埋葬了自己,埋葬了爱情。“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句话似乎给了所有不平的婚姻一个借口。仿佛结了婚,这爱情便不再存在了,两个人“过日子”,便和这爱情没有关系了。在我来看,这是荒唐可笑的,你不爱他又何必和他结婚,结了婚你又为何不去爱他,嫁了他,又怎能妄想让他脱离了这个家庭,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围城》中的婚姻和人生,仿若我们此刻所陷入的困境,有太多太多的无可奈何,人事瓜葛,城府算计,“人情世态,不宜认真”,心宽之人笑笑也就过去了,何必白白生出这些烦恼事,爱着、恨着、怨怼着的,都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你若真看成是做围城,那便真的再也出不来了,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你可能感兴趣的